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章:封海(2)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即便是牛大牛二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又如何比得過那些專門用來進行沖灘登陸的快艇?片刻之間,牛二便看到自己的左右兩側多出了兩條船。船上的那些全副武裝的士兵沖著他齜牙咧嘴地笑著。

    大叫了一聲,牛二松開了櫓把,從魚艙里抄起了一把魚叉,剛剛將魚叉抬起來,便看見對面幾把弩弓對準了他,箭頭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幽幽的光芒。

    牛大一把抱住了牛二,將他摁得蹲了下來,然后雙手抱住了腦袋。

    牛二楞了片刻,也垂頭喪氣地丟了魚叉,雙手抱頭蹲在了艙里。

    “起來,往岸邊劃!”一個操著半生不熟的嶺南話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牛大戰戰兢兢地抬頭看了對方一眼,見對方又比劃了幾下,這才小心地握著櫓,向著岸邊滑去。

    數十艘小船來往于陸地和大型戰船之間,不停地接送著全副武裝的士兵,半個時辰之后,海灘之上便集結了大約上千名士卒,然后這些士卒迅速地向著遠方而去。

    牛大牛二以及另外幾個得以幸存的漁民被帶到了沙灘之上,他們的船也被拖了上來。

    “收獲很不錯啊!”一名軍官探首看了一眼船艙,朱二很希望他不會發現那條寄托了兄弟兩人希望的大黃魚,但事與愿違,這名軍官眼睛毒得很,下一刻便揭開了木桶的蓋子。

    “啊哈,大黃魚,好東西,你們運氣不錯啊,居然打到了這么大的一條大黃魚!”軍官大笑著,伸手招來了一個士兵,道:“把這條大黃魚給潘大將軍送去,前些時候,還聽他念叼呢!”

    “你們不能拿走!”也不知是哪里來的勇氣,牛二一下子跳了起來,“我們要賣了他交稅的,你拿走了他,我們沒錢交稅,官府會扒了我們的房子的。”

    軍官楞了一下,卻沒有理會牛二,在牛二那能殺死人的眼光之中,將大黃魚連桶一起遞給了那名士兵,那士兵飛快地上了小舟,然后向著戰艦的方向而去。

    朱二瞪著那軍官,臉龐漲紅,胸膛一起一伏,兩只拳頭握得卡巴卡巴響。蹲在地上的牛大連接拉了他幾把,牛二仍然紋絲不動。

    軍官走了過來,盯著牛二看了片刻,突然又伸手在牛二赤裸的胸膛之上錘了幾下,點了點頭:“不錯不錯,膽子不錯,塊頭也還可以,力量想必小不了。水性如何?”

    牛二惡狠狠地道:“在水里,我可以輕而易舉地弄死你。”

    此話一出,周圍看著他們的那些北唐士兵都笑了起來。

    軍官卻是玩味地看著牛二半晌,才道:“那不如我們來賭一賭,就去水下試一試,你要贏了,那條大黃魚,哦,大黃魚肯定是不能給你了,但我可以給你錢,這大黃魚你能賣多少錢?”

    “十五兩銀子,至少!”牛二道。

    軍官在懷里摸了摸,卻只掏出了七八個銀元,看了一眼周邊的士兵,伸出手去,那些士兵都是笑嘻嘻地從懷里摸出銀元,轉眼之間便湊了十五個銀元。

    “認得這個不?一個就頂一兩銀子用!”軍官道。“你要贏了我,他們就是你的。”

    軍官將一大把銀元丟在沙灘之上。

    “你要輸了呢?”

    牛二看著那些銀元,眼里閃著炙然的光,不顧牛大在拼命地扯他的小腿,大聲道:“我要輸了,這條命就是你的。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好,痛快!”軍官大笑。“走,讓我看看你的成色。”

    牛二沒有絲毫猶豫,跟著軍官便向著一條小船走去。

    兩人上了小船,軍官抄起一把槳,示意牛二拿了另一把槳,兩人把小船向著深水區劃去。

    牛大緊張地站了起來,看著遠處的小船。

    那些士兵卻毫不在意,嘻嘻哈哈地道:“這漢子勇氣可嘉,居然敢跟武校尉較量水下功夫。”

    “這叫無知者無畏。”

    “你們說需要多長時間?”

    “我敢打賭,十個呼吸就夠了。”

    在士兵們的笑聲中,深水區的小船之上,那個軍官站了起來,笑道:“我等你!”

