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栽贓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徐充翻身下馬,急步走到那具無頭的尸體跟前,一名年輕的將領正蹲在尸體之前仔細地檢索著,旁邊已經放了不少的小零碎。

    “阮秀,有什么發現沒有?”徐充有些焦燥不安。

    阮秀從死尸的懷里摸出一枚小小的玉質印章,只是看了一眼,便臉色驟變,霍地站了起來,將印章遞給了徐充:“徐將軍,好像,好像是敬相的私人小印!”

    徐充大驚,一把搶過印章,在自己的手背之上用力一印,看著上面草堂居士四個篆字,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草堂居士,這是敬翔的號,平素只是與一些很親近的人來往的信件之中,才會蓋上這個小印,極少有人知道。此印在這里,眼前這具無頭尸體,只怕便是敬相無疑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解下了身上的披風,蓋住了尸體。

    “查一查,看看有沒有什么發現?”他低聲道。

    一名士兵捧了兩枚弩箭走了過來。

    “這是唐人最新式的弩弓,難不成是唐人的刺客?”徐充訝然道。

    阮秀搖頭道:“徐將軍,這弩弓只怕是敬相這邊的人射出去的。”

    “何以見得?”

    “敬相他們是從哪邊來的。這一枚弩箭是釘在樹上的,另一枚飛到了前邊,而刺客是從前面騎著戰馬過來的。”阮秀分析道:“所以只有可能是敬相身邊的護衛發出了弩箭,但卻被對方閃過了。”

    徐充點了點頭:“很有可能是這樣,但這個發射弩箭的人去了哪里?”

    阮秀搖了搖頭,往前方走了幾步,道:“徐將軍,對方騎著戰馬而來,一刀下去,馬車散了架,敬相跌落到了地上,那個護衛恐怕是見勢不妙,跳車逃了。敬相一介書生,碰到了這樣的情況,不幸也在情理之中了。”

    前方有快馬而來,兩人抬頭看向前方。

    “徐將軍,前面發現了數十具尸體。”馬上騎士拱手道。

    “應當是敬相的護衛。”阮秀道。

    “走,去看看!”徐充翻身上馬:“留幾個人,好生收斂敬相的遺體。”

    兩人快馬奔到了約里許遠的現場,情景卻是慘不忍睹,二十余具尸體橫七豎八地倒在路上,幾名士兵正在仔細地一個個檢查著。

    “還有一個活著的!”一名士兵突然抬頭大叫起來,徐充與阮秀頓時精神大振,趕緊走了過去,只看了一眼那個滿臉血污的幸存者,徐充便是認出來了對方。

    “施紅,是施紅施將軍!”

    阮秀伸手在施紅的頸前一摸,又俯下身子看了看施紅的傷口,道:“徐將軍,只怕得馬上找醫師,施將軍的傷太重了,能夠不死,純屬是僥幸。”

    “一定要將他救活,現在敬相死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都須著落在他身上了,我帶著敬相的遺體與施將軍先回去,你好好地查一查,看看到底是誰做的?”徐充點頭道。

    “是誰做的,只怕不查也能猜出一二來!”阮秀苦笑道。

    “猜是一回事,有明確的證據又是一回事,你總不能讓我在父親面前說全是我猜的吧?”徐充瞅了對方一眼,道。

    “明白了。”阮秀點了點頭。

    徐充的臨時駐地選在了距離現場十數里外的一個小鎮子上頭,阮秀趕到這里的時候,天色卻是已經黑了。

    “施紅將軍他......”

    徐充一直也在等著阮秀的到來,聽了對方的問話,道:“鎮子上有個不錯的醫師,命大概是保住了,但清醒過來,恐怕還要幾天。他真是命大,那一刀刺進去,險之又險地擦著心臟過去的,歪上一分,他就死定了。”

    “不幸中的萬幸了!”阮秀感慨地道,有時候人活著,還真是要看看運氣的。

    “有什么發現?”

    阮秀道:“殺手在殺人之后,清理了現場,施紅和這些護衛的戰斗力并不弱,他們是遭到了埋伏,先被弩弓攢射,只怕就死了一大半人。剩下的是被圍攻致死的,這從身上的傷口就可以看到。傷他們的,都是制式武器,這些殺手,都是從軍隊之中出來的。”

    “可以想象。”徐充冷笑一聲道:“能判定是誰嗎?”

    “殺手們雖然清理了現場,將自己的人全都帶走了,但百密一疏,我們在現場還是找到了這個!”阮秀將一面腰牌遞給了徐充。“這是在路邊的水溝里發現的,被雜草蓋住了,他們可能沒有發現。”

    “巡城司!”徐充咬牙切齒地道:“好大的膽子,居然在我的管轄區域里如此狂妄!就這一面腰牌嗎?”

