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 島上的寶藏

作者:冬日微暖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至尊神醫完美人生醫門宗師從1983開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尋人專家陰媒好想住你隔壁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星辰入懷明最新章節!

    許星辰醒來的時候,身上無處不疼。

    “嗯……”

    疼痛讓她不得不呻吟,干澀的嗓子,也很不舒服。

    她想要起身,卻被按了下肩膀,熟悉的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別動,”

    許星辰睜開眼睛,有點不適應的眨了眨,幾秒之后,邵懷明那張冷峻的臉龐,漸漸清晰。

    “懷明~”

    邵懷明低沉應聲,如墨色的眸子,染上了一抹柔色,大手撫摸著她的臉頰,氣息貼近她的耳邊,輕聲的說著話:“嗯,我在這里。不用亂動,你身上肋骨骨折,最近都會有些疼,但是,會好的。”

    他另一只大手,握著許星辰的手,拇指摩挲著她的手背,安撫著她。

    許星辰虛弱的笑了笑。

    一會兒醫生過來檢查,囑咐了幾句,離開了。

    房間內歸于安靜,許星辰看著沉默的邵懷明,道:“昨晚……”

    邵懷明卻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話。

    “清白比命重要嗎?”

    許星辰一愣,然后在邵懷明直接幽邃的黑眸中,搖頭。

    “我從來不認為,清白比命重要。”

    可是,她昨晚上卻做了這樣的愚蠢的事情,不顧自己安全,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清白。

    這顯然是不明智的,更不像是許星辰能做出來的事情。

    偏偏,她就是這么做了,還將自己弄的遍體鱗傷。

    這也是命大,才只是肋骨骨折,這萬一要是肋骨戳到了內臟,那就絕對不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許星辰扯了扯嘴角,在邵懷明直接又深沉的視線中,眼神不住的閃了閃。

    清白在任何時候,都沒有命重要,先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但是許星辰自己都沒有想到關鍵時刻,會為了一個男人,而不顧自己的安全。

    這就是喜歡上一個男人的傻勁兒吧。

    而邵懷明卻還在等著她的解釋。

    許星辰竟然沒有任何隱瞞,直言不諱了。

    “邵懷明,我想著為你,保留我的清白。都怪你。”

    這聲怪,倒是還摻雜著很多的感情。

    讓邵懷明原本清冷的心,因為這份如此明顯的感情,微微怔了下。

    他沉默著,黑眸直直盯著小女人。

    許星辰再次直接說:“我應該是喜歡上你了。”

    所以,才會做這么傻的事情。

    病房內,短暫的沉默,許星辰并沒有得到邵懷明除了沉默冷靜之外的反應。

    她藏在被子里的手指掐了掐掌心,直接轉移了話題,好像剛才的喜歡沒有發生過一樣。

    “昨晚那幾個人,可能都是青城有權有勢的人,他們大概會找我麻煩吧,或許也會連累你。我雖然是沒有什么依靠和背景,如果他們真要不放過我們,我也會跟他們死磕到底的。”

    她先表明自己的態度,讓邵懷明有個心里準備。

    沒想到,邵懷明只是摸了摸她的額頭,絲毫沒有被嚇到。

    “不用擔心,他們不會找我們麻煩的。”

    不知道為什么,許星辰就是這么隱隱的覺得,邵懷明說的話,就很有說服力。

    他說不會就不會。

    他那篤定自信的樣子,好像是運籌帷幄,控制全局的自信,讓許星辰萌生出一種,這個男人,可能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弱吧?

    她漂亮的星眸中,不禁浮現出了疑問。

    “懷明,你是不是其實……應該不是現在這個樣子的?”

    邵懷明挑眉,他的聲音還帶著磁性的低啞,尾音婉轉一挑。

    “嗯?”

