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朱一的新玩具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潼關,曹煊已經在著手撤退事宜了。

    半個月,最多還在這里堅持半個月,他就決定離開。

    而半個月的時間,他覺得還是能堅持下來的。

    而守出潼關城最關鍵的一步,就是守住金陡關,為此,曹煊又向金陡著派出了一千人。而這一千人,隸屬于曹煊自己的親兵衛隊。

    在朱友貞離開長安的第十天上,在尤勇對金陡關屢攻不克,正有些徒呼奈何的時候,將作監的副都監,朱一率領一批人抵達了潼關。

    朱一,大青山密營之中隸屬于室火豬。

    這是一支特屬的部隊。他們并不擅于戰斗,但卻一個個心靈手巧,兼之有著一些尋常人難以企及的覺得瘋狂的想法。李澤對他們的培養與密營其他要么專注戰斗,要么專注跟蹤刺探暗殺不同,這一批人,無疑是密營之中學問最高的一批人。

    他們掌握著李澤治下最為秘密的東西。

    不論是軍事之上的諸如猛火油彈的研制,還是民用的諸如水力鍛錘的發明,都是出自于這個從來不為外人知曉的組織。

    他們不但研究民用的東西,也研究殺人的東西。

    即便是現在公認的武威書院里,在所有這些方面的研究之上,也遠遠落在他們的后面。而隨著武威書院里諸多詳盡分類的各科格物的興起,室火豬的主攻方向,也漸漸地發生了轉移。他們現在專攻軍工一方。原本的那些民用方面的人才和科研成果,基本上都轉給了武威書院。剩下來的,都是一些不宜對外公布的,保密性極高的東西。

    朱一胖胖的。

    與其它密營的小伙伴們一個個肌肉賁張,不論男女都好勇斗狠不同,他永遠都是笑咪咪的,因為很少鍛煉身體的原因,白胖白胖的他,看起來極有喜感。

    但不管是尤勇還是石壯,都對他非常的禮貌。

    因為這個看起來笑咪咪的死胖子,弄出來的東西,實在是太不一般了。提純過后的猛火油彈就是出自他手,這東西這些年來,對于唐軍的幫助,實在是太大了。

    “朱副監,金陡關完全是用堅硬的條石構筑而成,又勢又極其特殊,而猛火油彈因為我們多次使用,敵人也大致摸清了它的特點,也有了一些專門對付它的法子,這使得我們在金陡關,即便使用了猛火油彈,效果也并不顯著。”尤勇有些發愁的對朱一道。“如今李相已經到了洛陽,我已經沒有太多別的辦法,只能用人命來堆了。石大將軍都準備赤膊上陣了。”

    朱一笑嘻嘻地瞅了一眼石壯道:“這天氣,石大將軍要是赤著胳膊去拼殺的話,只怕冷得很。”

    “不冷,不冷!”石壯捏了捏拳頭,道:“砍殺起來熱乎的緊,你想想,那一刀下去,熱乎乎的血濺在身上,怎么可能冷呢?”

    朱一打了一個寒噤,連連擺手:“太殘暴了,太殘暴了,這樣的事情,別和我說。”

    殘暴你娘的屁!

    石壯在心里罵了一句,如果這世上真有閻羅王話,在他老人家的帳上,你朱胖子名下的帳,只怕比我石某人名下的帳不條要多多少倍。老子殺人,一刀兩斷,是一個個的殺,你個狗日的殺人,是一片片的殺,而且死的人,沒有一個是死得痛快的。

    “朱副監這一次給我們帶了什么好東西?”石壯心里不以為然,臉上卻仍然笑意盎然,對于他們這些領兵打仗的將領而言,朱一這樣的人,那可真是得供著。

    “的確帶來了幾樣東西。”朱一點點頭道:“都還不太成熟,實驗品,這一次帶到戰場之上來試試水,看看效果如何?”

    “李相可知道?”石壯問道。

    “公子知道,不過以前做出來的東西,公子一直不滿意。”朱一哀嘆了一聲,“其實在我看來,已經很不錯了,但每一次都被公子給說得一無是處,為了這件東西,我已經足足地改了近兩年了。”

    尤勇與石壯對視了一眼,“是在大青山密營舊址那里研究的東西?”

    “是啊!”朱一道。

    大青山密營舊址,并沒有因為密營的取消而被廢棄,在哪里,現在的守衛更加森嚴,能進出哪里的人極少,便連尤勇和石壯這樣的人,也從來沒有踏足過哪里。

    不過這并不代表二人不知道哪里的一些異像。

    近一兩年來,大青山里每每青天白日里都傳來雷霆之音,被周邊百姓視為天地出了異像。當地百姓曾經上報官府要求一探究竟,但最后卻是被壓了下來。

    看來這異響,便與朱一研究的東西有關了。

    兩人的目光一齊看向了大帳之外那十幾個木頭大廂子。

    “在里頭?”兩人不約而同地問著朱一。

    “二位大將軍看來是迫不及待了。”朱一笑道,“不若今日就讓我們先來試試這東西的威力吧!”