    “當然不止。”阮秀道:“雁過留聲,人過留痕,再怎么掩飾,也還是會有痕跡留下來的。我循著這些痕跡一路找了下去,又有了一些新發現。五具死尸被草草地掩埋了,我們都將其挖了出來,這些人雖然外面都穿著普通人的衣物,但內里卻是巡城司的服裝。在距他們埋死尸的不遠處,還找到了一匹戰馬,是被弩箭射死的,馬屁股之上有著巡城司的烙印。”

    “這便證據確鑿了。”徐充揮舞了一下拳頭:“找到這些王八蛋的落腳步了沒有?”

    “找到了,他們現在就在玉山縣城里,還有三十幾個人。領頭的,便是巡城司統兵將軍楊洪貴。”阮秀道。

    徐充轉身便向外走去。

    “將軍要去哪里?”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去抓那個王八蛋。”

    “徐將軍,楊宏貴是巡城司的統兵將軍,直屬大殿下指揮,正三品的武將。”阮秀提醒道。

    “呸,別說他只是正三品的武將,便是正一品,老子現在也要將他去捆了來去交給父親處置。”徐充怒道:“父親讓我來接敬相,結果人沒有接著,只接著了一具無頭尸體,你讓我回去怎么跟我父親交待?而且,敬相的頭顱,肯定就在那楊洪貴身邊,父親與敬相半生交好,怎么會忍心見到敬相死后還尸首不全?”徐充道:“點齊兵馬,跟我去玉山。”

    阮秀想了想的確如此,現在長安還不知道是一個什么情況,但一朝宰相這樣被刺殺于道路一側,的確是說不過去的。

    一行數百騎兵,點著火把,浩浩蕩蕩地往玉山縣城而去。

    而此時,在玉山縣城的一家客棧之中,巡城司將領楊洪貴,正目瞪口呆地看著放在眼前的一個頭顱。

    頭顱已經被處理過了,炮制好的頭顱雖然還有些猙獰,但卻面目宛然,正是他此行想要抓住的大梁宰相敬翔。

    可是天可憐見,他是真沒有想過,看到的會是一顆頭顱。

    不管是朱友裕還是他楊洪貴,都只是想著活捉敬翔啊。他還沒有摸著敬翔一行人的邊兒,敬翔的腦袋卻莫名其妙地出現在這家客棧里。

    他們一行人,包了這家客棧,但就在不久前,一名巡城司士兵在后院的馬廊里,發現了這個皮囊,而皮囊里裝著的就是敬翔的頭顱。

    隱隱的,他覺得事情有些不妙了。

    “找到什么蹤跡沒有?”看著手下一個個地回到大廳里,楊洪貴有些暴燥地問道。

    “將軍,什么也沒有發現,客棧里的掌柜,小二,伙夫,打雜的,我們都細細地審問過了,也上了手段,但,他們什么也不知道,看起來,也不像是說謊。”一名校尉不安地道。桌子上敬翔的頭顱此刻正對著他,昔日一介首輔,如今只剩下這么一顆頭,怎么看都怎么覺得瘆得慌。

    楊洪貴覺得,有一張看不見的網,正在不知不覺地罩向他。

    “收拾東西,我們走!”楊洪貴霍然站了起來。

    “這顆頭呢?”

    遲疑了半晌,楊洪貴終于還是道:“裝好,也帶走。”

    一行人迅速收拾了行囊,剛剛走到院子中,外面已是傳來了隆隆的馬蹄之聲。

    不等他們這一些人做出什么反應,院子的大門便被轟然一聲從外面直接踹碎了,一匹高頭大馬在煙塵之中徑直闖了進來。

    “徐將軍!”看著高頭大馬上的將領,楊洪貴驚呼出聲。

    徐充居高臨下的瞪視著楊洪貴,冷笑道:“楊將軍,別來無恙啊!難得到我的轄區來一趟,怎么卻悄悄地來,又準備一言不發地走呢?”

    楊洪貴臉色慘白,他心中很清楚,自己已經墜進了一個精心布置的圈套當中。

    “全都給我拿下。”隨著徐充一揮手,上百名士兵涌了進來,沖向了巡城司的官兵。嗆啷之聲不絕于耳,巡城司的官兵紛紛抽出了武器,聚集在了一起。

    “楊將軍,想動手嗎?”徐充譏笑地看著對方。

    楊洪貴長嘆一聲,摘下腰間的佩刀,扔在了地上。

    “全都放下武器,都是自己人,不必壞了雙方和氣。”

    阮秀從楊宏貴身側的一名巡城司軍官手中搶下了一個皮囊,打開看了一眼,臉色微變,轉身遞給了徐充,徐充看到里面敬翔的頭顱,臉色亦是大變。猛然揚起了手里的馬鞭,狠狠地抽向了楊洪貴。

    “誰和你這個王八蛋是自己人,捆上,都捆上。”他大聲咆哮著。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