    許星辰心里微微有些受不住他的無意識的魅力釋放,一種成熟沉靜的男人氣質,不經意間,只是一個聲音,或者一個眼神,就能夠讓她心動。

    她的臉上有些熱,也迅速的否定了剛才的問題。

    “沒有,我有點渴了,想喝水。”

    說完,她似乎捕捉到,邵懷明深邃的眼底,一閃而逝的笑意。

    她的臉上更熱了,索性,邵懷明沒有說什么,起身給她倒了水,輕輕的將吸管放在她的嘴邊,伺候她喝水。

    沒一會兒,許星辰又睡了過去。

    病房內,邵懷明看著小女人沉睡的容顏,臉色有些白,沒有什么血色。

    手指不經意的動了動,想要抽煙。

    但是,他忍住了,只是手機響了以后,他才拿起香煙,起身,走出了病房。

    在外面過道窗邊,邵懷明接了電話。

    口中只是咬著沒有點燃的香煙,對著電話那邊,含糊不清的開口。

    “說。”

    顧廷川聽著電話中三哥這聲音,都覺得小心臟跳的有點怕怕。

    “三……哥~,那幫孫子,都知道錯了,一個個都哭著要求您原諒呢。三哥想怎么辦,您盡管說,保證那幫孫子,這輩子都不敢再動許星辰一根汗毛了。”

    說這話的同時,顧廷川還在心里各種咒罵,一幫不省心的混蛋,都是孫子,早告訴他們不能惹許星辰,怎么就這么欠呢?

    其實這事兒,也怪他,非要說什么不能惹,才讓他們不服氣。

    草,一幫沒腦子的貨,以后絕對不會再一起玩了,跟這幫孫子玩,顧廷川都覺得自己丟分。

    邵懷明遲遲不開口,顧廷川只覺得更膽顫,后背都出汗了。

    “三哥?要不讓他們親自去給許星辰下跪道歉?”

    邵懷明這才拿開嘴上沒有點燃的香煙,冰冷的開口:“我沒心情聽這些。”

    他直接掛斷電話。

    手中未點燃的香煙,就這樣在指間,捏了捏,最后扔到了垃圾桶內。

    邵懷明似乎情緒有些異樣的煩躁,他站在窗口許久,肅立挺拔的身影,來往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而那邊,顧廷川被掛斷電話之后,更頭疼。

    沒有說什么,才是最大的問題。

    三哥要是直接說出懲罰來,或者怎么辦,那倒是好辦了,可是如今,三哥也竟然什么都不說,而且是沒有心情聽這些,那得是多差的心情啊?

    顧廷川真覺得,天要塌下來了!

    楊少幾人的電話又打過來,顧廷川低咒了聲,艸,直接拒絕接聽,他心情也很差,這幫沒腦子的蠢貨。

    ……

    許星辰喝了點邵懷明從外面買來的粥,看了眼慵懶靠在窗邊,雙手抄在口袋中,無時無刻不散發著讓許星辰喜歡的魅力的男人。

    也許是因為喜歡上了他,所以,才會在最近,怎么看都覺得邵懷明怎么吸引人吧。

    他漆黑的眸子,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反倒讓許星辰有些不好意思。

    “前幾天忘了問,住院費用應該不少吧?家里的卡里密碼也沒告訴你,你錢是哪來的?而且住的是單人病房,肯定很貴吧?”

    不是說許星辰沒錢,她是拆遷得到了一大筆錢,但是,錢也不是這么用的,她這個人消費觀念還沒有那么快上去呢。

    “搶銀行的。”

    “……”,

    許星辰輕輕笑了下,倒是扯到了胸口,稍微有點疼,她趕緊平復一下笑意,對邵懷明道:“卡在床頭的抽屜里,我沒有鎖,一張你的,一張我的,你下午回家等回來的時候帶來,密碼是我手機號后六位。”

    邵懷明挑眉,表情清冷,“不怕我攜款潛逃?”

    許星辰又笑,“那點錢,還不至于。大錢我肯定不讓你知道的。”

    這倒是實話。

    邵懷明難得勾唇一笑,“不是說喜歡我?還不告訴我?”

