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六章 人情

作者:日暮客愁 返回目錄

推薦閱讀:至尊神醫完美人生醫門宗師從1983開始都市之修真仙帝尋人專家陰媒好想住你隔壁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 ,最快更新終極學生在都市最新章節!

    百里狂浪再次看到那張臉。

    他要牢牢記住這張臉,日后好用最惡毒的手段折磨死他,還得將那些跟他有關系的人全部都殺了!

    依舊是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那張臉,但是那種膽怯跟緊張卻是消失得無影無蹤,而是淡然,他正淡然的看著自己。

    不是在看著一個死人,不是在看著一名強者,而是在看著一粒沙子。

    自己在他眼中……不過就是一粒沙子?

    他憑什么敢用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百里狂浪內心劇烈蕩漾,再次噴出了一口老血,那張煞白無比的臉滿滿的都是悲憤之色。

    他想不明白,明明就連老天都憎恨蛇人一族,一個地震將他們的老巢都給震了出來,更不知道壓死了多少蛇人。

    自己對蛇人一族的滅族行動,怎么還是失敗了?

    他更想不明白,這個不過靈神境下品修為的普通人,他的演技怎么可以如此的精湛,竟然連自己都被騙了!

    他更想不明白,區區靈神境下品的水平又怎么有能耐使出那如此可怕的一劍?

    他在藏拙啊,而是還是往死里藏的那種,就連自己,也沒能看到任何端倪。

    百里狂浪唯一確切的一點是,那是雷切劍訣,是長生老賊的手段!

    所以,他的真實身份其實是不周學院的人?他是奉長生老賊的命令潛入這只屠蛇隊伍的,其目的就是為了聯手蛇人一族將自己永遠的留在這大沙漠里?

    多好的演技啊!多陰險多無恥的老賊啊!

    不知道為什么百里狂浪想笑,但是卻是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為什么不能殺?”波雅女帝掃了一旁這個貌不驚人但是動起手來相當驚人的年輕人一眼。

    她很少說出“為什么”這三個字,但是得益于這個年輕人,這個可怕的敵人這才躺在那里成為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所以她不得不聽取一下這個年輕人的想法。

    波雅女帝也沒有詢問他的身份,畢竟那道可怕的閃電已經暴露太多了!這個年輕人十有八九是長生院長親手**出來的弟子。

    天下皆知瀛洲學院跟不周學院勢如水火,因此現在所發生的這一幕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莫名的,波雅女帝又想起那道很賤很自戀也很無恥的身影,他似乎也長生院長的徒弟,是這個年輕人的師弟?

    李澤道擦拭掉嘴角處那一絲鮮血,面色淡然的看著波雅女帝,很是認真的解釋道:“因為我需要將他帶走。”

    波雅女帝沉默了片刻很是認真的說道:“本帝需要他變成一個死人。”

    只有百里狂浪死了,才能給神域那些還打算對付蛇人一族的人帶來強烈且可怕的威懾力,讓他們日后不敢輕易的在踏入這片大沙漠半步。

    李澤道很是認真的保證:“偉大的女帝陛下,我可以向您保證,這個人以后不可能在威脅到你們蛇人一族了!經此一役,以后怕也沒有人敢在輕易踏入沙漠了。”

    李澤道無論是容貌還是氣息完全變了,波雅女帝絲毫沒認出他來,這一點讓李澤道很是滿意。

    看來隨著天機氣息的增長,恐怕連無明門主那種級別的強者,也別想看穿自己。

    波雅女帝認真回應:“本帝不需要你的保證。”

    她不相信這個男子的話,況且百里狂浪若是不死,哪怕狼狽逃離大沙漠,也依舊沒辦法造成太大的威懾力。

    蛇人一族在這次突發的地震中受到的波及極大,傷亡極其慘重,已經承受不起任何一次大規模的侵犯了。

    這也是為什么,波雅女帝跟百里狂浪拼命來了。

    她打算用自己的命,換取一絲讓蛇人一族喘一口氣的機會。

    李澤道微微苦笑了下,只能用商量的口氣說道:“女帝陛下,您好像欠我那個小師弟一個天大的人情對吧?要不現在您就把那個人情還了?”

    想也知道,這個女人肯定通過方才那一劍聯想到什么了,因此李澤道自然得順著她所聯想的往下編。

    波雅女帝眉頭挑了挑,心想他果然是這個人的師弟,而且恐怕還是關系極好的那種。

    不過波雅女帝終究沒能想明白,長生真人為何要收女媧一族的人為徒弟,他就不怕千夫所指?

    “不是所有人對蛇人一族都抱有惡意的態度,都想讓你們徹底的消失在這片大地上。”李澤道極其誠懇的說道,“至少我們就沒有。”

    波雅女帝沉默了片刻,終究還是點了點頭:“你將他帶走吧。”

    “多謝,告辭!”

