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柳如煙很不開心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李澤這一次的講話,沒有再刊印在大唐周報之上,但卻被以內部絕密資料的形式,下發給了所有來長安參加義興社代表團成員,每個代表團由他們的團長傳達了李澤的意思。

    如果說李澤先前所傳達的軍隊屬于國家屬于人民的概念在民間掀起了驚濤駭浪,那這一次的講話,卻是讓義興社所有的代表們,全體沉默了。

    他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來參加這一次的大會,可不是公費旅游的,不是來瞻仰他們敬重的李相的,更不是來走過場的,他們這些人,不管是總督大將軍,還是普通的商人、農夫、工匠,手中的每一票,都可以說對這個帝國有著絕大的影響力。

    因為如果這一切都按照李澤的意思實施開來的話,他們選出來的這些委員會的主席,手中便都擁有了莫大的權力,而這些權力,甚至可以制衡到威望無邊的李相。

    因為李相已經明確表示了,他將遵守他自己制定的這些規則,以成為后來人的榜樣。以李澤現在的威望、權力,如果他想要做一個獨夫,并沒有任何人會有異議。

    如果李澤真這樣做了,那么后來者如果想要推翻這些規則,必然會被群起而攻之。

    而這,也正是李澤這么做的意義所在。

    李澤很清楚,只有自己這樣做了,才會為后世樹立起一個標桿。而也只有自己,才有這個能力和威望,可以推行這一整套制度。

    阻力是顯而易見的。

    跟隨李澤的那些人,只怕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就是奔著擁立之功,奔著封妻蔭子,奔著榮華富貴,奔著高人一等的想法來的。他們的內心深處,想的仍然是取代舊有的那些高高在上的權貴階層,在成功之后,自己能夠獲得異于普通人的特權,而李澤的目的,卻是想將這些特權,一步一步地打掉。

    如果自己不趁早確立下規矩,越往以后,就越難了。

    柳如煙很不高興。

    她在看了李澤第二次的講話之后,便很不爽。

    所以她今天親自下場督導李澹和李寧兩個人習武。

    可憐的李澹一次又一次地被她的母親撂翻在地上,不過小家伙卻有一股倔強勁兒,被打翻了便又爬起來,勇敢地一次次地再次沖向一反常態兇神惡煞的母親,手里的棒子很努力地想要在母親身上留下哪怕一個印痕。

    李寧雖然要好一些,李澹跌十跟頭,她大概要跌上一跟頭。不過與李澹不同的是,李寧一個小女孩,平時哪里受過這樣的罪?就算是平時習武,那也是點到為止,柳如煙對兩個人還是不同的,李寧,只希望她有自保的能力就夠了,李澹,柳如煙卻是希望他有殺敵的本事。

    夏荷在一邊看得齜牙咧嘴,心疼不已。

    不過李寧與她哥哥倒是性格極像,哪怕身上漂亮的練功服已經臟兮兮了,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也是眼淚汪汪的,卻也是努力地與小哥哥配合著,想要在大娘身上留下一個棒棒印子。

    柳如煙今兒個的脾氣很爆,夏荷也不敢作聲。

    本來嘛,夏荷就一直不同意讓李寧習武的。女孩子把身體練得硬梆梆的,哪點好了?想要出人頭地,跟著她學習如何理財不一樣能做成大事?

    雖然現在自己馬上就要卸任戶部尚書一職,但公子可是說了,將來會成立一個金融發展委員會,自己去哪里當一個主席啥的,主要是指導國家的金融發展。像這一塊兒,這天下,除了公子之外,只怕再也沒有人比自己更內行的了。

    畢竟自己可是從小就被公子教著這些東西的,這些年來的實踐,更是讓夏荷有了一套自己的想法和理念。公子的有些想法太超前了,必須要結合現在的實際,才更能有效果。

    看著李寧又重重地跌了一跤,這一上卻是將額頭都摔腫了,夏荷心痛的一抽一抽的,但看看鼻青臉腫的李澹,卻又實在說不出什么。柳如煙對自己的兒子更狠呢!

    兩個小倔頭啊,真是讓人不省心。

    你們要是往地下一趴,不再爬起來,外加再號淘一通,不信柳如煙還能揪住你們打。

    真是奇了怪了,李澤從小可就是一個鬼機靈,向來不肯吃眼前虧的。自己也是這個性子,總是要謀定而后動。怎么到了李澹李寧這里,就跟柳如煙一個模子了呢?

