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云涌(6)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隆隆的鼓聲之中,上萬名梁軍精銳從后方緩緩壓上,原天平軍大將夏隆臉色陰沉,厲聲喝道:“放箭!”

    嗖嗖的羽箭聲中,奔逃而回的團練紛紛慘呼著倒地,這些人在倒下的時候,臉上盡是不敢相信的目光,他們,居然是死在自己人手中的。

    “喊話,向前者生,向后者死!”夏隆厲聲道。

    長刀手們排成了整齊的隊列,手中閃著寒光的大刀帶著風聲重重劈下,后退者不管是軍官還是士兵,紛紛倒斃在地。

    “向前者生,向后者死!”一聲聲的呼喊傳遍了整個戰場。

    潮水般退下來的團練在密集的弩箭和雪亮的刀光之中停了下來,同伴的死亡讓他們確認,身后的人一點兒也沒有開玩笑。

    向前者生,向后者死。

    他們紛紛調轉身子,轉頭向著前方那座大營再一次的撲去。

    彭明無比怨恨地看了一眼遠處夏隆的身影,猛地掉轉馬頭,大聲嘶吼道:“跟著我,向前者生,向后者死。”

    他家本是汴州的豪強大地主,家里擁有土地數百頃,私兵上千,一向都是梁軍的鐵桿擁護者。他厭惡唐軍是因為唐軍的土地政策,按照北地朝廷搞的那一套,他家將失去向輩人所積攢的財富。

    所以,當曹煊征集團練使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帶著自己的所有私兵,自備糧草,自備武器,匯集到了大軍之中。

    事實上,這一次匯集而來的各地團練,基本上都和他是差不多的情況,不同于一般的民壯,他們這些團練的戰斗力還是相當強大的。

    集結之后,他曾為梁軍這一次的規模所震驚,因此也懷有必勝的信念,覺得對面的唐軍在如此龐大的力量面前,必然會不堪一擊。

    但現實卻給了他狠狠的一擊。

    半天的進攻,戰場之上堆滿了尸體,深達數米的壕溝,都被尸體給填平了。但唐軍的大營卻仍然挺立在他們的面前。

    他們的退去,并不是因為害怕,彭明認為率先進攻的所有團練都向曹煊證明了他們的勇敢,但是他們也需要休息,也需要吃飯喝水休整積蓄力量以圖再度進攻。

    他們是自愿來與唐軍奮戰的,他們是為了自己的財產,自己的榮耀。

    但很顯然,現在的情況是,曹煊將他們當成了一次性的消耗品。想要用他們這里所有人的生命和鮮血鋪成一條打開唐軍大營的血腥之路。

    他想不明白,為什么要這樣。

    難道讓他們休整一下,然后再發起進攻,不是能發揮出更強的戰斗力嗎?讓他們白白地消耗在這樣的戰斗里,對于未來的大梁有什么好處呢?他這樣做了,以后還會有人來幫助他們嗎?

    在所有的不解之中,彭明帶著他殘余的人馬,咆哮著再一次向著唐軍大營沖去。

    他們別無選擇。

    向前,或者還能搏出一條生路來。

    曹煊表面上很平靜,但內心深處,卻亦是苦澀無比。

    他不僅是一個將領,他還是曾經治理過一方的節度使,自然明白現在的他,正在殺雞取卵,這一戰過后,如果勝了,他還有機會去安撫人心,如果敗了,那梁軍失去的就不僅僅是地盤了。

    但他沒有辦法,因為剛剛他收到了消息。黃風椏右翼騎兵,已經失敗了,現在那里,只是在盡力地拖延,引著陳長平的騎兵在追擊他們。

    如果說黃風椏的失敗,還在他的意料之中的話,但另一則軍情,卻讓他驚疑萬分。一支先前不在他們意料之中的唐軍騎兵,突然出現在了離長垣不到八十里的馬店。

    而那支騎兵,正是在唐軍序列之中赫赫有名的游騎兵。

    八十里,對于游騎兵而言,最多半天的功夫,就會抵達。如果在天黑之前不能拿下眼前的唐軍大營,這一次會戰,對于他們而言,就完全失敗了。

    不管徐充那邊的戰斗結果如何,從總體上來說,他們都失敗了。

    他必須要拿下眼前的這個唐兵大營,全殲里面的近兩萬唐軍步卒青壯。

    現在他已經放棄了北面和南面的攻擊,只留下了騎兵監視,而將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到了西面,就是用死尸堆,拿人命填,哪怕將兩萬多團練青壯的性命全都葬送在這里,他也在所不惜。