    李澤道沖波雅女帝拱了拱手,又掏出一枚丹藥不容分說塞進百里狂浪的嘴里,然后相當粗暴的一巴掌拍在他的胸口上。

    不管愿不愿意,百里狂浪終究還是相當屈辱的將這枚他一聞味道便知道是某種毒丹吞進肚子里……總不能是療傷丹藥吧?

    他的那原本悲憤交加的眼神已然冷漠了下來,看著李澤道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似的。

    李澤道像是拎著一袋子垃圾似的,將他提了起來扔在其中一只神駝的后背上,這才上了另外一匹神駝。

    波雅女帝站在那沙丘之上目送其離去,終究還是沒問出那個問題。

    他,還好嗎?

    神駝往前走了兩個多時辰,李澤道這才在一處沙丘之下停了下來。

    下了神駝之后,他將神駝上的百里狂浪提了起來,極其隨意的將他扔在那冷冰冰的地面上。

    百里狂浪面色不變,看著李澤道的眼神也不變。

    黑夜之中,他那雙眼睛比黑夜還濃郁,比那冰冷的沙子還冷,比他嘴角處那一絲鮮血還血腥,他就這樣直直的盯著李澤道看,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般。

    被用這么一雙如此可怕的眼睛盯著,李澤道也不在意,一屁股在他面前坐了下來,笑瞇瞇道:“怎么?感慨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怎么優秀的年輕人?優秀到連你這種可怕的強者都被騙得團團轉?”

    “是。”百里狂浪毫不猶豫的說。

    “雖說你在神域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強者,但是不知道為什么被你肯定,我卻是有了一種被侮辱的感覺。”

    李澤道皺著眉頭搖了搖頭:“大概是因為你沒資格肯定我吧。”

    百里狂浪看著他,覺得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但是他還是發出猙獰無比的笑聲:“你師尊,也沒資格跟我說這樣的話。”

    李澤道滿臉嘲諷:“我師尊?長生院長?你覺得長生院長有資格當我師尊?你覺得他有能耐教導出那種以靈神境下品的修為卻能使出那讓你不得不重視下的一劍的牛逼學生?”

    百里狂浪臉上的表情凝固了下:“你,到底是誰?”

    他又一次郁悶得想噴出幾口老血,為什么事情又跟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樣?難道,他已經老到那種完全沒有腦子的地步了?

    李澤道滿臉莫名的笑容,說道:“你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另外算下時間,藥效發作的時間應該快開始了,請百里先生先好好感受一番那種美妙滋味之后,咱們在繼續聊點別的。”

    有些人不見棺材不掉淚,所以李澤道打算先讓這個老頭看看欣賞欣賞自己幫他準備的那棺材,看完之后,他才能低下他那明明已經驕傲不起來卻還硬挺著的頭顱,他才能好好說話。

    之前在不周山脈里的時候,李澤道從黑魔身上獲得兩種丹藥,一種是毒丹,另外一種則是配備的解藥。

    李澤道強迫百里狂浪吞下的正是那種讓鷹眼老鬼徹底淪為奴隸的毒丹,只不過這毒丹被他在外頭包裹了一層藥衣,延長了毒發時間。

    算時間,那層藥衣已經被徹底的消化掉了,毒性即將開始肆虐不可一世的強者的靈魂!

    百里狂浪的心一凜,眸子變得更是冰冷。

    這個年輕的信心滿滿讓他心里一下子變得沒底。

    突然間,一股難以形容的疼痛觸不及防的從腹中出現,更是一下子便游遍他的全身。

    “啊……”

    凄厲的慘叫聲從百里狂浪的嘴里噴了出去,徹底的打破了這片廣袤無垠的沙漠的沉寂,更是嚇了那三只神駝身體一哆嗦,那強壯有力的四條腿又開始軟了。

    李澤道掏了掏那刺耳無比的耳朵,也懶得欣賞百里狂浪慘狀,抬頭欣賞起那一輪血紅色的圓月來了。

    李澤道一直在好奇一件事情,神域月亮雖說跟他所了解的一樣,有著陰晴圓缺,但是顏色卻是相當的詭異,并非皎潔如同玉盤顯得高貴,而是血紅一片,就像是表面被涂抹上了一層血色似的。

    痛!

    仿若來自靈魂最深處的痛!

    百里狂浪根本就無法想象說,進入靈仙鏡修為的他,無論是肉體還是無論都處于絕對強悍的他,竟然會怕疼。

    他那虛弱的身體在那冷冰冰的沙子上不由自主的抽搐著,扭曲著,就像是一條爆嗮在陽光底下的蚯蚓,顯得如此的惡心,卻又如此的可憐。

    百里狂浪很想死,但是他卻是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清醒。

    他清楚的感覺到有可怕的東西在烈火灼烤自己的皮膚,還有可怕的東西在撕咬自己的五臟六腑,還有可怕的東西在舔自己的腦髓,還有可怕的東西在啃自己的骨頭,還有可怕的東西在百般無聊的用針扎自己的靈魂玩。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