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生產建設兵團(上)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相比起薛平在西域都護府干得多姿多彩不同,韓琦在東北就顯得要沉悶多了。簡單點兒說,從擊敗張仲武,結束遼東大規模的戰事之后,韓琦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剿匪。

    “大型戰斗雖然在去年就結束了,但隨著寒冬來臨,幾乎所有的軍事行動都被迫終止了,一直到今年二月底,剿匪的戰斗,才拉開了序幕!”韓琦道:“幾個月的時間,卻是足夠發生很多事情了。很多張仲武的殘部重新開始活躍了起來,當地大戶、百姓半民半匪,難以清晰辯明,這給剿匪工作造成了諸多的難題。一直到我離開的時候,那里的剿匪工作,仍然沒有結束,雖然范建,劉巖等人對于遼東諸地非常熟悉,但在我看來,我們花費再多的力氣,恐怕也只能將哪里大股的匪患消滅,而想徹底地結束遼東諸地匪患,仍然是一個長期的棘手的難題,因為這并不僅僅是軍事就能解決的問題。”

    遼東諸地,最大的問題,其實就是長期孤懸于外,即便是盛唐之時,這一片土地,也只是在名義之上屬于大唐,實際上仍然是一片荒蠻之地,甚至當中相大當的一塊地域被高麗實際控制著。

    張仲武被李澤攆到了那個地方之后,對于本地的土著,老林子里的野人,進行了野蠻的鎮壓和掃蕩,同時將被高麗占去的地方重新收回,將其納入到了遼王府的統治之下。張仲武在位數年期間,才算是對遼東進行了真正有效的統治。

    而這,也正是當初李澤想盡辦法將張仲武驅趕到遼東去的理由。

    張仲武數年辛苦,將這片荒蠻之地終于是開發了一部分出來,這也為隨后大唐對這里正式的實行統治奠定了一定的基礎。

    但正如韓琦所說的那樣,治理遼東,清除匪患,光靠軍事幾乎是無法完成這一任務的。這塊土地上的人,對于王化是什么,壓根兒就不知道。對于國家,民族什么的更是一無所知。

    方闊的區域內,人煙稀少,大股的軍隊投入去剿滅這些神出鬼沒的土匪,壓根兒就不值得,但如果你不去剿滅,他們又像老鼠一樣,不知啥時候便又會跳出來搗亂一番。

    現在的東北諸地,大唐能有效控制的地方,仍然是一些城池的周邊,大量的百姓也在周邊耕作,而更遠一些的廣袤的區域,仍然處于治理上的空白,由許多本地土著盤距。而這些本地土著,有很多,壓根兒就是土匪頭子。

    “遼東是一塊好地方啊!”韓琦撫著長長的胡須,嘆道:“土地肥沃,雖然一年只能耕作一季,但大量的肥沃的土地如果開耕出來,絕對可以成為帝國的糧倉。那里礦產亦豐富,工部的斟測組,只不過在我們實際控制的有效區域內進行了勘測,便找到了不少大型的礦藏。李相,帝國對于遼東,要加大投入。而第一要務,就是大量移民。”

    李澤微微點頭。

    “我看戶部發布的去年的大唐帝國人口報告之中,北地人口激增,像武邑,翼州,德州,滄州,易州等地,百姓已無地可分,這些地方的土地價格,連年上漲,而在我們遼東,卻是大量的土地沒有人耕作而白白地荒廢,何不從這些地方,大量移民往東北三省地界?”

    “這件事情,并不容易做!”李澤卻是嘆了一口氣:“如果是這些地方的人活不下去了,要走關東去闖一條生路,倒也罷了,但實際上,卻是這些地方是如今我們大唐最為富庶的地區,即但土地不夠了,但仍然有大量的工坊,每年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像德州,對于勞動力的需求便像是一個無底洞,如今更多在大型工坊的開設,更是如此。他們能在本鄉本土更加容易的賺取錢財,又有那一個愿意背井離鄉去遼東這塊未知之地呢?”

