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盡量真實

作者:無主之劍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一世之尊都市逍遙仙帝龍脈天師天下第一劍道不朽狂神證道天途通天之梯全文目錄神寵進化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王國血脈最新章節!

    他為什么在這里?

    每一次走在復興宮的廊道里,馬略斯都忍不住這樣問自己。

    狹小的石窗透出幾絲光線,將這一層走廊分割成無數黑白相間的碎片。

    而他就穿行在光影里,在晨間的寒氣中,忽明忽暗。

    很快,馬略斯腳下的路在眼前分岔:一條去向他常去的王室寶庫與守望人密室,一條去向他最討厭的衛隊值宿室。

    他為什么在這里?

    馬略斯毫不猶豫地走上其中一條。

    因為他注定要在這里。

    路過復興王時代“智相”哈爾瓦(他智珠在握的樣子依舊那么刺眼)的珍貴畫像,這位守望人與經過的兩名王室衛隊后勤官打了個招呼,然而敏感地察覺:他們的態度很奇特。

    很正常。

    畢竟昨夜過后,閔迪思廳成了整個王都關注的中心。

    馬略斯淡然想道。

    更何況,那個真正承受著這些壓力的人……

    馬略斯輕車熟路地拐過一個轉角,推開一扇木門,走進衛隊的第一值宿室。

    “所以,維阿,新年有什么福利?”

    馬略斯在掛著排班名單的墻壁前停下,一邊跟室內的人打著招呼,一邊解下自己的佩劍掛上劍架。

    觸及武器,遇到他者。

    他的終結之力在體內覺醒,如同本能。

    整個世界安靜下來。

    荒蕪。

    死寂。

    冰冷。

    沉重。

    晦暗。

    直到有人驚擾。

    “馬黛茶。”

    值宿室的另一頭,一個年輕男人——掌旗官維阿苦著臉放下茶杯,從滿是文件堆的書桌后抬起頭來:

    “有個商團從桑特群島帶回來的,苦得夠嗆,在王都沒銷路。”

    “于是后勤翼就廉價搞來了一大批,‘有助提神’。”

    “至少他們是這么說的。”

    維阿心情抑郁,原因未知。

    馬略斯控制著臉部,做出一個讓人感覺真誠的笑容。

    “不錯,”守望人端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大杯:

    “苦,這很有后勤翼的風范。”

    馬略斯嘗了一口,嘴里的味道讓他狠狠蹙眉:

    “特別適合你們這工作。”

    但平素貧嘴的維阿這次卻不接茬。

    “別看我,馬略斯大人,”維阿無奈地舉起手:

    “今天,我只是個記錄的。”

    看到維阿反常的謹慎,馬略斯一頓。

    他不止是抑郁,還有努力掩飾的緊張。

    但是為什么?

    腳步聲從內間傳來。

    死寂的世界里出現了新的波動,吸引了馬略斯的注意。

    “你遲到了,”一個聲音在值宿室里響起,沉穩卻嚴肅:

    “馬略斯勛爵。”

    這聲音充滿了不快。

    守望人回過頭,一個年歲與他相當,有著一雙細眼和一對薄唇,渾身貴氣讓人不適的男人走出內間,來到他面前。

    是他。

    馬略斯面色不變,心中微微嘆息。

    為什么自己依舊會感到失望?

    他早知道他要來,不是么?

    “我沒想到來的是您。”

    馬略斯放下茶杯,露出笑容,與來人正面相對:

    “塔倫勛爵。”

    沃格爾·塔倫——昨夜才見過面的副衛隊長兼首席掌旗官,對著他輕哼一聲:

    “是啊,我也沒想到。”

    馬略斯點了點頭。

    沃格爾不高興。

    在死寂的世界里,他告訴自己。

    對方想要某物,卻求之不得,是以憤懣異常。

    守望人轉過頭問維阿:

    “蓋坦呢?”

    “我記得,一般是他負責記錄?”

    書桌后,掌旗官維阿認真地盯著筆下的文字,對守望人的話恍若未聞,似乎打定主意,死不抬頭。

    “掌旗翼今天很忙,人手不足。”

    回答他的是沃格爾。

    這位首席掌旗官冷冷道:

    “多虧了昨夜。”

    馬略斯微微一笑。

    “很忙?以至于,身為一把手的您都要親自上陣?”

    守望人轉過頭,直視沃格爾那對柳葉般的眼睛:

    “來做……文書工作?”

    沃格爾沒有回答他,只是移步到書桌后,在維阿身側拉開一把椅子。

    馬略斯瞥見,維阿偷偷地向旁邊挪了一點。

    下一秒,沃格爾突然寒聲道出一句古語:

    “騎士聚滿。”

    此言一出,馬略斯與維阿齊齊一肅。

    盡管心中另有所想,但守望人不得不與維阿一起正色回應:

    “唯從帝令!”

