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為你算計天下人

作者:煙雨芳汀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至尊神醫完美人生醫門宗師從1983開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尋人專家陰媒好想住你隔壁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奸妃如此多嬌最新章節!

    等到楚非衍離開,沐辭修眼神之中最后一點凌厲也消散了,他抬頭望著蘇姚,連目光都不敢太用力,生怕有一點點的不合適,便將眼前的人給驚走了。

    “姚兒……”

    蘇姚看著沐辭修,眉心輕輕地動了動:“你看上去變了許多。”

    “過去做了百般努力,你都不喜歡,所以不得不變,我想著我多變一些模樣,說不準哪一種樣子,就能夠入你的眼了。”

    蘇姚輕輕的搖了搖頭:“你這又是何必呢?”

    “也許是心中執念吧。”沐辭修認真的望著蘇姚,心中貪婪的恨不得將這個人藏在自己的心里,可面上卻又不得不百般克制,不敢表露一絲一毫,“姚兒倒是沒什么變化,和之前一模一樣。”

    “上一次你我相見,還是在皇宮之中,與那個時候相比,現在的我,更加開心。”

    沐辭修眼中帶上了淺淺的笑意:“姚兒以后會越來越開心的。”

    “最近大安朝中發生的事情,都是你做的?”

    “姚兒指的是哪一件?”

    “看來你做的事情不少。”

    “我的時間不多了,所以不敢閑著。”

    “江南,有人借了北奴的名義,抓了許多女子,而后又利用江南的文人,大肆的貶低女子的地位,是你做的?”

    “是。”

    “你為何要這樣做?”

    “姚兒生性喜好自由,可你偏生又不重權勢,就連長公主的名號,都是沐卿晨非要封給你的,楚非衍又不想得回自己的皇位,萬一沐卿晨對你有了忌憚之情,你就防不勝防了。所以借著這一次的事情,讓天下人皆知長公主的地位,然后再把女子的地位向上托一托,今后不管你是想入朝局,還是在民間生活,都更加自由自在了。”

    “你是為了我?”蘇姚心思一亂。

    “我想為你做些什么。”沐辭修自嘲一笑,面色越發的蒼白,“當初我為你做過的事情,在你看來都是自私自利,為了自己。那么如今我就不計較回報,專門從你的角度來出發,小打小鬧不會傷到其他人,卻又能達成目的,你可覺得歡喜?”

    “除此之外呢?南疆余孽鬧事的時候,抓了一個沈菁,他說背后還有人指使?那個人是不是你?”

    “是,沈菁一直想要鬧事情,不管是在呼和部落,還是在大安朝,鬧出來的事情還頗為兇險,所以我要推著他入京都,到了京都之中,便是沐卿晨的地盤,他身為一個帝王,還能壓不住一個小小的南疆余孽嗎?滅了沈菁,消了蠱毒,可除了呼和部落和大安朝的一個心腹大患,你就更加安全了。”

    蘇姚眉心處的痕跡越發的眉心:“提到了呼和部落,那呼和圖獵的事情,你是不是也知道?”

    “知道。”沐辭修眼底帶著擔憂,“姚兒,你皺眉了。你皺眉的樣子不好,可是我讓你覺得為難了?”

    “那我爹爹被呼和圖獵算計,是不是也有你的手筆?”

    “沒有!我知道的時候,你的父親已經中毒了。他是你的親人,我自然不會害他。我只是讓人暗中的慫恿呼和圖獵,讓他沉迷于美色、驕奢yin逸,如此一來,他自然不成氣候。”

    “所以你是在暗中幫我?”

    “我總是希望,自己能夠為你做些什么的。”

    “除了呼和部落,還有北奴!北奴的事情你可有參與?”

    “姚兒是想問那個被你取名為余歡的孩子的事情吧?”

    “是,余歡究竟是誰的孩子?”

    “是沐凝華的。”

    “沐凝華的孩子?”

    “沐凝華聽信了一些南疆余孽的話,說是利用血脈親緣可以詛咒一個人,她愛惜自己的命,舍不得用自己的命去詛咒你,所以她就生下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就是余歡。我本意是想殺了他,可想到你不喜血腥,就留了他一命,將他送到了北奴。”

    “那他為何認定我就是他的母親?”

    “是我讓人說的,他的容貌和你有些相似,小小年紀,如一張白紙一般。若是讓他知道自己的生母是個什么樣的東西,這張白紙就臟了。倒不如讓他以為你就是他的母親,如此一來,他就可以一直干干凈凈。”

    “那么福清公主帶著余歡進京,也是你安排的?”

    “呼和部落的首領是你的父親,對你真心實意,自然不會傷你。大安朝這邊,沐卿晨暫且瞧著也沒有其他的心思,那么就只剩下北奴了,一統北奴,你就是整個天下的長公主,就可以更加的逍遙自在,天下四方、任意來往。”

    “所以,這所有的事情,都在你的算計之中?”蘇姚只感覺心中生寒,“你可真是下了好大的一盤棋啊,你這是把整個天下都當成了棋盤,把所有的人都當成了棋子?”

    對上蘇姚的眼神,沐辭修心中猛的一痛:“姚兒,你不應該怕我的,你應該明白,不管我做了什么事情,都不會傷你一分一毫的……以前不會,如今更不會……”

    蘇姚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他:“沐辭修,你這又是何苦呢?”

    “以前,我說我喜歡姚兒,可你說我自私自利。所以我一直在想,姚兒心目之中的喜歡,究竟應該是什么樣子的?我想了多年,見了很多恩愛的夫妻,也見了很多的怨偶……漸漸的,我覺得自己應該想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蘇姚指尖微微發顫,她的心并非鐵石,她可以為了楚非衍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沐辭修,可也做不到對他所做的這些事情全然無動于衷。

    “以前我覺得我喜歡你,把你留在身邊,時時刻刻的看著、守著就是好的。可后來我想了想,我既然喜歡你,那么,讓你開開心心就是好的,哪怕……哪怕你的所有開心都與我無關……”

    蘇姚微微的轉開頭,眼眶不由自主的紅了。

    沐辭修察覺的,身形猛地一顫,眼神之中迸發出劇烈的欣喜,因為情緒太過激動,一時間又忍不住咳嗽了起來,咳著、咳著,便直接吐出了血。

    蘇姚遲疑了片刻,將手帕遞了過去,然后伸手按上了他的脈門:“你……”

    沐辭修的身體的確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

    沐辭修眼神之中的欣喜更加的濃烈,雙眼像是被點燃了一盞燈,哪怕明知道點燃這盞燈的代價是燃燒自己的命,也小心翼翼的呵護著不讓其熄滅:

    “姚兒,我已經沒救了,所以才會透露那么多的消息,拼了性命的,也想再見你一次。也許我還是沒有看得太透,因為我若是真的看破了什么是喜歡,就應該死的悄無聲息,再也不來打擾你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