    聽到腳步聲響,夏荷回頭一看,卻是李澤來了,頓時如同看到了救星,連連招手,又指了指場中三人。

    李澤輕咳一聲,柳如煙橫了他一眼,手上的木橫一挑一絆,兩個小家伙便又齊唰唰地栽倒在地上。

    這一次柳如煙沒有再喝叫他們爬起來了,而是冷哼道:“你們兩個,現在不努力,將來就只能去當一個泥菩薩,當一個橡皮章子,現在不吃苦,等你老子把你們丟到軍隊中,丟到地方上,那時候才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呢!你娘老子現在的每一棍子,都是為了你們將來好。”

    丟下這幾句話,柳如煙將棍子往地上一擲,氣沖沖的走了。

    夏荷飛一般地沖了過去,將兩個孩子一手一個拖了起來,蹲下來替兩個孩子揩干凈臉上的灰塵,看著鼻青臉腫的兩個小家伙,埋怨道:“這下手也太重了。”

    李澤走過來,與夏荷并肩蹲在一起,笑道:“她倒也說得沒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嘛!”

    “她這是心里有氣,拿孩子撒氣呢!”夏荷沒好氣地道“我就不明白了,她咋就對自家孩子這么沒信心呢?”

    李澤拍了拍夏荷的肩膀,道:“她與你是不一樣的,你從小與我一起長大,咱倆看問題的方法,認識問題的角度是一致的,巧兒,終究還是脫不了過去的桎錮!”

    夏荷輕笑道:“這話你跟我說說就行了,可千萬不能跟夫人說。不然夫人懶得跟我計較,你只怕又要倒霉了。澹兒,寧兒,不許嚼舌根兒,聽到沒有!”

    “是。”兩個孩子乖巧地點點頭。

    在家中,柳如煙是嚴母,李澤是慈父,夏荷則向來是兩個人的避風港和救星。

    站起身來,夏荷召來仆婦,領兩個孩子去洗漱換衣。她與李澤兩個卻是緩緩地在后園之中慢慢地散著步。

    “這件事情,對所有人沖擊挺大的。”夏荷道:“連夫人心里都不舒服,只怕下面更多人會有想法。”

    “有想法是正常的,沒有想法那才奇怪了。”李澤不以為然地道:“但只要我還在,就能駕馭得住。慢慢地,大家就會習慣了,就會認同了,因為這些人都是人中精英,他們會發現這樣的模式,其實對他們更有利。即便是巧兒,以后也會想通的。”

    “你還真準備把孩子們丟到基層去啊?”

    “當然,不打磨不成器。我雖然設計了這樣一個制度,但我何嘗又不想我的兒子女兒能像我一樣,將來能駕馭大唐帝國這匹烈馬呢!將他們一直放在我們的身邊,要是培養出幾個何不食肉糜的家伙,那我當真是死了也要掀棺材板跳出來的。”

    夏荷扁扁嘴:“澹兒是男子漢,將來要繼承你位置的,打磨是應該的,我不管,寧兒將來由我來安排。”

    “誰說寧兒就不能繼承我的位置?要是將來寧兒比澹兒出色,一樣能做到義興社社長的位置。”李澤不以為然。

    “我的天爺爺喲,公子,這話千萬不能說的。寧兒一個女孩子家家的。”

    “你是女子,你做到了戶部尚書,巧兒是女子,做到了大將軍,現在我們大唐帝國,女子為官的事情很罕見嗎?”

    “當然很少!一千個官員中,有那么一兩個而已。”

    “以后會越來越多的。”李澤道。

    “反正我是不許寧兒跟澹兒爭的。”夏荷連連搖頭。

    李澤一笑,不再與夏荷說這個問題了。

    “你馬上就要從戶部尚書的位子上退下來了,是不是有些不習慣?”李澤笑問道。

    “沒啥不習慣的。”夏荷搖頭道:“現在我對戶部的那些事情,已經膩歪了,對于接下來的金融發展委員會,倒是興趣十足。我已經組建了一套人馬,正在籌備這個事情。等到義興社代表大會開過,便可以正式上馬了。就是不知道未來的經濟發展委員會的主席,會不會支持我?”

    說到這里,夏荷芫爾一笑道:“你設計的制度,人家可是有絕對的權力否絕我的意見的。”

    “所以呢?”

    “所以我支持徐想啊!”夏荷咯咯地笑了起來:“他年輕,有沖勁,敢干,看他在浙江的施政就很清楚了,這個人是敢于嘗試新鮮事物的,不像曹吏部,保守持重。”

    “所以說,你們戶部是準備支持徐想了?”李澤問道。

    “當然,現在戶部,我說話還是很有份量的。”夏荷高傲地昂起了頭。

    戶部一幫子人,基本上就是夏荷一手一腳建立起來的,她說話豈止是有份量?一言九鼎還差不多。在這個領域,李澤說話都不如夏荷好使。李澤要用錢,孫雷就敢梗著脖子說沒有。夏荷說要用錢,孫雷就屁顛顛地到處去找錢了。

    “看起來,曹信的美夢真是要落空了哦!”李澤笑道。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