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金殿掛冠

木子藍色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貞觀俗人最新章節!

    原本秦瑯還打算好好談一下鹽稅、市舶司關稅、工商稅、茶酒專稅等等,但看著封德彝等人恨不得撲上來把他給揍死,還是省了這口水了。

    李世民見狀不好,也趕緊讓人端來了冰糖燉雪梨。

    這玩意他吃過一次后,就覺得非常不錯,這大冬天的,殿中燒炭,雖然暖和可十分干燥,梨能潤肺清心,而加了冰糖后,甘甜無比,冰糖比起霜糖來更甜。

    皇帝賜梨,當然要給面子。

    于是大家都退回本位,挽起的袖子也放下了,嘴也閉上了。

    不過就兩個梨總有吃完的時候。

    吃完了,口舌也沒那么干燥了,于是這些家伙又個個摩拳擦掌要圍剿秦瑯了。

    秦瑯沒有動那梨,說實話雖然冰糖是他弄出來的,但他不喜歡吃糖,其實以前他很喜歡吃糖,不過后來發現家族有糖尿病史,奶奶父親伯父姑姑表兄等一大群人都爆發了糖尿病,于是他便也十分害怕,飲料不喝了,糖果不吃了,更別說糖了。

    唐人喜歡吃糖,在他們眼里,糖是好東西,甚至能有病治病,沒病保健。

    秦瑯看馬周也在猛吃,居然還問他,“你怎么不吃,不吃給我吃!”

    想起來歷史上馬周似乎就是得消渴癥,所以死的很早,這消渴癥不就是糖尿病么,三多一少,整天口渴尿還多。

    “你以后不能吃糖了。”

    “為何?”

    “你最近是不是常感覺口渴,尿多?”

    馬周驚訝,“是啊,最近我吃的多飲的多尿的也多。”

    秦瑯仔細打量馬周,發現他最近真的瘦了好多,原還沒怎么在意,總覺得馬周要得糖尿病也應當是在以后,沒想到現在就有癥狀了。

    “你這是消渴癥的癥狀,這種病不能吃糖,甜的水果也不能吃,粥也要少喝,最好是要戒酒,少熬夜,否則會很麻煩的。”

    “有多麻煩?”

    “如果控制不住,就會眼瞎,爛手爛腳,甚至爛腎。我沒有嚇你,這種病連治都沒的治,只能控制飲食,少食多餐多運動,禁甜食。”

    “有這么嚴重?”

    “只會越來越嚴重的。”

    馬周也有些被嚇倒,但他又跟秦瑯相處很處,知道秦瑯這副認真的樣子不是在騙人。他惆悵的放下碗,怔怔發呆。

    年紀輕輕,剛得到皇帝賞識重用,還想要大展一翻拳腳,以報效君王,誰知道卻可能得了這樣的重病。

    “你以后要多運動,最好是每天早晨起來跑步,夏天的時候每天游泳效果也好,控制住了,其實活個八九十歲也是沒問題的,就是得注意不要過勞!”

    秦瑯見皇帝也終于吃完了梨,頓時起來拍了拍屁股。

    “臣請告退!”

    這一下,倒是讓原本摩拳擦掌的眾人都愣住了。

    李世民也愣住。

    “去哪?”

    “陛下,臣該說的都說了,這稅制改革是為國為民,為大唐長治久安考慮的,對于臣來說又沒半點好處,甚至這樣一改,臣一年得多交一千多石糧,幾百匹絹,臣無私心,但臣看諸位宰相大臣們這副欲把臣撕爛分食的模樣,臣怕了,臣不過區區一個轉運司而已,今年不過十七,一人之力如何能抗滿朝宰輔們?”

    “所以臣請告退,臣不管了,如何決策這是陛下與宰相們的職責與權力。”

    說完,秦瑯不等李世民結束發愣,直接就把冠摘了下來,放在殿上,然后轉身便走了。

    他這么一弄,倒還真是驚到眾人了。

    等李世民回守神來,秦瑯已經走出了兩儀殿了。

    “混賬!”

    李世民大罵。

    封德彝等人也有些無言。

    還準備狠狠的反駁秦瑯這個無知小子,結果他走了。

    投降了,撤退了。

    這蓄勢已久的反擊重拳,無處可擊了。

    封德彝順勢就彈劾秦瑯,目無天子云云,一口氣就數落了秦瑯十幾條大罪,恨不得現在就讓皇帝將他抓過來砍了。

    王珪等也緊跟著彈劾。

    可是原本怒氣沖沖的皇帝在聽了這些彈劾之后,卻慢慢平靜了下來了。

    他們還在那些喋喋不休,李世民卻已經袖袍一甩,黑著臉站起來一腳踹翻御案后走了。

    這下封德彝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秦瑯說走就走,現在皇帝又來這一出?

