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表舅也是舅

作者:莫問初心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仙宮花欲美人小說目錄偷香高手透視小村醫重生之都市仙尊2508林君河楚默心小說章節目錄仙王青春從遇見他開始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封神問道行最新章節!

    “符元仙翁?!”

    聞言楊戩看了陸川一眼,目光閃爍片刻臉色終于沉了下來,咬牙道:“這個老家伙。”

    “符元仙翁算計我?”

    楊嬋倒是不解道:“陸大哥,你幾次說起他用那個書生算計我,可明明是我利用那個書生……”

    楊戩望了眼一旁發呆的陸川,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一切可能還是因為三妹你無意中救了那個書生,對吧,真武?”

    因為哮天犬聽到了陸川和洪錦的談話所以他也很快就推理出了一個大概。

    陸川默然沒有做聲。

    楊嬋越發疑惑:“我救了那個書生?”

    “你是神仙,本來與那個書生沒有任何交集,可你救了那個書生不說還讓他看到了你的真身,這樣你們就有了交集,他們也看到了機會。”

    楊戩目光閃爍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挑起了那個書生的情絲,讓他對你癡迷,糾纏不清,就是想讓你們發生點什么。

    而你又自作聰明的想了個笨辦法,將孩子歸入你名下,他們哪怕不清楚內情但這樣的結果豈不正中他們下懷?”

    說完,楊戩瞥了陸川一眼:“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

    雖然這只是推測,

    但這也是他推理出來最合理的解釋。

    陸川一愣:“什么?”

    楊戩不忿道:“我問你我推理的對不對?”

    陸川神情微變后點頭:“對,沒錯。”

    楊戩:“……”

    你特喵的敷衍我的時候能不能像一點?

    當!

    楊戩憤憤的一拳捶在陸川臉上發出當的一聲金鐵交鳴聲,火花濺起,陸川受力跌倒在地但是看起來毫發無損,大怒道:“你干什么?”

    楊戩看向自己發紅微抖的手背一臉吃驚。

    本來以為可以還上剛才的仇,可是這一拳過去他才發現陸川的臉太硬了就像一塊神鐵不僅沒有傷敵反而自損三百。

    楊嬋趕緊上前扶起陸川不悅道:“二哥說話就說話,干嘛突然動手打人呢!”

    “我……”

    楊戩郁悶的想吐口老血,你看那家伙像有事的樣子嗎?

    吃虧的是你哥啊!

    你胳膊肘竟然如此明目張膽的往外拐?

    我是你親哥啊!

    陸川起了身也回過神來:“行了,你再說一遍,我保證再不走神了。”

    他剛才其實在想他什么時候和龍吉造出娃來的。

    作為神仙他雖說偶爾有些不著調,但他的糾察部也監管神人妖三界,管神仙們的紀律作風問題,所以他怎么可能知法犯法。

    楊戩輕哼一聲,將剛才的分析說了出來問道:“你覺得呢?”

    陸川詫異道:“君子所見略同啊,你怎么猜出來的?”

    楊戩輕哼一聲,傲嬌道:“別以為世上就你一個聰明人。”

    陸川看著傲嬌的福爾摩斯戩,怔了怔后撇撇嘴:“行,你也不差。”

    “真是……這樣?”

    楊嬋震驚的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如果楊戩的話讓她半信半疑的話那加上陸川的話她自然就深信不疑了。

    這是她見過最聰明的兩個人甚至她覺得陸川比他二哥都還聰明一點。

    這也讓她心中一陣后怕。

    她一直以為是她利用了那個書生劉彥昌所以還多少有些愧疚。

    可是沒想到那個書生竟然是符元仙翁的一個棋子。

    她落入對方的算計不自知還沾沾自喜,以為可以蒙混過關,現在想想對方既然精心謀劃這樣一個局那自然是有非常大的陰謀了。

    “可是他們為何害我,我從未得罪過他們啊!”楊嬋忽然不解道。

    楊戩朝陸川努努嘴:“那你就要感謝有些人了。”

    陸川苦笑道:“因為我!”

    楊嬋微怔,

    陸川目光閃爍道:“我在封神中與他有些過節,本來以為在天庭也鬧不出什么事沒想到這些家伙還真的敢搞事……”

    封神中符元仙翁本來給龍吉和洪錦搞了一段姻緣。

    而那個洪錦好像還是他座下的童子,你說這當中沒什么問題,誰信吶?

    可最后事情被他攪黃了,這符元仙翁豈能干休?

    他本來覺得能成為神仙多少還應該有些肚量,加上有天庭,對方應該不會生事。

    但是現在仔細想想神仙的秉性應該還是各有不同的,那符元要是肚量大豈會在蟠桃會因龍吉一個過失揪住不放……

    本來他想著既然進天庭了那就要守天庭的規矩所以安分了許多。

    這么多年可見他主動挑事過?

