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租界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薛平與韓琦這一東一西兩位大佬,待遇自然也是不同的。當然,這也是因為他們本身的特有的身份,因此受到一些特別的優待也是應有之意,二人在當晚,便被秘書監少卿陳文亮親自迎接到了宰相府。

    回到長安的各封疆大吏們自然都是要向李澤述職的,而這一次,作陪的,卻是章回與公孫長明這兩位大人物。

    “二位太客氣了!”李澤親自迎出了公廳,卻是一左一右地攜了二人的手走了回來:“禮物太珍貴了,不過我很喜歡,如煙也很喜歡。”

    這二人,一個人送了產自和田的上好的玉石,另一個卻是送了兩支起碼有數百年年份的人參,不管是哪一種,都是難得一見的寶貝。

    “李相,這可不是我們個人送給您的禮物,這是西域與東北兩地數百萬人對李相的感謝。”薛平笑道。

    “如此,倒真是生受了,二位,請坐,請坐!”將二人迎進公廳,又與章回,公孫長明一一見禮之后,這才分別坐下。

    縱然現在兩地之間的信使往來不絕,但因為路途的遙遠,交通的限制,長安得到的消息,總是會延遲好長一段時間,有時候甚至是數月之久。就像現在薛平正在述職之時所講的一些情況,對于西域本地來說,已經是兩個月之前的事情了。

    “按照朝廷的意思,我們如今已經停下了前進的步伐,而中亞各國,在見識到了我們大唐強悍的武力之后,亦是戰戰兢兢,不過在那些地方,大食人的勢力根深蒂固,想要撼動他們的統治,不是短時間內可以辦到的。就我個人認為,用水磨功夫或許會更好一些。對方保證了商道的暢通,保證了我大唐商人的人身安全不受威脅,我覺得到此為止就好。到現在這個地步,我覺得已經到了我們武力能夠達到的極限。勉力向前,或者能打一場兩場勝仗,但無法在當地建立起有效的統治,從長遠來看,是得不償失的。”

    “大食人在當地的影響,你覺得可以長久嗎?”章回問道。

    薛平沉吟了片刻,道:“這個不好說。雖然大食人也是用武力相威懾,但真正令他們在當地站穩腳跟的,卻是宗教。宗教的當地的力量,說句實話,讓我感到有些恐懼。我們想將我們的影響力深植于此,第一件事,就是要與當地的宗教力量爭奪最基礎的民心。”

    李澤點了點頭:“這是一個大課題,而且沒有數十年的功夫,只怕根本看不到效果。大食人畢竟在哪里已經經營多年了,我們現在才進入,處于下風那是必然而然的事情。不過只要事情開了頭,那我們終究是會獲勝的。因為我從不來不懷疑,我們所代表的,才是更為先進的,才是更符合這個世界發展規律的。”

    “我們的,當然才是最好的。”薛平深有同感,“只不過想讓那些地方的人接受我們的東西,還需要時間而已。現在,我們的商人已經大批的進入,在一些商業重地,他們中的不少人已經定居了下來,在當地,有了我們唐人的聚居地,有了我們開辦的學堂,爭奪,就是從這些點滴之事慢慢地做起來的。”

    薛平停頓了一下,笑道:“李相提了的租界一事,倒是讓我茅塞頓開。而與對方進行這樣的談判,他們也欣然接受。在他們看來,我們花一大筆錢,只從他們哪里弄到了一塊窮得叮當響的地方,實在是他們占了大便宜的。”

    屋里幾人都是笑了起來。

    當初李澤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章回,公孫長明,可都是驚若天人的。

    花上一筆錢,租來一塊地方,在這塊被李澤稱為租界的地方,實用大唐的法律,當地沒有管轄區,而在租界之內,大唐甚至可以派出一小支部隊保護租界內的安全。

    在那些當事國看來,這么小小的一塊地方,還處在他們的包圍當中,在國家安全之上,根本不就可能形成威脅,為此,還能賺上一大筆錢,何樂而不為呢?而且,為了這么一點小事情,得罪現在武功赫赫的大唐,殊為不值。

