第3接 戰爭的目的

作者:堅果的戰斗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一世之尊都市逍遙仙帝龍脈天師天下第一劍道不朽狂神證道天途通天之梯全文目錄神寵進化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血與火的贊歌最新章節!

    黑暗與光明對立的天空下,亡靈軍團和同盟軍近七十萬大軍在連綿數百里的戰場浴血奮戰,震天的喊殺聲直沖天際,彌漫的硝煙里滿是血腥味、刺鼻的火藥味以及法術對撞后的焦味。

    戰爭產生的巨大能量撞擊,直接讓戰場區域的天氣發生反季節的變化,有的區域不斷因為冰霜元素濃郁,出現大規模的冰雪天氣,有的地區因為火元素肆虐又變得酷熱難忍,而有的地方無端刮起大風、下起大雨等等

    雖然每次極端天啟都很短暫,卻讓同盟軍這些普通士兵們苦不堪言。

    不過同盟軍的戰前準備非常完善,突然變化的局勢并沒有讓指揮部著急,各國軍官在培迪的帶領下有條不絮的對前線戰爭進行增援,而對面的不死軍團也在增援!

    在雙方不斷的增援中,這場原本的突襲戰爭變成了一場大會戰!

    戰爭持續兩天后,如所有人預料的一樣陷入令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僵持局面,而佩魯斯和石坎-銀斧還依舊處于不死軍團的圍困中,側翼支援他們的五萬矮人重裝士兵,因為缺乏必要的遠程攻擊,始終無法突破不死軍團的封鎖線。

    而兩天前,培迪在參謀處建議下派出西拉-馬恩爵士統帥帝國第一、第二集團軍,進攻不死軍團在費爾德城東部設立的防線,原本是想從側面突擊到費爾德城外圍,撕開不死軍團對佩魯斯和石坎-銀斧的包圍圈,但不死軍團卻突然對費爾德城外包括庫克鎮在內的所有防區增兵!

    現在,雙方在這個廣袤的戰場已經投入超過一百萬的兵力,同盟軍因為是被動拖入戰場,而且地理位置對同盟來說也是極其不利,所以投入超過六十五萬的兵力才勉強維持著平衡。

    不過,這并不代表同盟軍在這場戰爭中處于劣勢,因為同盟軍還有庫克鎮戰區以及費爾德城南部戰區。

    過去兩天里,同盟軍海軍艦隊在庫克鎮的登陸戰爭雖然并不順利,但米沙王國在費爾德城南部的戰斗打得卻非常的順利,其前沿部隊已經推進費爾德城南部腹地。

    從整個費爾德領戰役來看,雙方如今都沒有占到任何便宜。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因為佩魯斯和石坎-銀斧一旦出現問題,同盟軍內部必定會變得極其糟糕。

    培迪自然也很清楚這一點,原本不喜歡給前線將軍壓力的他,現在每隔一個小時就會去一封催促進攻的命令。

    在這樣凝重的氣氛中,第三天到來了。

    而佩魯斯和石坎-銀斧的補給只有三天,如果再不想辦法救出他們,不用不死軍團動手,他們也會被活活餓死。

    安迪-巴萊特在第三天天剛亮便找到他的表哥。

    “被包圍的是佩魯斯和石坎-銀斧,他們一個是倫恩聯合公國的統治者,那里是圣騎士心目中的圣地,另外一個是獸人汗王!”這是安迪-巴萊特見到他表哥的第一句話。

    “你覺得我會對他們見死不救?”培迪聽出表弟話語里另外的意思。

    安迪-巴萊特輕笑一聲搖頭,“不是我覺得,是有人會這么覺得,如果石坎汗王和佩魯斯大公出事,同盟軍還可以繼續存在下去嗎?他們的追隨者說不定會立刻投入邪神的懷抱。”

    “所以,我打算今天親自帶領帝國重裝騎兵以及圣騎士軍團馳援西部戰場,如果有必要我會提前對費爾德城發動總攻!”培迪接過侍從遞上來的熱毛巾擦拭了把臉,指著旁邊一套制式皮甲對他的扈從示意。

    “不行!”安迪-巴萊特立刻反對,“這種時候你不能離開指揮部,你現在率領的不僅僅有帝國的軍隊,還有其他國家的士兵,你得讓他們看到你在指揮部,否則會亂套的。”他幾乎下意識的說道:“還是由我去吧,我沒有你那么強大的力量,所以你還得給我派遣一支魔法傀儡部隊。”

    培迪沒有立刻答應,不是他覺得表弟不行,而是害怕費羅拉親自降臨戰場,從這幾天不死軍團的戰場表現可以看出,對方有防御費爾德城的決心!