    與唐軍多次交手的他,對于唐軍的弓弩、猛火油彈等武器心有余悸,讓這些團練兵們沖在前面,消耗掉對手的這些物資,并且竭力讓唐軍精疲力竭,是他此刻唯一的念想。

    就算是兩萬頭豬站在哪里排著隊讓唐軍砍,也會讓他們累個夠嗆,更何況,眼下的這兩萬團練兵,戰斗力著實不差。

    “中軍前移,擂鼓助陣!”曹煊下令道。

    曹煊的孤獨一擲,迫使著梁軍團練瘋狂般地向著唐軍大營發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決死進攻,李睿的壓力已經愈來愈沉重了。對手不攻擊南北兩面,不代表他就可以完全放棄這兩個方向上的防守,因為梁軍的騎兵一直在這兩個方向之上游戈,不時便會上來騷擾一番,一旦發現有機可趁,他們必然會化虛為實。所以盡管抽調了部分兵力離開,但在南北兩個方向之上,他仍然保持了相當的實力。

    而到了這個時候,曹煊的主力仍然沒有動彈。他是整整兩萬精銳啊!

    “整合青壯,頂到第一線!”思忖片刻,李睿道:“輪流替換各隊進入第二層防御。”

    “李將軍,青壯頂上去,只怕傷亡會很大。”一名參軍低聲道:“這些人,只接受過有限的軍事訓練。”

    李睿指了指對面那些拼命的梁軍團練,道:“看看對面吧,要是我們的主力得不到休息,被曹煊攻破了大營,這些青壯便能活命嗎?告訴他們,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想活的,就去拼命。”

    參軍沉默了片刻,轉身如飛而去。

    唐軍開始了大面積的輪換,一隊隊的青壯領了武器,沖上了第一線,而撤下來的軍隊,則紛紛進入到了第二層防御之中,抓緊著一切的時間,吃飯,喝水,治療,休息。

    大面積的輪換,立時便讓唐軍的第一道防線動搖了起來,即便這些青壯存了拼命的心思,但他們的戰斗能力和技巧,也遠遠與戰兵們無法比較。

    半個時辰之后,第一道防線被多處突破。隨著李睿的一聲令下,整個第一道防線被完全放棄了,撤下來的唐軍,退入到了營中的第二道防線之中。

    而這,卻是梁軍沒有想到的。

    他們沒有想到,唐軍居然在自己的大營之中,還設置了第二道防線。

    相比起第一道防線,整個唐軍防守的陣地,一下子縮下了一半。

    彭明拄著一柄長槍,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曹煊的面前,所經過的路上,滴落了一路的鮮血。作為第一個攻破唐軍防線的團練,他的勇猛,自然被所有人都看到了。

    “大帥,我們盡力了。我彭家莊一千一百二十名兒郎,現在只剩下了一百二十三人,實在無力再戰,請大帥允許我們撤下來休整吧。”扔掉了長槍,彭明卟嗵一聲跪倒在了曹煊之前。

    曹煊臉色有些難看,原本他是想繼續驅策這些人向前進攻的。但此時,看看周圍將領們的目光,曹煊卻不得不收起了這個心思。

    不能再逼了,否則不但這些團練兵會嘩變,其它的將領也會有兔死狐悲之感,必竟現在自己統轄的不僅僅是自己的天平軍,還有宣武軍。而彭明這些團練頭目與這些宣武軍將領不但認識,其中不少人更是親戚,朋友。

    “彭團練使辛苦了,你們的勇敢我都看見了。”親自上前扶起了彭明,“你們已經完成了任務,接下來,就看我們的吧!”

    聽到了這話,彭明大大地松了一口氣,兩腿一軟,竟然就這樣暈了過去。

    “來人,扶彭團練使下去休息,找大夫給他治傷。”曹煊大聲道。

    等到彭明被抬走,曹煊掃了一眼周圍的將領,目光最終落在了夏隆的身上:“夏隆,接下來由你來擔任主攻。”

    如果再驅策宣武軍將領,只怕這些人會心生反感,在攻破第一道防線的戰斗之中,死的可都是宣武的人。即便在曹煊的眼中,現在大家都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但在其它人眼中,不見得都是這么看的。

    所以,為了大局,他只能派出自己的天平軍。這也是必須要有的平衡。

    唐軍并不是守不住被擊退的,他們是主動撤退的。對于這一點,曹煊看得很清楚,這從那些被他們從容帶走的強弩等遠程武器便可以看出來。像那種大型的投石機,雖然他們沒有帶走,但卻拆走了其中最關鍵的部件,這些仍然矗立在第一道防線之上的大家伙,現在對于梁軍來說,一點兒用也沒有。

    防守圈子愈小,抵抗就會愈強。當然,他們承受到的打擊也會愈大。

    “集中我們所有的投石機,先給我狂轟!”曹煊聲音冷厲。“夏隆,天黑之前,我要拿下這座營盤。”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