    章回接著道:“如果由朝廷強令遷徙,只怕會激起民變。這此地方都是帝國統治的核心地帶,是我們的根基之地,自然是不能容其出事的。所以,移民之事,只能任其自愿而不能強行命令。”

    “那就如同過去一樣,在對南方聯盟的戰爭之中,將每次戰爭所獲得的俘虜,發往遼東。”韓琦道。

    “但近幾年,我們并沒有對南方聯盟的大規模的作戰計劃!”李澤搖頭道:“對南方聯盟的總體戰略,你也是看了的,所以這一條,也是行不通的。”

    韓琦沉默了片刻,這才道:“如果這都不行的話,僅僅由遼東三省諸地自行緩慢發展的話,那需要的時間就長了。”

    “對于遼東三省諸地,其實我也有一些思考,今天便先給各位講一講,討論一下這件事情的可行性。”李澤卻是從容不迫地道。“遼東三省之地,必須要盡快地發展起來,遼東,西域要盡快地成長為帝國強有力的左右雙臂。”

    “不知李相準備如何做?”韓琦立時來了興趣,眼前這位李相,每每都有出奇之策。

    “遼東現有駐軍包括薛沖的左金吾衛在內的人馬,共計五萬出頭。”李澤道:“我的主意,就是打在這五萬人的身上。”

    “他們身上?”屋里幾人都有些驚訝。

    “接下來數年之中,帝國將致力于國內的民生建設,基本上沒有戰事,唯一有可能有軍事行動的,就是在吐蕃了。而左金吾衛五萬余正規部隊,空置遼東,實在是浪費了。”李澤道。

    公孫長明臉色微變:“李相,你是想解散左金吾衛嗎?這只怕不妥,恐怕會引起左金吾衛上至將軍,下至士卒的不滿。”

    “不是解散,而是改為他們的作用!”李澤笑道:“他們在遼東,作戰的任務,其本上已經沒有了,韓公,剿匪,需要械金吾衛五萬大軍嗎?”

    “這自然是不需要的。”韓琦道:“事實上,現在我們在遼東的剿匪,每次出動也是以騎兵為主,多不過千余人,有時候,甚至只有數百人而已。”

    李澤站了起來在屋里來回踱了幾步,道:“所以,我準備把左金吾衛改為東北建設兵團,他們的主要任務也由作戰,變為在東北墾荒,同時出兼顧剿匪等一些軍事任務。”

    “東北建設兵團?”室內諸人一時之間都是說不出話來。

    “對,東北建設兵團!”李澤道:“當然,為了保證建設兵團的穩定,這些士兵仍然具有我大唐正規部隊的軍藉,他們的軍餉也照發不誤,升遷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但是呢,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墾荒,種田了,簡單點兒說,他們以后,將變成一些拿軍餉的農夫。”

    韓琦,章回,公孫長明以及薛平,誰都沒有反應過來。

    看著幾個人的模樣,李澤解釋道:“其實就是國家拿錢讓他們在哪里替國家開荒種地,而收獲自然是歸國家所有,而對他們的考核,也不再是以軍功作為標準,而是以糧食的收獲為考核的標準了。”

    “打個比方說,一營有三千人,那么,這三千人該擁有多少土地,然后將這些土地又分配給下面的各哨,一年下來,誰的收獲多,誰就能獲得獎勵。左金吾衛有五萬人,而且全都是精壯的漢子,我想這一下子就可以緩解遼東三省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韓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李相,我們的士卒是有服役年限的。年限一到,其中有一些人便要退役,而如此一來,以后左金吾衛只怕難以招到兵了。”

    李澤微微一笑:“我可不這樣認為。首先,左金吾衛轉為建設兵團之后,就不再有服役年限了,只要他還能種地,便可以成為其中的一員,哪怕他一直干到六十歲呢?而我們軍隊豐厚的軍餉,我想是一個極其吸引人的條件了。”

    “可以一直干下去?”眾人有些恍惚了。

    “種地嘛,又不是打仗。”李澤笑道:“拿著足額的軍餉,卻又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打仗,這樣的日子,我想對于絕大部分普通士兵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真有可行性的。”公孫長明點了點頭。

    “這數萬人,如果一直要在哪里干下去的話,那么,他們還是要娶妻生子的。”李澤道:“就算按一家三口來算,數年之內,遼東三省諸地,便可以多出幾十萬人口,而其中的三分之二,都是青壯。”

    “這些人分布在遼東三省之上,種田時,便成為了農夫,一旦如果有軍事行動,也可以用最短的時間,便將他們重新集結起來。”李澤道:“哪怕種地的時間久了,打正規戰爭不行了,對付小毛賊,還是手拿把攥吧。”

    “那他們的管轄權?”韓琦提出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李澤看著他道:“既然是生產建設兵團,仍然是軍隊編制,所以,他們仍然屬于軍隊直屬。以前的左金吾衛的領導層,也就直接轉為建設兵團的管理者,與遼東三省實行雙軌制管理。”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