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將沉68┇你愛她,那你就得拿出愛她的樣子來!(2K)

作者:葉落葵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至尊神醫完美人生醫門宗師從1983開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尋人專家陰媒好想住你隔壁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皇夫吃醋超難哄最新章節!

    在趕走蕎蕎之后,沐王妃的良心又豈會好過?

    特別是想到蕎蕎最后委屈又倔強的樣子,她的孤苦無依確讓王妃心疼過,但她不后悔,她知道在與皇室的聯姻面前,有很多人和事,在不可避免的時候都是可以犧牲的,所以蕎蕎必須走。

    她給兒子撂下狠話:“是你堅定不移選了公主,你親口跟母妃說你愛她,那你就得拿出愛她的樣子來!”

    漓風無法辯駁,因為他對蕎蕎離開的不舍,再怎么也反駁不了他愛公主的事實。

    看著這對母子的對峙,醫館眾人也都異常安靜,他們既為蕎蕎擔心,又為漓風的處境深感無奈。

    玉紹心里特別難受,當初他就遲疑過,怕蕎蕎與漓風的關系,住在一起會為他造成不便,可他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一步,早知如此,當初他說什么也不會拖家帶口地搬進來。

    “想娶公主做你的妻子,就必須和蕎蕎一刀兩斷。”沐王妃冷酷的眸中泛著淚光,“你舍不得做這個壞人,就讓母妃替你做!”

    說罷,她決然離去的一瞬,漓風的心猶如碎裂成千片。

    ◇◆◇◆◇◆◇◆◇◆

    漓風和玉紹等人并不放棄尋找蕎蕎,他們畫了畫像,去城里四處找人打聽,可兩日過去了,還是沒有蕎蕎的消息。

    蕎蕎身上的錢不多,玉紹擔心她在外面沒地方住,沒東西吃,怕她又去偷竊,被人欺負……更嚴重的,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漓風也是發了瘋地在找,因為他內疚,自責,他怪自己沒保護好她,又把她弄丟了。如果找不到蕎蕎,過不去心里這道坎,他如何能安心地與公主完婚?

    可洛陽這么大,茫茫人海的,他要去哪里找呢?

    在他們每個人都心力交瘁,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有位貴客給他們送來了驚喜。

    接到通傳后,漓風和玉紹、銀塵、寶墨、肅溯都出來了,站在驛館門口翹首張望。

    只見遠遠駛來一輛馬車,剛停穩,一個腦袋從簾子后面探出來。

    “蕎蕎?”

    蕎蕎靈巧地跳下馬車,蹦到眾人眼前,他們都等不及問她:“蕎蕎,你這幾日都去哪了?”

    漓風剛問出口,視線不經意地飄向馬車,一只纖纖玉手撩開車簾,然后便又看到有人緩緩探出身子,一舉一動皆是優雅和端莊。

    看清那人容貌后,漓風驚住。

    “公主……”

    幽夢步伐從容,似乎有意閉著漓風的視線。

    玉紹恭敬行禮:“玉紹拜見公主。”

    醫館眾人也跟著一起拜。

    幽夢輕道:“免禮吧。”

    漓風感覺到她的冷淡:“公主,蕎蕎是你找到的?”

    他完全料想不到,看到她親自將蕎蕎安然無恙地送回來,心情就變得分外復雜,既有感動,又有疑惑,還有害怕……他不知在害怕什么。

    幽夢點頭,無意與他噓寒問暖:“世子,王妃可在館內?”

    “在。”

    “我去見見王妃娘娘,有些話想和她說。”

    漓風略作一滯:“我帶你去找母妃。”

    “世子就不必跟來了。”她在他身側站住,卻不看他,“蕎蕎姑娘失蹤這么久,想必你一定很擔心,不如去和她敘敘舊吧。”

    漓風剛想爭辯什么,她卻不給他機會,直接吩咐漓風的小跟班:“順心,你幫我帶路。”

    順心瞄了眼他主子,忙躬身道:“是。”

    她從漓風身邊走了過去,那種淡漠,讓漓風覺得他們之間有一條無形的界線,那是她為自己樹立的心防。

    玉紹將蕎蕎領進西苑,關心地問她:“蕎蕎,你怎么會和公主在一起?”

    蕎蕎一臉茫然:“我也不知道啊,是她來找我的。”

    漓風心中有萬千疑慮:“公主又是如何知道蕎蕎失蹤的事?”

    “是我。”寶墨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垂眸說道。

    肅溯也和她一起認罪:“還有我……”

    在漓風玉紹詫異的目光下,寶墨說道:“我們找不到蕎蕎,很擔心她的安危,我就自作主張去找了小公主,希望她可以幫忙。”

    蕎蕎失蹤第二日,寶墨便和肅溯去了竹里館,之前有聽漓風說過公主近日經常待在這里。

    寶墨見到幽夢便道:“小公主,之前你許諾過我們,說我們如果在城里遇到麻煩,可出面幫我們解決,不知道這句話還作不作數?”

    “當然。”幽夢并不知她們是孟氏醫館的人,“你們遇到什么麻煩了?”

    寶墨抿抿嘴唇:“實不相瞞,我是孟玉紹的同門師弟,就在昨日,他的徒弟蕎蕎離家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我們都很擔心她。”

    幽夢頓是一驚:“蕎蕎出走了?”

    寶墨極力替他們解釋:“我知道她令你和漓風的關系很尷尬,但她真的不是故意破壞你們,她心性很單純,什么都不懂。”

    幽夢意味深長地問:“那世子知道蕎蕎失蹤,是不是比你們還要擔心?”

    寶墨:“他不僅擔心,還很自責,因為蕎蕎是被他母妃給趕走的。”

    幽夢又是一愣:“沐王妃?她不是回云南了么?”

    “她突然又回來了,為了給她的小外甥看病。”

    幽夢臉色深沉下來,王妃知道這件事,那就更復雜了。

    寶墨:“王妃怕蕎蕎插在你和漓風之間,影響你們聯姻,就快刀斬亂麻,趕走了蕎蕎。”

    肅溯也懇求她:“小公主,您在京中有勢力,有背景,能不能讓你手下的人,幫我們在洛陽找找蕎蕎啊?”

    幽夢深沉良久,寶墨她們都以為她會拒絕,可她最后卻說:“你們先回去吧,我會想辦法的。”

    ◇◆◇◆◇◆◇◆◇◆

    聽寶墨說了事情經過,漓風不發一言。

    玉紹問道:“蕎蕎,快告訴為師,前兩日你到底躲在哪?為何我們到處找都找不著你?”

    蕎蕎提起這事就來氣:“我被一只老烏龜給抓住了!”

    眾人大驚失色:“老烏龜?”

    那日蕎蕎氣得從驛館出來以后,才發現自己沒帶錢,當時真不該那么心高氣傲,把王妃給的銀票全打翻了,現在好了,肚子餓得咕咕叫,她也沒臉回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