    “你擔心費羅拉會出現?”安迪-巴萊特卻有不同的看法,“你難道不覺得你的出現反而會刺激費羅拉降臨戰場嗎啊?”

    培迪很明顯的一愣,他還真沒有往這方面想。

    “我現在就給雷恩下令,讓他集結帝國重騎兵部隊,但是魔法傀儡部隊機動力太差,我全部給你騎兵,獸人狼騎兵、帝國重騎兵以及你們高地草原輕騎,同時我會派出五十艘飛艇在空中掩護你們。”培迪沒有做太多的思考。

    “還有...”培迪指著表弟的胸口,“我的指揮部會向前推移,如果有必要我隨時會加入戰場!”

    ...

    佩魯斯和石坎-銀斧被圍困的地方,就是前不久他們擊潰亡靈圣騎士軍團那個小村子側面的山峰。因為邪能的破壞,這個原本擁有茂密樹林的小山峰如今光禿禿一片,他們的營區的防御也只有隨軍攜帶的簡易拒馬和軍隊制式圍欄。

    被不死軍團突襲之后,因為佩魯斯錯誤的估計這場突襲戰爭的規模,以至于沒能及時的收縮防御和收攏有限的防御物資,導致他們的部隊只能不斷的后退,如今他們被逼退到小山峰最南部的懸崖,而懸崖下面是望不到盡頭的死亡大軍。

    山腹里的戰斗從一開始就很激烈,最前方與不死軍團奮戰的是獸人戰士,后面則是一整支圣騎士兵團在輔助治療,這樣戰斗效果明顯,在如此長時間的戰斗中,兩支獸人旗團以及圣騎士軍團損失不到兩千人,只是匱乏的物資讓士兵們很累,精神隨時都有崩潰的危險。

    山峰頂部簡陋的指揮所里,剛從前線下來的佩魯斯狠狠的在一張油膩的羊皮上擦拭著他手上的污漬,但手上的污漬卻越擦越多,最終他只得低聲咒罵一句,這時嘴里難以忍受的饑渴讓他本能的拿起腰間的酒囊。

    但他剛剛扯開酒囊的蓋子又停下,因為里面還剩下最后一點點麥酒。

    “想喝就喝了吧,也不差這一點點。”石坎-銀斧說著難聽的通用語,“今天已經是我們被圍困的第三天,我相信培迪陛下一定會想辦法把我們從包圍圈里解救出去。”

    “我寧愿不要他來救。”佩魯斯望著酒囊苦笑,然后仰起頭把僅剩的麥酒喝下肚,“我們的失誤可能會造成成千上萬的戰士犧牲。”

    “我也不希望讓人看到我現在狼狽的樣子,更不希望因為我們影響同盟軍對不死軍團的戰爭,但是...培迪陛下必須來救我們,否則這場戰爭就打不下去。”石坎-銀斧語氣冷漠,“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休息,因為很快我們就得拼命了。”

    “好吧,該換班了,去給那些該死的亡靈一點教訓!”佩魯斯說著便靠在臟兮兮的牛皮攤子上,轉眼已經在打呼嚕。

    石坎-銀斧不在關注倒下休息的佩魯斯,他拿起旁邊的戰斧,一口氣喝光了腰間皮囊中的麥酒,把最后僅剩的干糧的一口氣吞掉,在士兵們羨慕的眼神中,端起最后一碗野菜湯“咕嚕”一口全部喝下肚。

    “照顧好佩魯斯大公!”石坎-銀斧對他的親兵隊長藍盾吩咐一句,然后便提著戰**也不回的向前線走去。

    藍盾默然的望著離開的汗王,等徹底看不見對方身影的時候才回到指揮所內,望著自己現在需要保護的人類大公皺了皺眉。

    佩魯斯此刻早已熟睡,他無法得知自己此刻正在被藍盾厭惡。

    時間在慢慢流逝...

    也不知道過去多久,佩魯斯突然感覺有人在喊他,緊接著便是震天的喊殺聲在耳邊回蕩,潮水的記憶襲來之際他猛然想起自己此刻身處于戰爭中。

    全身雞皮疙瘩直冒的同時佩魯斯從沉睡中醒來,并以最快的站起身,然后伸出手抓住旁邊的戰錘。

    “不用這么緊張,我的朋友!”石坎-銀斧巨大的手掌在佩魯斯肩膀一拍,“有人來接我們,是安迪-巴萊特公爵的旗幟,帝國派出了他們最精銳的重騎兵。”說話的時候,他指著指揮所對面依稀可見的戰場。

    佩魯斯聽得雙眼一亮,并以最快的速度走出指揮所,拿起哨兵的瞭望鏡眺望遠處戰場...

