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8章 他不是死了嗎?

作者:喵骨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至尊神醫完美人生醫門宗師從1983開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尋人專家陰媒好想住你隔壁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你似心間穿堂風最新章節!

    只聽見“嘶”地一聲,領結因為用力過度而勒緊,卡在喉結的下方,穆瑾言額上的筋因血液流通不暢猛地就冒了出來。

    粗略一看,尤為猙獰。

    周岳被桑美莽撞的行為嚇得腿軟,剛準備出手卻被穆瑾言抬手給制止。

    他只得尷尬的杵在旁邊,尷尬的看著桑美在大老板頭上動土。

    桑美被氣得已經忘了忌憚后果,收力拽緊了領帶,惡狠狠地瞪著穆瑾言,“你知不知道你這種惡劣的手段,不僅會扼殺了一個孩子的夢想,還會害了她一生!”

    她渾身都是暴躁的情緒,“她還這么年輕,你這樣做是直接斷了她的星途,新聞報道出來,你讓她以后怎么干干凈凈的做人!”

    那領帶勒得有些緊,穆瑾言臉上不見半分的尷尬,反倒擎著些薄冷,臉上裹著一層寒霜。

    他的眸光深邃漠寒,逐字逐句的反擊,“是我讓她去名都陪人喝酒還是我教她自甘墮落了?戚校長,明明是你自己疏于對學生的管理,三觀沒帶正,卻往我頭上扣屎盆子,你也是好本事!”

    三言兩語,將桑美的情緒刺得更加動蕩。

    桑美因憤怒桑美的雙眼發紅,用力地揪著穆瑾言的領帶,骨節發出獵獵的聲響,“我承認是我失職在先,但這并不表示你能這樣做!即便你要收樓,也不應該賠上一個孩子的未來。”

    “你憑什么覺得我該浪費幾個億,去保住一個與我毫無瓜葛且自甘墮落少女的未來?”穆瑾言清貴冷傲的坐在椅子里,瞇了瞇眼,惡意的諷刺道:“再說到收樓,歸根結底還不是因為你的不肯罷休嗎?是你始終任意妄為的不肯將樓交出來!現在更是一邊霸占著別人的東西,一邊大義凜然的跟我講仁義道德,戚校長,你要當圣母我不阻止,但不該由我來替你買單!”

    桑美被氣得臉色煞白,緊緊地拽著穆瑾言的領帶,卻忽然間被對方攻擊得詞窮。

    桑美暴跳如雷,一把端起旁邊的咖啡。

    穆瑾言瞳孔猛地縮緊,狠話還未放出,就被迎頭“唰”地潑了一臉。

    周岳站在旁邊,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局面已經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桑美盯著面前周身籠罩著寒霜的男人,心里莫名的騰起一絲怯意。

    桑美緊緊的抿著唇,端出最后一絲硬氣,像前兩次穆瑾言教訓自己那般的冷傲,“這杯咖啡就當是我收的學費,提醒穆先生,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桑美用力甩開他的領帶,抬手,“哐”地將來咖啡杯扣在穆瑾言的腦門上,然后轉身,灰溜溜地就跑。

    周岳被那咖啡杯敲動腦門“嘭”的悶響嚇得心口亂跳,緊張得舌頭都在打顫,“穆......穆先生......”

    穆瑾言在氣頭上,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來,拽著領帶往地上一扔,怒氣沖沖:“給我把爆料新聞的人挖出來!還有致遠教育,讓他們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

    桑美提著包,胸口騰著火,坐電梯直達地下停車場。

    剛出電梯沒走幾步,就被一位穿著工作服正在擦車的人給撞了滿懷。

    桑美還沒來得及發火,那人倒是跟路霸似的先吼了起來,“喂!小心點啊你!看著點路,這可是我們穆先生的車,撞壞了你賠得起嗎你?”

    穆先生?!

    桑美瞇了瞇眼,“你說的穆先生,是才過來的新銳娛樂的幕后大老板?”

    那人斜了她一眼,傲慢的說道:“不然你以為還有誰?告訴你,這車可是全球限量款......”

    倒真是應了那句話,什么樣的主人養什么樣的狗!德行!

    桑美瞄了眼面前的豪車,倒是似曾相識。

    但心口的火氣燃燒得實在是旺,她也并未過多細想。

    反倒是在對方的喋喋不休里,彎腰操起地上的鐵棍,沖著后車座的車窗玻璃“哐”地砸了下去。  方才還嚷嚷叨叨的男人被她的舉動嚇得呆住,驚得舌頭捋不直,“你......”