    然后,他就在牛二的注視之下,一個倒栽蔥便倒進了水里。

    牛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一扶船幫,也是跳了下去。

    海面之上,一串串的水泡冒了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水泡不停地冒起來,但兩個人卻始終沒有出來。

    士兵們臉上的笑容也漸漸地消失了,一個個不知不覺地在向著水邊走去,牛大也緊張地站了起來。

    他希望牛二能贏。

    但如果真的贏了,那個軍官會不會惱羞成怒宰了他們。

    如果牛二將那個軍官弄死了,只怕他們這些人也是一個也活不了。

    根本就不該跟這個軍官賭啊。

    贏了也是個死啊。

    再過片刻,已經有士兵緊張地爬上了小船,準備將船劃到兩人賭斗的地方去救援了,這個時候,他們再也沒有把握自己的長官能贏了。

    就在小船剛剛劃動的時候,海水一陣翻騰,一個人頭冒了出來,士兵們驟然之間爆發出了如雷一般的歡呼之聲,冒出來的那個人是他們的長官,姓方的校尉。

    軍官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珠,然后又潛下水去,這一次,卻是兩手托起來一個人,將那人推到了小船之上,然后雙手按住般舷,一躍身也上了船。

    躺在船上一動不動的那個家伙,自然就是牛二了。

    小船緩緩靠岸,軍官躍下船來,指了指身后:“把那小子拖下來除除水。”

    幾個士兵嘻嘻哈哈地將一灘泥一般的牛二從船上拖了下來,幾人合力,將牛二倒提了起來不停地抖動著。

    大口大口地海水從牛二的嘴鼻之中涌了出來,眼看著差不多了,這才將牛二丟在海灘之上。

    片刻之后,牛二終于有些迷茫地清醒了過來,看著對面那個笑嘻嘻的軍官,又一下子反映了過來。

    “你輸了!”軍官笑道:“不過這小子很不錯啊,我差一點點就輸了。”

    “這小子哪里是您的對手,你在玩他吧?”有士兵拍馬屁。

    “不不不,這小子的水性真的比我好!”軍官卻是搖頭,很認真地道:“不過呢,打架搏斗的功夫太差了。你叫什么名字?”

    牛二垂頭喪氣。

    “牛二!我輸了,要殺要剮隨我便。”

    “記好了,你這條命是我的了,從現在開始,你便是我的兵了。”軍官笑道。

    “我不能當你的兵,我要當了你的兵,我的家人都活不了。”牛二卻是搖頭道。

    軍官微微一笑,抬頭看向遠方。

    遠處,一道道黑煙升上了天空。

    牛大驚呼了起來:“那是我們的村子。”

    “現在,那個村子沒有了。”軍官攤了攤手,看著他們,道:“所以,你們的家也沒有了。”

    說著話,那軍民卻又走到了牛大牛二的船邊,一伸手,一名士兵立即從懷里掏出了一枚猛火油彈,點燃,然后丟到了船上。

    幾人迅速退后。

    未幾,一聲爆響,烈火熊熊燃起。

    “現在,你們的船也沒有了!”軍官看著牛大牛二道:“現在你們怎么辦呢?”

    “我跟你拼了!”牛二一躍而起,撲向軍官,軍官冷笑一聲,虛弱的牛二現在哪里需要他花什么力氣,一腳便讓牛二躺倒在了地上。

    朱大卻是看著遠處愈來愈濃的黑煙,流淚不止。

    “他叫牛二,你不會叫牛大吧?”軍官懶得理會牛二,走到了牛大身邊。

    “你們的村子現在已經化為了灰燼,但是村子里的人呢,只要不襲擊我們的士兵,那就不會有性命之憂!”軍官道:“現在我給你一個選擇,我們在海里有一個島,島上有肥沃的土地,你們可以種地,當然,也可以打漁,哪里還有一個修船廠,你們可以去做工。如果不想再受這里官府的盤剝,就跟著我們走。”

    牛大看著軍官,顫聲道:“你是說,你們沒有殺村子里的人?”

    “那個不見得?”軍官道:“如果他們不反抗,自然就不會有事,但如果反抗,死人就是不可避免的。現在,你可以回村子里去告訴那些人,是跟著我們走,還是去流浪?我可以告訴你們,以后這沿海,你們是過不下去了。”

    “我去,我去!”牛大大聲道。

    軍官擺了擺腦袋,兩名士兵上前,引著牛大,向著黑煙繚繞的地方奔去。

    牛二捂著肚子爬起來也想跟去,卻被軍官又是一腳踹到了地上:“你的命都是我的了,你想哪里去?”

    天黑之時,大約數百村民,被士兵們驅趕著,從遠處踉踉蹌蹌而來。然后登上一艘艘小舟,被運送到了遠處的大型戰船之上。

    然后戰船揚帆起航,向著深海而去。

    牛二站在船頭之上,此刻的他,身上已經穿上了一件北唐水師的制服。兩眼含淚地看著遠處仍然有著火光閃耀的方向,那里,曾經是他的家。

    唯一幸運的是,現在他一家人,都還活著,他們還能聚在一起,雖然是奔向一個未知的方向,但一家人還能在一起,總是幸運的。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