    所以這些事情,談起來卻是相當愉快的。當事國愉快地收錢,大唐人愉快地開始建設屬于他們的這一塊區域。

    “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和對租界的重視,數年之內,租界這塊地方,就會成為當地經濟最為發達,百姓最為富裕的地區。”薛平笑道:“而在租界之內的那些當地居民,會成為我們大唐的第一批擁護者。他們享受到了我大唐的福利,受到我們大唐律法的管轄,體會到了作為一個人真正的樂趣之后,他們本國的那種黑暗的統治,會讓他們感到喘不過氣來的。以租界為中心,我們將影響力慢慢地向外延伸,我們會讓當事國所有人都知道,大唐的租界,是天堂一般的存在。”

    “再扶助一批本地人,先在商業之上崛起,然后再慢慢地向政界之中伸出觸角,一點一點的培育起親近我們大唐的階層,并且努力讓他們成為當事國新的一批統治階層,如此,不動刀兵,不花大錢,我們便能在多年之后,收獲一個個堅定的盟友國。”

    “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未來,卻是很清晰的,很明郎的。這也與李相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對外策略是相符合的。說句實話,在我們看來,這些國家對百姓的統治,是相當殘酷與黑暗的,他們也有律法,但他們的律法只適用于貴族,精英,普通的老百姓對于這些國家的當權者而言,只不過一種可以創造財富的工具而已。但凡進入到了這些國家的大唐人,回來之后,無一不慶幸自己是大唐人。”

    “所以,李相,我覺得朝廷應當劃出一筆錢來,專門從事這一件事。單以我們那里的實力,實在是力有未逮,會大大地減慢我們在當地發展影響力的過程。這件事情,我認為,應當上升為國家層面的戰略,而不應當由我們西域都護府來承擔。”

    薛平結束了自己的發言。

    公孫長明聽得眼睛發亮:“這個租界,有這么好的前景嗎?”

    薛平點點頭:“雖然我們只不過做這件事才做了半年有余,便效果已經很清楚地展現出來了。第一家租界發展之迅速,大大地出乎了我們的意料之外,現在,我們的第一塊租界的地皮價格,比當初上升了十倍有余。要知道,我們當初拿到的那一塊地方,是該地有名的貧民窟,我們在哪里建設房屋,開設工坊,興建店鋪,大批的雇傭當地人,但凡生活在我們租界范圍內的人,都只受我們大唐律法的管轄,短短的時間,哪里已經成了當事國普通百姓最為向往的地方。”

    公孫長明轉頭看著李澤:“李相,我覺得這件事情,可以交給內衛統一來做。他們在做這些事情之上,有著豐富的經驗。此事,不但可以在中亞地區展開,在歐羅巴等地方,我也覺得非常適用。”

    李澤笑問道:“如此一來,租界也有可能成為對方犯罪者避罪的天堂,這件事情,租界與當地沒有起過沖突嗎?”

    “已經發生過一起了!”薛平笑道:“不過在這件事情之上,我們可沒有退路可言,在租界之內,我們可是有武裝力量的,先是拒絕了該國要進入租界內抓人的要求,在對方威脅要動武的時候,我們在邊界的軍隊,立時便動員了起來,最后對方慫了。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在我們看來,如果是一般的惡性的案子,比如殺人越貨啥的諸如此類的罪犯,我們可以抓捕之后交給對方,這樣的人,我們也是不歡迎的,同時還可以緩和雙方的關系,但如果是因為政治上的事情而犯了事,只要他逃進了租界,我們卻是要保護的。”

    “這樣的人,我們甚至可以幫助他們逃進租界!”公孫長明笑著道:“這些人,對于我們而言,都是有著大價值的。”

    薛平連連點頭:“我們在租界內開辦了學堂,我們的學堂是免費的,只要是租界內的孩子,都可以進入學堂學習,那些本地窮人家的孩子,便是我們的第一批培養對象。”

    “既然如此有效,自然要推而廣之!”李澤道:“薛平所說的要把其上升為國家層面的戰略,我也是認可的。至于到底怎么做,回頭再讓相關的部門在一起計較一下,拿出一個具體的辦法來。公孫先生,內衛想獨自吞下這一塊蛋糕是不可能的,你想想,這里頭涉及到了外事,商業,武裝部隊等等,你覺得誰會松口讓出這一塊肥肉?”

    公孫長明干咳了一聲,嘿嘿一笑,卻也不再堅持了。

    “邊境之上的軍事威脅,現在已經基本上趨于平靜,我們所實施的這些政策,對方一時之間并沒有看出來其中的長遠意義。而我們西域都護府,在接下來的數年之中,將把更多的精力,轉向對內的民生建設,大力發展經濟,提升呃,這個國民生產總值。”薛平做出了總結發言。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