    許星辰羞窘了下,有些害臊。

    她耳根紅了紅,卻直視邵懷明,“等你喜歡了我再說。”

    邵懷明意味不明的笑笑,走過來坐在椅子上,伸手,修長的手指拂過她散落的發絲,看著小女人臉頰臊紅起來,他低低沉沉的開口,略帶氣音。

    “許星辰,告訴你,即便再喜歡一個男人,也不能把自己全部身家都告訴他,知道嗎?”

    許星辰被他說的渾身燥熱,他的指腹擦過自己的耳垂,感覺被無限放大,心跳都加快。

    她胡亂的應了聲,“嗯。”

    但是,實際上,好一會兒,腦子都沒有多清楚。

    直到的邵懷明拿開自己的手指,他隨口一問:“那幾個欺負你的人,你想怎么處置?”

    “啊?處置?”

    許星辰原以為,他們不找自己麻煩就不錯了,竟然還要她來處置?

    邵懷明淡淡的加了兩個字,“如果,如果你有機會,能夠拿捏到他們,你會怎么做?”

    “如果啊~”

    許星辰想了想,才說:“我不仇富,但是,以自己的資本來為非作歹,就不對了。有這么好的生活,他們不懂得感恩,不懂得多做事情回報社會,那還不如不給他們這些好生活呢。”

    “這是讓他們破產的意思?”

    “沒,沒有那么夸張。不是有個綜藝節目,給那些條件好的城市孩子變形記嗎?我覺得,他們這些少爺們,也都需要變形一下了,什么時候改了什么時候才能放回來多好?”

    許星辰笑笑,“當然,這只是玩笑話。如果他們真的悔改了,不用過苦日子,就是真心做個慈善,哪怕是幫助一個人都可以。”

    她真心希望的笑容,星眸閃的那么璀璨,邵懷明的心,被不自覺地的抓了下。

    當天晚上,顧廷川就親自盯著那幾個人,從機場出發,而他們也在幾個跟隨監督的人一起上了飛機,去向了某不知名的偏遠的山野鄉村去了。

    至于什么時候回來,不一定。  許星辰住院的這段時間,同事那娜來看過她一次。

    那晚娜娜也在,許星辰滾下樓梯,昏迷的樣子,娜娜也被嚇壞了。

    最可怕的是,當時許星辰的丈夫趕到,他看到許星辰的樣子,一個眼神掃過所有人,好像是從地獄而來的撒旦一般,當時娜娜就好像感覺,陷入了無盡深淵不得翻身一樣。

    她說給許星辰聽的時候,還有些恐懼。

    “你老公當時的樣子,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太可怕了。”

    許星辰輕笑搖頭,“你別夸張。”

    “我沒有,真的……”

    那娜還在強調,沒有想到,邵懷明推門而進,冷漠的眼神掃了一眼,拿走了房間內他的香煙,低沉說了聲:“有事兒叫我。”

    然后走了出去。

    全程,那娜僵硬著,規規矩矩的,半點都不敢做什么。

    等邵懷明離開房間之后,那娜才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許星辰被她夸張的表現給逗笑了,星眸微微笑瞇了眼睛。

    “別搞怪了,說點正事兒,最近公司怎么樣?”

    那娜很想辯解,她沒有搞怪,她是非常認真的在表達自己內心的恐懼。

    但是許星辰根本不會相信。

    她也只好作罷。

    那娜輕嘆了聲,“還能怎么樣?風平浪靜,俞組長還是俞組長,他根本沒有任何責任一樣。有一個有背景的老婆,就是不一樣,副總肯定保住俞組長啊。”

    許星辰眸色暗了暗,閃過冷意。

    “星辰,你也別生氣,碰到這種事兒,算我們倒霉了。這個社會,對女人就是這么不公平。除非你足夠強大,不敢讓人放肆,但是他們私底下也依舊會對女人各種議論,真是操蛋的社會。”

