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撤退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石壯的身份,一直是一個謎。

    但在武邑高層,所有人都知道,石壯的來歷一定不一般。因為他本身從文武兩道之上,都太出色了。武藝出眾在這樣的亂世之中,倒也并不稀奇,但文學才華也遠超普通人,那就太不尋常了。

    要知道在李澤真正執掌權柄之前,讀書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還是一件相當奢侈的事情。更遑論有什么高深的學問了。沒有名師的指點,沒有浩瀚的書藉的喂養,頂多算是識字,算不得學問。

    石壯其實一直很低調,但錐處囊中,即便是不經意地偶爾露一露鋒芒,也足以讓人側目,更何況在武邑之中,還有公孫長明,章回這樣的大家。

    大家相處得久了,根本就無法瞞得了。

    而石壯也沒有刻意地去隱瞞什么。

    公孫長明不止一次地想要好好地查一查石壯,但都被李澤制止了。

    其實這么多年下來,大家早就把石壯當成了自己的伙伴,即便是公孫長明想要弄一個究竟,也不過是個人的好奇心在作崇而已。

    既然石壯已經派了兒子去向李澤說明此事,尤勇也就不再多言了。

    石壯已經娶了李澤母親過去的貼身丫環夏竹,而且夏竹如今也有了身孕,在尤勇看來,大家早就成為一體了。而石壯在這個體系之中,已經成為了最頂尖的那一批人中之一,確實沒有什么再值得去過多的探尋過去了。

    除了李澤,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可能給石壯這么大的信任以及權柄。

    “曹煊要跑了!”尤勇道。

    “當然,朱友貞已經跑了,曹煊只不過想為朱友貞再多爭取一點時間而已,現在金陡關一破,潼關岌岌可危,曹煊當然也要跑了。”石壯點頭道:“依我的估計,三天之內,這家伙就要跑了。”

    “可他并不知道長安已經出問題了。”尤勇彎腰從雪地之上挖出一團雪,在手里團了團,用力揮臂,扔向了遠方。

    “所以,曹煊完蛋了。”石壯微笑道:“不過我們也不能太寄希望于趙錫勾榮他們,只要他們能將曹煊的糧草給搶了,就算是大功一件。”

    “有高象升在哪里,他知道該怎么做!”尤勇道:“我們要準備隨時出擊了。你覺得曹煊如果要跑的話,他怎么阻截我們的追擊?他要跑,是不可能瞞過我們的。”

    “如果是我,自然是火焚潼關!”石壯停下了腳步,看著遠處巍峨壯觀的潼關城墻,“潼關之內,有足夠的猛火油以及其它的引火之物,一旦燒起來,我們除了望火興嘆之外,并沒有什么別的辦法。而這,是唯一能夠讓曹煊爭取到逃跑的時間的。”

    “如果真是這樣,就可惜了這么一座雄關了!”尤勇搖了搖頭。

    兩人并肩站在一起,看著遠處的潼關,或者,這就是看一眼少一眼的意思了。

    潼關之中,曹煊正在緊鑼密鼓地布置著撤退事宜,曹震已經押運著大批的糧草輜重,先行退出了潼關一路向著長安而行。

    曹煊的打算是很清晰的。朱友貞走了,但在長安,還留下了四五萬神策軍,而他,這些時日以來,兵力損失極大,一路撤退到長安之后,第一時間,已經兼并了這些神策軍,從中淘選一批還算精銳的,充斥到自己的隊伍之中。

    現在長安的這些神策軍,沒有了糧草供應,應該是很容易便能拉攏的。只要自己有糧食,他們除了投靠自己之外,還能想出什么別的轍來嗎?

    兼并了這些人之后,再一路追隨朱友貞的腳印,翻越秦嶺,進入漢中。

    有了朱友貞的人馬在前面開路,對于他來說,秦嶺也就沒有那么難走了。

    雖然這一走,就等于是舍棄了整個北方,舍棄了整個的基業,但只要有保持著一定的軍隊實力,未來就還有一些希望,不至于完全絕望。

    想當初李澤起家之時,還沒有他們現在所擁有的這些力量呢。

    李澤行,他們為什么不行。

    益州,天府之中,不論是軍事上的還是民生上的條件,比起當年的四戰之地成德,都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實在不行了,死守劍門關,扼斷進益州的通道,不是也可以自成一家嗎?