    他不知道這套古禮的意義何在。

    但從有記憶里,王室衛隊就施行著這樣的規矩。

    似乎這樣就能找回帝之禁衛的風采。

    他只能遵從。

    氣氛變得凝重起來。

    沃格爾默默地盯著他,仿佛要測試他此話的真偽。

    幾秒后,副衛隊長方才點了點頭:

    “鎖門,我們開始。”

    維阿深呼一口氣,起身照做。

    他從鎖柜里拉出一個黑色的箱子,從里面取出一塊瀝晶和一塊粗糙的卵形石。

    馬略斯目光一凝。

    “那么,尊敬的衛隊守望人托蒙德·馬略斯,請坐下。”

    維阿一邊恭謹地請馬略斯坐下,一邊在墻后拉開一道鐵閘。

    鐵閘下的墻面刻滿了古怪卻精致的紋路,寫著許多可能只有皓首窮經才能知曉一二的古代符文。

    維阿顯然不懂這些,但這不影響他遵照流程,將瀝晶和石頭鑲嵌進墻里紋路復雜的孔洞中。

    動作小心翼翼。

    熟悉,卻也敬畏。

    維阿蓋上鐵閘,幾秒后,鐵閘的縫隙里發出奇妙的微光。

    “這是什么意思?”馬略斯緊緊盯著那些光芒。

    “復聲石,”維阿興高采烈地回答,看來他也覺得很是新奇:

    “很厲害對吧,據說這樣它就能運作起來……”

    馬略斯打斷了他:

    “我知道這是什么。”

    “我問的是為什么。”

    維阿愣了一下,下意識地看向沃格爾:

    “您知道,王室衛隊里的重大記錄,一般都需要留下永世檔,特別是掌旗翼……”

    沃格爾突然咳了一聲。

    維阿立刻收聲正色。

    “終結歷679年11月1日晨,根據《禁衛圣約》,王室衛隊的掌旗工作現在開始。”

    “留檔目標是衛隊守望人,托蒙德·馬略斯。”

    這位掌旗官翻開記錄本,中規中矩:

    “我是特等掌旗官維阿·寇登,負責本次的見證和記錄,同行的有首席掌旗官沃格爾·塔倫,他將領導今天的……”

    但沃格爾直接打斷了他:

    “夠了。”

    “瀝晶很貴,我們簡省些。”

    在維阿尷尬的神色中,沃格爾接過談話的主導權。

    “首先,關于昨夜在閔迪思廳……”

    沃格爾翻開手中的一頁記錄,直視眼前的馬略斯,冷冷道:

    “無論沖動下場還是代理決斗,身為親衛隊長,你知曉其中利害。”

    “為何沒有阻止,反而縱容泰爾斯王子的沖動之舉?”

    馬略斯的目光從鑲嵌著復聲石和瀝晶的墻面上收回,不再看那個在六百年里被無數業余人士修修補補,現在只能算勉強能用的古老復聲法陣。

    他回到昨夜。

    “我既無權,也無力干涉王子殿下的決定。”

    “他既發話,大庭廣眾之下,我不能與他相左。”

    沃格爾發出意味不明的哼聲:

    “是么?”

    “但我怎么覺得,你昨夜挺想跟上級相左的呢?”

    他沒變。

    馬略斯望著沃格爾的臉龐,上面是一如既往的多疑、刻薄與敵視。

    就跟十八年前一樣。

    當時,沃格爾、法昆多、施泰利,包括他自己,他們還都只是青蔥的騎士學徒,就算出身最高、資歷最深的沃格爾也只是王室衛隊的選拔生,甚至不算正式的衛隊成員。

    只是一群年輕人,仰望著曾經的傳奇,渴望著虛幻的名譽。

    卻在已然懂事,即將成人的年紀。

    目睹血色的噩夢。

    驚慌失措。

    茫然失序。

    馬略斯搖頭:

    “您一定是誤會了,塔倫勛爵,昨夜我和你……”

    但沃格爾絲毫不給他說完話的機會:

    “丹尼·多伊爾,那個D.D,你手下的一等護衛官。”

    首席掌旗官低頭審視著一頁文件:

    “他昨晚的表現很是不堪,甚至乎恥辱。”

    “為一己之私,妄自行動,置王子安危于不顧,對上級命令恍若不聞。”

    沃格爾抬起頭:

    “是這樣嗎?”