    前方滾滾煙塵和戰火中,同盟軍的戰旗滿地都是,帝國龐大的重騎兵部隊正在從不死軍團的側面沖擊他們脆弱的防線,獸人狼騎兵則從亂石叢生的山體跳躍而下,收割著不死生物殘破的靈魂,更遠處還有望不到盡頭的輕騎兵在游蕩,對面山體小路上矮人重甲戰士的身影清晰可見。

    “準備突圍吧...”石坎-銀斧扛著他那把巨大的戰斧,“我可不喜歡等著別人來救!”

    “當然!”佩魯斯放下瞭望鏡,臉上滿是戰意。

    ...

    突圍戰爭很順利,順利得超乎所有人的預料之中,當安迪-巴萊特公爵率領他帝國重裝騎兵在不死軍團的包圍圈側面撕開一個口子的時候,集結在附近的區域的不死生物立刻如潮水般撤退。

    一場雙方總共投入超過百萬士兵的宏大戰爭來得突然,結束得更加的突然。

    勝利了?

    好像是的!

    但沒有人感覺到勝利的喜悅,包括培迪在內的所有同盟軍高層指揮官,望著撤退的不死軍團,感覺自己仿佛就像馬戲團的動物被主人戲耍了一番。

    戰爭結束之后,培迪帶著他的護衛隊來到戰爭最激烈的地方,精靈門正帶領著各國的法師凈化著附近的邪能。在一片廢墟的中間,培迪望著他的表弟問道:“現在...你覺得我們還有絕對勝利的把握嗎?”

    “我們集結著艾蘭大陸所有精銳軍隊,勝利肯定會屬于我們,不過...過程或許會很困難。”安迪-巴萊特語氣凝重,“首先,我們得做好長期戰爭的準備。”

    培迪沒有接話,他思考半響后問道:“馬恩爵士負責的北部戰線有什么新進展?”

    “我們這邊不死軍團撤退后,北部戰線的不死軍團也向后撤退二十里,但防守依然堅固,短時間不會有太大的戰果。”博文萊特爵士回答的這個問題,他已經卸任同盟軍參謀長,擔任著培迪私人顧問團成員。

    “嗯...”培迪回應一聲后便沒有了下文,然后他對著附近牽馬的扈從揮了揮手。

    當一行人翻身上馬準備離開的時候,遠處擠滿精靈游俠士兵的小道處突然一匹奔馳而來的快馬很是顯眼,騎馬的是穿得像是名底層軍官的米妮-瓦圖。

    “在過去一年里,每次見到瓦圖爵士都不會有好事發生。”培迪對著左右的隨從說道:“我現在都有點怕見到她。”

    “但她的情報一向準確。”漢妮娜認真的打量著米妮-瓦圖,“她在蘇克平原建立的情報網比軍情處任何地區建立的情報往都要強大。”

    “那是她的能力!”博文萊特下意識幫米妮-瓦圖說了句話。

    漢妮娜瞟了眼博文萊特沒有在繼續說話,因為米妮-瓦圖已經靠近皇帝,整個帝國她是為數不多幾個可以直接靠近皇帝的人。

    “我猜你帶來的是好消息。”培迪首先開口。

    “也許真算得上是一個好消息。”米妮-瓦圖在馬背上向皇帝行禮,“但是這個消息我必須單獨告訴您。”

    培迪聽到米妮-瓦圖的話沒有故作姿態,隨即便看向左右,“你們聽到了,瓦圖騎士有事情需要單獨向我匯報。”

    “單獨會見年輕的女騎士,你的皇后會怎么想?”這句話也只有安迪-巴萊特才敢說出來,他對著表哥擠眉弄眼一番后打馬向前方走去。

    接著,漢妮娜、博文萊特、莉亞法師等等皇帝近臣也相繼離開。

    “現在你可以說你帶來的消息。”

    “我們派去潛伏在不死軍團的人已經全部暴露,他們被遣送了回來。”米妮-瓦圖一開口就是壞消息。

    “十萬克朗扔進了糞坑。”培迪皺了皺眉,“我相信他們一定帶回來什么消息?”

    米妮-瓦圖點點頭,“費羅拉讓他們轉告您,如果您執意要繼續這場戰爭,她可以發動無數如同過去三天里那樣大規模的戰爭,直到我們彼此都疲憊不堪。”

    “還有呢?”培迪挑了挑眉。

    “還有就是...如果您愿意考慮之前的提議,和平立刻就可以降臨。”

    “一個難以拒絕的誘惑。”培迪環視茫茫戰場,“你覺得我該怎么選擇?”

    “這是您的選擇,陛下!”米妮-瓦圖低下頭,但接著又抬起頭,“但是...和平的是我們這場戰爭的最終目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