    外面又響起了隆隆的炮聲,那是唐軍又在轟擊潼關了。

    曹煊嘆了一口氣,心里頭浮現出了一絲無力的感覺。

    唐軍,總是能弄出讓人感到絕望的武器。

    最早的時候,是猛火油彈。這玩意兒本來最早是張仲武的麾下弄出來的,曾經讓柳成林險些全軍覆滅,但落入到了李澤手中之后,它的威力便一日勝似一日,易水河畔,甚至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讓張仲武兩萬鐵騎就此潰散。

    等到大家摸索出了對付猛火油彈的一些方法之后,他們便又弄出了新東西。

    作為一個經驗的大將,他雖然立時便找出來了這件威力巨大的武器的弱點,但卻也只是規避風險而遠遠談不上對付。

    當敵人的火炮鳴響的時候,所有士兵都躲進藏兵洞以及各個死角處,待到敵人發起沖鋒的時候,再沖上城頭與敵人肉搏。而這種武器的發射速度也極慢,只要應對得當,還不及對手的投石機造成的損失大。

    當然,這是一種完全被動的打法,但他實在是想不出其它的辦法了。城里布置的投石機,強弩這些遠程武器,兩天以來,已經被對方的這種武器給一一摧毀了。以至于唐軍每每攻近,他只剩下了最后一種方法,肉搏。

    唯一可喜的是,從最開始的有十門這樣的火炮,到現在為止,只剩下了一半還在響。

    這說明這種武器的損耗率極高。

    這讓他略略有些欣慰。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不至于成為戰場之上的勝負手。金陡關之失,一來是因為毫無防備,二來,也是因為金陡關整個關卡太小,沒有什么回旋的余地而導致的。

    “大帥,按照您的吩咐,城內各處要點,都已經布置好了引火之物,等我們離開之時,潼關就會成為一片火海,完全阻擋住唐軍追趕我們的腳步。我們有充足的時間,退往長安。”一名將領走了進來,躬身對曹煊道。

    “士兵們士氣如何?”

    “聽說是要撤退,士氣倒是提升了不少!”軍官道:“大帥,大家對于和唐軍正面交鋒,已經心生畏懼了。”

    “這是沒法子的事情。”曹煊嘆了一口氣:“誰讓我們連戰連敗呢?再加上唐軍的新式武器寸出不窮。等到以后我們打上兩次勝仗,這種心態自然就可以扭轉過來了。”

    “從今天開始,軍隊陸續撤出吧!”曹煊道。

    “大帥您什么時候走?”

    “我最后一個走!”曹煊道:“我如果走了,斷后的士卒必然會軍心渙散而無力抵抗唐軍的進攻,只要我還站在城頭,就能鼓舞士氣。曹震走到哪里了?”

    “此刻,他們已經抵達新豐了,按照您的吩咐,曹震所部會直接屯兵灞上,然后聯絡趙錫,勾榮他們,對他們進行整編,等到您抵達那里的時候,所有的一切,應當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可以直接往秦嶺進發。”

    “你去吧,安排部隊分批次撤走。”曹煊擺了擺手。

    曹煊在為自己的兒子曹震整編長安的那些破魚爛蝦爭取一些時間。如果是在往常,這些爛兵曹煊是壓根兒都看不上的,但現在,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蚊子腿再小,那也能撮一點點肉下來啊。四五萬人馬,整編個萬把人出來,應當是沒有問題的吧!哪怕不用他們打仗,就當個苦力,搬運一些物資,在秦嶺之中探探路,那也是可以的啊!

    曹煊當然知道這個時節進入秦嶺所面臨的兇險。

    他要竭盡全力地保存自己僅剩下的這點點家底。所以用錢糧去勾引那些目光短淺卻才能有限的神策軍將領,便成為了他的首選。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長安,還有一個高象升。

    曹震駐軍新豐,派人去聯絡了勾榮,趙錫,吳厚三位神策軍的將領。不出曹煊所料,這三位神軍將領早就慌了神兒,一聽說曹震有錢糧,立時便答應了曹震的提議,前提條件是,整頓后的兵馬,仍然要由他們三人率領。

    曹震當然是一口答應。

    等到整頓完畢,過了秦嶺,到了漢中,怎么收拾這三個人,那還不是手拿把攥的嗎?

    曹震從新豐緩緩向灞上進軍。

    然則等待他的不是這三位神策軍將領的歡迎,而是一場處心積慮的伏擊。

    畢竟是四五萬神策軍,再垃圾那也是拿著武器的家伙啊!更何況,曹震攜帶的大量糧草,讓這些已經接近于斷糧的家伙們,更是紅了眼睛。

    一夜激戰,曹震全軍覆滅。所帶的糧草輜重,全都落入到了高象升的手中,而高象升亦是根據當前的情況,絲毫沒有再多撈一些功勞的想法,當機立斷,下令讓軍隊攜帶著這些糧草,退回到了長安城中。

    曹煊知道了這件事后一定會拼命的。

    而這支神策軍與曹煊所部一旦正面剛上,失敗那是必然的。

    而現在,高象升哪里需要再與曹煊正面對決呢,失去了糧草的曹煊所部,已經是秋后的螞蚱,蹦噠不了幾下了。不說天氣,饑餓,他們的身后,還有如狼似虎的唐軍追擊部隊呢!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