    馬略斯與沃格爾靜靜對視著。

    在十八年的時間里,他和沃格爾,他們這一代的年輕人戰戰兢兢,努力把自己塑造成當初最景仰,卻也是最陌生的樣子。

    從選拔生,到試訓者,再到二等官,一等官……

    直至如今。

    以為只要這樣。

    就能掩蓋曾經的恐懼與絕望。

    成為大人。

    再去教訓新一代的年輕人。

    “是的,”馬略斯痛快地道:

    “他昨晚很愚蠢。”

    沃格爾哼了一聲,意味不明。

    “至于一等先鋒官,嘉倫·哥洛佛……”

    首席掌旗官換了一頁紙:

    “據我所知,多伊爾就是從他手中掙脫,以至于危及局勢的。”

    “是這樣嗎?”

    馬略斯突然覺得有些困。

    但他不能當著他們的面打呵欠。

    不禮貌。

    不太禮貌。

    “我不能否認。”馬略斯端起手邊的馬黛茶,一邊掩蓋呵欠,一邊在死寂的世界里感受著苦味的刺激。

    這讓他很是振奮。

    后勤翼偶爾也會干好事,不是么?

    “所以他們理應受到懲罰,你同意嗎?”

    沃格爾的訊問聲中,維阿在一旁沙沙記錄著什么。

    “守望人?”

    馬略斯把鼻子從茶杯里抬起,淡然微笑:

    “當然。”

    沃格爾看了他很久,似乎要確認對方真的是這個反應。

    他抽出一份報告,倒著推到馬略斯面前:

    “很好,那你簽個名,我會把它送呈首席刑罰官法昆多。”

    “看在你的面子上,掌旗翼不會追究其他人的責任……”

    馬略斯看向眼前的掌旗官報告,從里面抓到幾個關鍵字眼:

    瀆職。

    僭越。

    忠誠。

    處理。

    馬略斯抬了抬嘴角。

    但他還是順從地抓起筆,翻開報告。

    “別擔心,雖然錯已鑄成,但我認為,無論是多伊爾還是哥洛佛皆情有可原,不至于進衛隊禁閉井。”

    沃格爾依舊目光熠熠地盯著他,嘴里的話軟了不少:

    “我建議法昆多,只把他們降格為二等……”

    馬略斯淡然如故,他在草稿上試了試墨,嗯了一聲:

    “那您還真是寬宏。”

    他不是。

    沃格爾很渴望這么做。

    馬略斯告訴自己。

    來彰顯他未曾在別處得到的權力,來麻木他在別處感受到的痛苦,來覆蓋他幾十年如一日的煩躁。

    世界依舊死寂,讓馬略斯更清晰地感受到沃格爾的情緒。

    但他這么做了,卻依舊未能滿足。

    就像復仇填補不了空虛。

    未來彌補不了過去。

    “但毫無疑問,這兩人已經不適合再待在泰爾斯王子身邊。”

    沃格爾話風一轉:

    “我認為他們應該回到原先的雙翼,反思待命,衛隊會盡快推薦替代人選……”

    馬略斯一面點頭一面看著報告,隨口道:

    “只有一個小問題……”

    沃格爾一頓:

    “什么?”

    復聲法陣微微閃爍,維阿蹙起眉頭,試探地敲了敲墻面。

    “在泰爾斯王子和全隊的見證下,我已經執行了刑罰,”馬略斯的態度似乎毫不在意:

    “多伊爾和哥洛佛,兩人也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沃格爾沉默了幾秒。

    “何時?”

    “就在今晨。”

    馬略斯再翻過下一頁,哦,這是簽名頁。

    “具體記錄在次席刑罰官格雷·帕特森那里,當然,我相信雨果·富比也會盡快上報到掌旗翼的。”

    沃格爾沒有說話。

    但在死寂的世界里,馬略斯感覺到,對方傳來的壓力正在上升。

    就像煮水的爐子。

    “今晨……”

    沃格爾呼出一口氣:

    “昨夜的事情,這么著急宣判處理,是否失之倉促?”

    “確實倉促,”馬略斯舉筆蘸了蘸墨水:

    “無奈泰爾斯王子盛怒難抑。”

    “強令之下,我們不敢拖延。”

    沃格爾狠狠蹙眉。

    馬略斯則一絲不茍地鋪平報告,準備在這份處理報告上,簽一個他人生里最工整完美的簽名。

    好幾秒后,眼前的副衛隊長才緩緩憋出一句話:

    “是么?”

    沃格爾死死盯著馬略斯:

    “泰爾斯王子,他這么刻薄寡恩,不近人情?”

    那一刻,旁邊的維阿突然覺得有些氣悶,不得不專心致志地維護起復聲法陣。

    好像他真的懂那玩意兒似的。

    馬略斯聳聳肩,輕笑著開始書寫字母:

    “哈,你無法想象。”

    沃格爾垂下眼眸,望著馬略斯的優美筆跡:

    “你確定罰以當罪?”