    長孫無忌、房玄齡等也二話不說的就起身走了。

    封德彝等人在殿中面面相覷。

    秦瑯出了皇宮后,先回平康坊跟玉簫他們打了個招呼,然后就帶上阿黃出了長安城,直奔三原。

    李世民聽完百騎司統領李君羨的奏報后,只是回了個哦字,然后就沒有下言了。

    皇帝獨自坐在御書房,閉目沉思,誰也不得打擾,一呆就是半天。

    皇帝召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三位心腹密議許久,誰也不知道皇帝與他們談了什么。

    渭河北岸,咸陽。

    秦瑯看著渭北濕地,沿河岸是一望無際的溫地草澤,蘆葦叢生,水泊遍地,秋天的時候,這里到處都是肥美的鴨子,是京師貴族們常來射獵的地方。

    但是現在,這里一片枯黃,滿是蕭瑟。

    渭河上的冰還沒有解凍,溫地還是枯水期。

    隨便一估摸著,這都是數萬畝地啊,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

    北周隋朝時對這片地方其實有過些開發,但是隋末戰爭,把這里又打回了原始狀態了。

    因為地勢低洼,又臨近渭河等幾條河,一旦汛期,水勢大漲,而南岸高,北岸,尤其是咸陽這段地勢低洼,于是水便都往這邊泛,一年要淹上數次。

    “三郎,咱就這樣跑出來,沒事?”

    秦瑯笑了笑,皇帝并沒有派人來追,也沒來問罪,就足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他該說的都說了,繼續跟朝堂上諸公濺口水毫無意義,現在他一走,其實倒是以進為退了,主動權掌握在皇帝手里。

    如何選擇也都是皇帝的事了。

    他就是個馬前卒,一過河,再沉底,就沒什么用了。

    他沖完這一波,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阿黃撇撇嘴,“其實我覺得三郎你這次步子邁的太大了些,征鹽稅就征鹽稅嘛,好好的又要去改什么租庸調,這是基本國制,哪能輕易改的了的。再說了,改那玩意做什么呢,咱好好的那是不課戶,你這一改,咱家六萬多畝地,一年就要納一千多石糧,還要納幾百匹絹呢,年復一年的,這得出多少啊。”

    秦瑯一笑,是啊,連阿黃都這樣想,誰又愿意支持他呢。

    自己確實是有些閑的沒事干,非要去捅這馬蜂窩。歷史上李世民沒有自己,沒有搞這勞什子改革,人家不也一樣英明偉大,照樣是天可汗嗎?

    自己這吃飽了撐的,非要站到整個士族官僚集團的對立面去?

    這是不怕死還是嫌命長?

    “阿黃,你說的對,我是有些自不量力,有些過頭了。從今天起,咱們就不管這些了,年也過完了,咱們準備種樹養豬去!”

    “不回長安了?”

    “暫時不回了,反正我這次捅的窟窿很大,估計一時半會京城也平息不了,所以還是遠離為好。”

    “阿黃啊,你看這地不錯啊。”

    “三郎不會又想買這地吧?”

    “我們前些日子制糖不是賺了一筆嘛,大約三千來貫?”

    “差不多吧,現在每日還有進賬,但原料緊缺,所以脫色提練的糖不多。”

    三千多貫,這是白撿一樣,又沒費什么本錢。

    他看中了咸陽渭河北的這片濕地,想買下來。

    “買這做什么啊?這比三原那塊地差遠了,真是年年漲水的。”

    “先買下來,然后慢慢改造嘛,挖溝修渠建魚塘,花點精力時間,還是能夠改造出一些田地來的。”

    “只怕成本劃不來哦。”

    “怎么可能劃不來,土地是值錢的東西,越久越值錢,咱們一點點來,我計劃今年可以在這里先修一些別墅,做為避暑度假屋嘛,可用來出租給長安的士人商賈,咱們可以在這里種點藕養些魚,到時泛舟采蓮,垂釣池邊不也挺好。”

    阿黃無奈搖頭,“三郎你還真是想一出是事出哩,不過若是三郎你那個稅改計劃實行了,以后買地可不劃算啊。”

    “或許對土地兼并有些抑制,但豪強士族該買還是會買的,你以為出那點地稅和丁庸就會虧錢不成?有錢置地,始終還是最穩妥的收益的。”

    秦瑯直接到咸陽縣衙,找到縣令提出了想買那片沼地的事情。

    “這片地方,有很大一塊屬于皇家獵場的。”

    “那就買不是皇家獵場的部份。”

    “還有一大塊屬于皇家的牧豬場。”

    “再除去這塊,總還有些荒地吧?我又不白拿,給錢的,三百錢一畝如何?”

    那位縣令一開始有些摸不著秦瑯的意圖,見秦瑯還真是要賣那澤地,倒是驚訝了。

    一番細談,最終秦瑯花了三千貫錢,買走了約一萬畝荒地,三百錢一畝的價格買這樣的沼地,咸陽縣是白賺了一大筆了。

    簽訂正式契約,雙方都十分滿意。

    秦瑯收起契約,也沒繼續在三原停留,直接向北面的三原莊子去了。

    至于這塊地,以后有空再來規劃吧,三千貫換成這么大塊地,雖然現在一片荒蕪,蘆葦遍地,秦瑯還是覺得很劃算的。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