    金陡關。

    在一陣陣的示警號角聲中,曹震走上了城樓,看著遠處的唐軍再一次列陣于關前。打了快一個月了,越打曹震的信心倒是越強,唐軍也不過技止此耳,當他們諸如猛火油彈被有效地克制住了之后,他們也就束手無策了。

    想要攻下金陡關,唐軍就得拿命來填。

    但到目前為止,唐軍并沒有這么做。

    當然,這并不代表著唐軍一直不會這么做。

    當又一批精銳的援軍抵達金陡關之后,曹震的信心也愈發的強了起來。現在金陡關中,足足有五千精銳士卒,唐軍現在就想拿命來填,沒有十倍的死傷,他們休想攻下金陡關,但他們有這么多的人往里填嗎?

    就算有,唐軍的將領敢往里面填嗎?

    不攻下金陡關,五里暗門就是他們的夢魘。他們就不可能直接進攻潼關本城。

    潼關不失,長安就還是安全的。

    曹震并不知道長安發生的事情,曹煊也沒有把長安的事情告訴曹震,生怕這會影響到金陡關的士氣。

    “父帥為什么只要我們再守十天?”曹震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增援過來的曹煥,道:“別說是十天,就是一個月,三個月,我也能守得住。十天之后,難不成我們還真的放棄金陡關嗎?金陡關不要了,怎么守潼關?”

    “少帥,曹帥的盤算,我怎么可能知道?”曹煥笑道:“反正我們按著曹帥的打算做就好了,十天之后,我們撤出金陡關。”

    曹震皺了皺眉,應當是有什么事情發生了。但父親并不想告訴自己。

    不過也無所謂,十天之后,一切便都清楚了。

    遠處的唐軍正在忙碌著架設什么東西,曹震舉起了手中的單筒望遠鏡。這東西,也是從唐軍那里得來的。當初可是花了大價錢,才弄來了這么幾個。不過的確是好東西,拉開之后,數里之外的東西,就宛如在眼前一般。

    “那是什么東西?”曹震有些迷惑地看著一個個的黑漆漆的鐵家伙,正在慢慢地昂起頭。

    “這是什么東西?”石壯和尤勇也有些迷惑地看著眼前的家伙,難怪來的時候,好幾匹馬拖著的馬車里,就裝這么一個箱子,現在看到士兵們把他安裝到位,每一個怕不有數千斤重。

    “這東西,被李相命名為火炮!”朱一道。

    “火炮?”

    “對,這便是火藥的進一步的運用。”朱一道。

    “震靂火,一窩蜂?”尤勇嘴角往下一撇。

    震靂火,一窩蜂,這些都是火藥摧發的武器,不過在軍中,一點都不受人喜歡。嚇人倒是蠻嚇人的,但殺傷力著實讓人看不起,特別是那個什么狗屁的一窩蜂,點燃之后滿地亂竄,根本就沒有什么目標性可言。

    “完全是兩碼事!”朱一連連搖頭道:“霹靂火,一窩蜂那都是玩具,跟煙花差不了多少,但這火炮,是真要人命的玩意兒。”

    “大青山里的晴天霹靂,就是這玩意兒搞出來的?”

    “是!”朱一點了點頭道:“我們認為威力很不錯了,但李相每每看了,都斥之為垃圾,說這樣的火炮,還不如投石機來得好用。所以我們一直在不停地改進。改進火藥的配方,改進火炮炮筒的鑄造,二年啊,這一次,李相總算是答應讓我們拉上戰場來實驗一下,還說總算比垃圾好了一些。”

    看著有些憂郁的朱一,石壯與尤勇兩人也對這玩意兒不抱什么蠻大的希望了。

    比垃圾好一些的東西,又能好到哪里去?

    兩人意興瀾珊。

    “等一下子,我親自帶人上!”石壯對尤勇道。

    朱一看了兩人一眼,嘴角往下拉得更長了一些。

    “副監,馬上校準了!”一名來自室火豬的士兵對朱一道。

    “我親自來!”朱一走到了一門火炮前,在哪里又是瞇眼又是豎大拇指地忙活了一陣子,才道:“仰角再上調一分。”

    整整十門火炮立時按照朱一的吩咐,上調了仰角。

    “副監,用實心彈還是開花彈?”

    朱一舉起了手中的單筒望遠鏡,看了一眼遠處金陡關上密密麻麻的梁軍,絲絲地笑著,如同毒蛇吐著信子:“這么多人,當然是用開花彈。”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