    可是這次對方既然先不守規矩那也就別怪他了。

    他非得讓這些家伙知道得罪一個三界人脈遍布的人的后果有多嚴重。

    楊戩眼中殺意閃動道:“我也沒想到這幫混賬在算計到你的頭上,這件事,我不會就這么算了的。”

    楊嬋是他的妹妹,這件事眾所周知,如今他在天界貴為司法天神地位也很高。

    那些人想動楊嬋怎么著還得先掂量掂量一下他才行。

    可那些人還是對下手了,無視他這一點他還能忍,可是算計楊嬋這件事就絕對觸及到他的逆鱗了。

    現在看來楊嬋被盯上一段時間了。

    楊嬋看向陸川有些愧疚道:“陸大哥我……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沒事,別往心里去。”

    陸川展顏一笑拍了拍心口:“這份情我記下了,這么多年我沒白疼你,只是你們真的應該相信我能解決這件事的。”

    楊嬋解釋道:“表姐也是為你著想,知道你在天庭被人盯著……”

    陸川唯有苦笑。

    說起來這也有他一些責任,這些年他和龍吉聚少離多基本沒什么交流,龍吉自然也就不清楚他有多少斤兩了。

    可是要知道這些年他可一直都沒有停止對人脈的探索。

    咱隨便掰指頭數數。

    魔界中,魔尊蚩尤牛比不,還不是欠他一個人情?

    如今的妖圣孔宣,那是他比親哥還親的大哥呢。

    西方如來,那是他師……哼,現在不想叫他師伯了。

    天道是他祖師爺他驕傲了嗎?

    跟人說了嗎?

    更別說他與菩提祖師、鎮元子這些大能祖境有點關系了,還有他和三皇之一的神農可是知音吶!

    龍吉,你真是太小看我了。

    “等等,先別討論這些了。”

    楊戩忽然蹙眉看向兩人道:“我們好像忘記了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

    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三人神情一變。

    “孩子!”

    三個人騰地一下站起來,面面相覷。

    陸川趕緊道:“我去找。”

    楊戩和楊嬋也道:“我也去!”

    “不用,我一人就行了,妹子你沒被占便宜哥很高興,這樣他們的計劃就落空了。”

    陸川看了楊嬋一眼道:“你和你哥現在就待在這里不要伸張,我先去找孩子,到時候會有一場好戲看的。”

    說著他看了眼天空露出一絲冷笑。

    白菜沒被啃真是太好了。

    這樣等那些混蛋在天庭出手的時候他就可以反擊了,只是這樣一個誣告之罪好像還傷不到對方的筋骨……

    不過還沒笑完,他就神情一變又火急火燎太陽雙翼一振后飛走了。

    說起他這爹也忒不稱職了。

    他是不是開天辟地以來第一個對兒子喊打喊殺的爹?

    楊戩收回目光就見楊嬋還在盯著天空看。

    “別看了。”

    楊戩坐下來皺眉道:“有些事你別有太多不該有的念頭。”

    “我沒有多想,現在這樣我覺得就挺好啊。”

    楊嬋淡笑著收回目光道:“只是陸大哥以前幫我們太多,這次他們有難二哥你說我怎么對他的血脈袖手旁觀?”

    楊戩怔了怔,嘆息道:“下不為例,只是這舅舅是當不成了。”

    “不!”

    楊嬋偷笑道:“這個舅舅你當定了。”

    楊戩一愣神情古怪:“表舅?”

    楊嬋笑道:“表舅也是舅!”

    ——

    此時,數萬里外陸川站在一朵云上以火眼金睛飛速的觀察下方。

    以此為中心的方圓萬里內既有大山,也有河流還有人間的城池。

    嗷……

    突然遠處的山中神圣祥和的青光流轉,伴隨著一聲聲狼叫。

    “找到了?”

    陸川心情猛的一定,一個振翅朝著那邊飛掠而下。

    最終他看到了一座年久失修的破敗山神廟。

    此時一群猛獸圍著破廟,目光忌憚的看著廟門口的一盞發光的寶蓮燈。

    劉彥昌此時抱著娃滿臉驚恐的望著猛獸。

    而他懷中的娃則好奇的看著劉彥昌背后的廟里神像,看起來是個將軍模樣,一身盔甲只是沒有腦袋看起來很嚇人。

    而在陸川的眼中,此時廟中的一切一清二楚不說,不過還有一個散發邪氣的無頭陰影被寶蓮燈的光芒照耀發出痛苦不堪的喊叫。

    陸川微微默然,這就是香火神的下場。

    可謂成也香火拜也香火。

    當他們沒有了香火后不僅修為和法力會與日遞減,當有朝一日面臨魂飛魄散的下場時只有墮落成邪神吸人精氣存活了。

    陸川只是散發一縷氣息,那群猛獸就被驚嚇的四散而逃。

    接著他掐訣,念起一段咒語,而地上寶蓮燈突然自己飛了起來

    寶蓮燈的口訣楊嬋告訴過他的。

    “哎!”

    劉彥昌驚慌沖出門外叫道:“燈,燈!”

    只是寶蓮燈飛起天空后一閃消失。

    突然,他只覺得自己渾身定住一般,耳朵聽不見,嘴巴張不開,眼睛看不見。

    陸川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背后。

    嬰兒憨憨的笑道:“舅舅!”

    “錯了!”

    陸川臉色一黑。

    難怪楊戩死活護著這小子。

    原來他已經會叫舅舅了。

    只是很快他臉上慢慢露出一股微笑。

    望著嬰兒他只感覺一股血脈中的親近之感油然而生。

    這是他從未有過的感覺。

    哪怕第一次見到他也感覺很親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