    那娜說的對,可許星辰自己心里卻并不想如此屈服。

    “不管別人怎么議論,做好我們自己,做更強的自己,就可以了。”

    那娜點頭,“星辰,你好勇敢。”

    許星辰笑笑,她也不是從小就這么勇敢的,不過是經歷的挫折多了,遇到過的麻煩多了,才更明白,困難不會因為你的害怕而消失,迎難而上,解決困難才是最終的選擇。

    “對了,你知道那幾個少爺的情況嗎?”

    許星辰搖頭,那娜對著她,小聲的說:“聽說,那幾家人,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發配離開了青城,具體去哪兒不知道,反正好像是挺慘的。你說,這是不是惡有惡報?這些人也就敢對付一下我們這些普通人,真惹到了了不得的人物,還不是一樣被收拾?真解氣!”

    許星辰楞了下,她想到了邵懷明給她做的假設。

    但是,心中隨即搖頭,邵懷明要是能做到,只能說是天方夜譚了。

    “是啊,所以,終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

    那娜離開了醫院之后,邵懷明回了房間。

    他身上還帶著香煙味道,不刺鼻,清冽還有些好聞。

    許星辰下床,走動了下,在邵懷明回來之后,她便過去,主動抱住了他。

    邵懷明先是一愣,然后才摟住她的腰。

    許星辰伏在男人的胸口,耳邊,貼著他結實的胸膛,心跳聲有力跳動著。

    她對這個男人的喜歡,越來越多。

    “懷明,聽說,欺負我們的那幾個人,得罪了人,所以被收拾了。你知道這件事情嗎?”

    邵懷明不咸不淡的開口,“是嗎?”

    她抬眸,星眸閃爍。

    “要不是知道你沒有那么大力量,我真以為是你在給我出氣呢。”

    邵懷明勾唇,抬了大手,撫摸著許星辰的頭發,與她對視的黑眸中,染上一抹精光。

    “你希望是我嗎?”

    許星辰搖了搖頭,“不,那太不現實。”

    如果邵懷明是那樣的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男人,那其實并不多美好。

    至少,對許星辰來說,不好。

    “而且,我也不喜歡。”

    邵懷明摟著她的腰身,大手在她腰間撫摸著,眉尾挑了下,“為什么不喜歡?如果更強大的男人,不是更能保護你?”

    “我如果需要更強大的男人,就不會跟你結婚了,邵懷明!”

    許星辰理智的很,她的食指戳了戳邵懷明的胸口,對他微冷的面孔之后,又訕訕一笑,收回手指,繼續說:“如果你是那樣的男人,你還會在這里?做什么建筑工?即便,日后你發達了,成為更厲害的更強大的人,那樣,你是否還會像現在這樣,跟我在一起?我就不保證了。所以,我要的,不過是一個不管有沒有錢,但是卻能夠沒有別的心思的男人。”

    “你又怎么會保證,現在我沒有別的心思?”

    許星辰沉默了下,認真的對上邵懷明的墨色眸子,“如果你有了別的心思,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們之間說好要坦白,我不會耽誤你,早點了斷。”

    邵懷明撫摸著她的頭發的手指,漸漸的劃到了她的耳邊,揉捏著她的耳垂,在她無比認真,想要得到一個真誠的眼神中,低頭,啄住了她的嘴唇,一如他以往的兇猛的風格,吻的用力又深入。

    許星辰又回到公司,正常上班,之前那件事情,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不過副總王成石對許星辰言語安撫了一番,其他再多便沒有了。

    許星辰看著每天俞飛鵬還像是沒有被影響一樣,依舊在自己面前晃悠,心中雖然有些憋屈,可也無可奈何。

    索性工作上暫時沒有什么事情,俞飛鵬也不為難她了,池冉冉最近也低調了很多,撇開工作來說,她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周末,她跟邵懷明去提了車,上了保險,開走了,然后去超市買了好多菜,這才開回了家。