    “我不知道,”馬略斯蘸了蘸墨,搖搖頭:

    “當然,您若覺得殿下有失公允,需要重新量刑,也不是不能理解……”

    砰!

    副衛隊長一掌拍上桌面。

    馬略斯的筆停了,他抬起頭來,看向眼前的沃格爾。

    他不需要在自己的死寂世界里漫步,也能感覺出對方的情緒。

    “不必了。”

    沃格爾緊緊地盯著馬略斯,不容反駁地將那紙報告抽回去。

    名字簽了一半,筆尖在被抽走的紙上拉出一道長長的墨跡。

    維阿深深低頭——這孩子在掌旗翼浸淫已久,懂得察言觀色。

    “一般情況下,我們一罪不二罰。”

    沃格爾面無表情。

    當著馬略斯的面前,他將手中的報告撕成碎片,扔進紙簍。

    “當然,我忘了。”

    馬略斯放下筆,向對方笑笑:

    “謝謝您的提醒。”

    真可惜,那是他最好的簽名。

    沃格爾他沉默了很久,直到消化完當前的情緒。

    幾秒后,首席掌旗官抬起頭時,已經是姿態完美,態度端正。

    “據我所知,你已經與泰爾斯王子共處了超過兩個月。”

    沃格爾掃去方才的不快,他重新抽出一份報告,回到當前的工作:

    “這段時日,殿下的性格如何?”

    性格。

    那孩子的……性格?

    馬略斯的眼神微微渙散。

    “打架不要命。”

    他慢慢地道:

    “輸了還嘴硬。”

    沃格爾皺起眉頭,低頭看向報告:

    “不止是武藝,也可以是……”

    掌旗官一頓:

    “其他方面?”

    馬略斯微微一笑:

    “殿下在北方的生活,也許王國秘科會更清楚。”

    沃格爾抬起目光:

    “但我在問你。”

    兩人之間停頓了一霎。

    馬略斯靜靜望著沃格爾。

    就像他們年輕時一樣。

    “吟游詩。”

    馬略斯慢慢開口,一臉不以為意:

    “他挺喜歡這玩意兒的,讀了挺多,唱的也挺好,可惜的是一手魯特琴……”

    “被他彈得像貓叫春。”

    沃格爾再度蹙眉。

    “他喜歡自言自語,還喜歡下棋,但棋藝臭得堪比D.D。”

    “他去哪兒都喜歡抱著本書,裝文化人,”馬略斯端起茶杯,漸漸覺得這里頭的茶水也不是那么苦:

    “但他從來不翻看。”

    “其他呢?”沃格爾打斷他:

    “比如……某些異常?”

    馬略斯提起目光。

    沃格爾面不改色:

    “我們都知道,王子是天才,與常人不同。”

    與常人不同。

    守望人在只有他自己知曉的死寂世界里待了一會兒,這才輕哼一聲,回到現實。

    “嗯,殿下那張仿佛抹了毒的嘴,從不饒人,但很奇怪,他平時的性子卻是溫溫吞吞不急不慌。”

    馬略斯重新露出會心的笑容:

    “包括一些這年紀常見的無病呻吟,憂郁氣質。”

    “你懂的,童年缺愛……”

    沃格爾有意咳嗽了一聲!

    “注意你的用詞,馬略斯勛爵。”

    馬略斯歉意一笑。

    真有趣。

    守望人站在死寂的世界里,看著前方的無限荒蕪。

    沃格爾一直活在煩躁與空虛中,怒火中燒。

    但他依然在敬畏。

    在恐懼。

    “還有其他嗎?”

    “有,雖然我不太清楚細節,可殿下有一點,很讓衛隊的人揪心……”

    沃格爾抬起頭,作傾聽狀。

    “從各種跡象看……”

    馬略斯略一思考:

    “泰爾斯王子他或許,嗯。”

    守望人點點頭頭,正色道:

    “更喜歡男人?”

    那一瞬間,正在喝茶的維阿被茶杯里濺起的巨浪撲了一臉,連忙擦拭,狼狽不堪。

    沃格爾手中的報告被扯得變了形,褶皺凌亂。

    值宿室里無比寂靜,尷尬莫名。

    唯有復聲法陣還在敬業地運轉

    “馬略斯。”

    沃格爾面無表情,但他的聲線沉了下來:

    “你知道嗎,我們用了復聲石。”

    他陰仄仄地道:

    “這段永世檔……”

    “是會流傳千年的。”

    馬略斯笑了。

    “是啊,我知道。”

    守望人看向發著微光的復聲法陣,笑容如新年問候,虛假不已:

    “所以我們盡量真實,不是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