    桑美完全不搭理他,轉個提起地上那捅臟水,“唰”地從鑿開的洞口潑了進去。

    桑美將水桶塞進對方懷里,拍了拍手,態度傲慢,“對,沒錯,就是我!麻煩轉告你們大老板,拿著這桶,好好的洗洗他那齷齪的良心!”

    很快,周岳就接到地下停車場安保人員的電話,他看了眼面前臉色黢黑、氣壓極低的男人,吞吞吐吐地說道:“穆先生,您昨天剛到的限量款車......”

    穆瑾言盯著他的心頭好的,后車窗鑿了個大洞,皮質坐墊泡在臟水里,上面扶著一層泡沫清潔劑,污穢不堪。

    他痛心的閉眼,揉了揉眉心,牙齒摩得咯吱作響。

    戚!桑!美!

    與此同時,桑美開車返校,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

    她揉了揉鼻子,想來可能是昨夜在陽臺不小心睡著有些感冒了,根本沒有意識到可能是背后有人在罵她。

    桑美倒并沒有將這些事放在心上,反倒是開車直奔致遠教育去。

    此時,致遠教育的門口已經被家長堵得水泄不通,平日里面善友好的家長,如今已化身為狼,恨不能上手直接活剝了她。

    桑美一出現,立刻被廣大家長圍攻,拉扯著連連質問:

    “戚校長,你和寧伊出現在名都娛樂城的新聞是怎么回事,我們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戚校長,如果你無法給我么滿意的答復,我們就要求全額退款!”

    “你說說你,年紀輕輕,談吐舉止什么的都好,怎么能帶學生去那種地方呢?”

    “......”

    場面一度失控,桑美被圍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校區內咨詢部與教務部的老師聞訊,全體出動,好不容易將她從狼抓子里解救出來。

    教務部主管蕭妤在她耳邊小聲地說道:“戚校,你先進去,其他分校的校長已經在會議室等你了。”

    蕭妤與桑美搭檔多年,彼此之間很有默契。

    桑美拍了拍她的肩膀,囑咐道:“那這里交給你,在我們商量出結果之前,針對所有的問題你們都保持沉默,切記亂說話。”

    蕭妤點了點頭,“放心,這里交給我,你進去吧。”

    桑美馬不停蹄的往校區的會議室趕,剛推開門,就看見致遠教育的股東孟苒、駱青柯還有莫旭陽已全部到位。

    見到她出現,孟苒第一個站起來的。

    桑美在她發難前揚聲打住,冷冷地說道:“我知道你現在很想罵我,所有的臟話粗口你姑且攢著,先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再說。”

    “戚桑美!你這是什么態度?”

    駱青柯見兩人又有掐架的征兆,一把拉住孟苒的手,壓低著聲音,“分清主次,現在我的矛頭要一致對外,而不是在這里起內訌。”

    “行!你們就護著她,我看你們還能護她多久!”孟苒一把甩開駱青柯的手,氣怒的坐了下來。

    莫旭陽首先打破尷尬,對著桑美點了點頭,說道:“寧伊那邊,我已經安排了人過去對接。她本人現在還不知道新聞的事,家長方面已經溝通好,他們應該不會亂說話,你可以放心。”

    莫旭陽辦事,向來周全穩妥,永遠能掐準事件中心控好局。

    桑美點了點頭頭,誠懇地致謝,“旭陽,謝謝你。”

    駱青柯清了清嗓子,插了進來,“曝光的新聞我看了,是本地某媒體用公眾號推薦出來的,一共用了五個號。”

    桑美蹙眉,表情嚴肅,“新聞能撤掉嗎?”

    孟苒聞言,冷哼一聲,忍不住的嘲諷,“撤掉?撤掉有什么用?這條新聞出來,致遠教育的名聲已經徹底的被毀了。所有的校區目前已經有大波的家長前來要求退費,戚桑美,你以為撤掉新聞就能了事嗎?”

    她越說越激動,連連拍了好幾次桌子。

    桑美沉著臉,語氣不佳的反擊,“我有說過只撤掉新聞這么簡單嗎?”

    她也管不了孟苒的陰陽怪氣,食指曲著敲了敲桌面,“青柯,能不能想辦法聯系到這個媒體的主編?”

    “可以是可以,”駱青柯沉著臉,“你想要干什么?”嗯哼,愛我的都是小仙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