    晚上他們做了火鍋,在微冷的秋日晚上,許星辰小臉兒吃的透紅,可愛,心情極好,絲毫沒有察覺到,邵懷明看她的眼神,沉沉的想要將她拆吃入腹一樣。

    吃飽喝足,許星辰收拾了廚房,將邵懷明換下來的衣服扔進了洗衣機,又給他手洗了襪子和內里的衣服,這才忙活完了,坐到邵懷明的旁邊。

    邵懷明順勢,摟住她的肩膀,不算關心的詢問。

    “不累?”

    他的眼神中,不算是關心,大概是真的不明白她為什么做這么多,又這么忙碌吧?

    許星辰不禁一笑,抓著他的大手,跟自己的手指相扣。

    自從她在邵懷明面前,實實在在的承認了自己喜歡上他之后,許星辰就盡量拋棄自己的矜持和別扭,在邵懷明面前,盡量的親密,步步靠近。

    邵懷明不排斥,她便更高興。

    “我不累啊,因為想著這是我們的家,也是給你洗衣服什么的,這都并不是累的。而且我在公司也沒有做什么,真要是真的累了,我會開口說的,讓你幫我的。”

    雖然,邵懷明看起來,真的是個大男人樣子,不做飯,不洗衣服,吃飯什么的都被人端到面前的樣子。

    真不知道,他這樣子是怎么來的,真像是被人伺候的大少爺一樣。

    邵懷明抓著她纏繞的手指,低頭看了看。

    她的手指,瘦長,沒有什么肉,卻顯得很好看。

    許星辰笑著說:“我這手指,以前老人都說,沒有福氣。但是,我覺得還可以啊,戴戒指很好看啊。”

    說完,她突然一愣,但是也意識到了戒指的問題。

    邵懷明正深深的看著她,許星辰不由得輕笑,也順勢說道:“我們是不是該買對戒?明晚上下班,我們去買吧。”

    “……好。”

    許星辰又笑了開來,最近她的笑容都越來越多,精致又細嫩的臉上,掛上了笑容,越發的明艷動人。

    住院到現在,邵懷明顧忌她身體,沒有開葷。

    如今,卻不用再忍,黑眸染上了濃重的欲望,重的許星辰都被看的身體燥熱,有些難耐。

    她喜歡邵懷明,自然更喜歡這個男人的親近。

    大著膽子,許星辰主動的勾住了邵懷明的脖子,獻上親吻,而下面的行動,自然被邵懷明反客為主,他直接壓著許星辰在沙發上來了一次,來的又急又猛。

    客廳內,男人的聲音和女人的聲音交織著,那么的曖昧旖旎。

    之后的“戰場”又持續到了臥室……

    許星辰覺得自己像是浮船一般,跟著男人浮浮沉沉,飄蕩不止。

    ……

    第二天,邵懷明開著車,等在許星辰公司樓下。

    她一下班,便看到倚在車門旁的邵懷明,長身玉立,英俊冷厲,指間夾著香煙,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許星辰心口一跳,有些興奮,趕緊跑過去。

    而同事們看著,不禁酸了酸。

    “帥是帥,就是窮光蛋,車才幾萬塊,怕是許星辰自己倒貼買的吧?”

    “誰說不是呢,長的好看有什么用?倒貼男人成這樣,她有什么可高興的?”

    那娜撇了撇嘴角,她們就是嫉妒。

    而許星辰這邊,上了車之后,邵懷明便拿出一個首飾盒,給了許星辰。

    許星辰驚訝,打開盒子,黑色絨面的戒指盒里,安靜的躺著一枚粉色鉆石的戒指。

    “這……”

    許星辰驚嘆粉鉆的美麗,看向邵懷明。

    他卻只淡淡的拋了兩個字:“婚戒。”喜歡溫暖的故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