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荊南之戰(再下)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當東城與西城破城的捷報連接傳來之后,代超心下大定,果然如自己所料,白敏中是想寄希望于在正面擊敗自己從而挽救荊南的危機,只不過自己豈是這么好欺負的?偷雞不著蝕把米,說的就是白敏中這種人。

    雖然前方的戰事漸趨白熱化,荊南軍的驍勇善戰,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但無所謂了,等到東城和西城的兩支軍隊殺過來,一切便全都結束了。

    現在,他已經不需要再冒什么風險來改變戰局了,他握有絕對的優勢,需要改變的是白敏中,如果白敏中沒有什么后招的話,那么結局也就這樣了。

    可是白敏中還能有什么后招呢?

    如果有,怎么可能讓東城和西城失守,讓賀章和蔡全殺進城內去呢?

    代超突然有些索然無味起來。

    如果說當年的白敏中還算是一頭老虎的話,那么現在的他,最多算是一只病貓了,而且還病得不輕。

    再厲害的猛獸,不經常捕食,他的本能也會褪化。

    再鋒利的兵器,不經常磨勵,也會生銹。

    白敏中就是典型。

    他瞇起眼睛,看著被荊南士兵簇擁著在戰場之中廝殺的模樣,那種英雄遲暮的感覺,讓代超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憐。

    這世道,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啊!

    想想這幾年間,多少過去的老英雄,老扛把子被這股滔天洪流給淹沒了。

    “節帥,節帥!”耳邊響起了呼喊之聲,將有些走神兒的代超給驚醒了過來。

    “什么事情?”代超有些惱火地盯了一眼身前的軍官。

    “節帥,剛剛斥候來報,田國鳳的軍隊,距離江陵府,只有十里左右的距離了,算上他回程的時間,只怕馬上他們就要到了。”軍官顯得有些憤怒。“他們倒還真會選時間。”

    “的確會選時間!”代超冷笑了一聲:“想來摘桃子嗎?可惜來晚了一點時間,江陵府已經握在我手中了,用不著勞動他們了。乘興而來,敗興而歸,想來到時候老三的臉色一定不會好看。”

    “可是這個關口他們趕到了,硬要分一杯羹,我們怎么應對?”軍官道。

    代超從懷里摸出一面金牌:“持我的令牌去,讓他們就地休整,等待進一步的命令!”

    “節帥,聽說那田國鳳可是有名的渾人!”軍官接過了金牌,道。

    “這是大梁級別最高的金牌,見金牌如同見到圣上,他田國鳳除非想造反,否則就得乖乖地聽命令。”代超冷哼了一聲:“你說他田國鳳是個渾人?我看不見得。此人精明著呢!你見過一個山匪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便一躍成為我大梁的高級軍官?難道大梁的高級軍官這么不值錢嗎?他是假莽撞,真聰明!”

    “屬下馬上就去!”看到代超突然憤怒起來,軍官嚇了一跳,大聲應命,轉身跳上戰馬,帶著一小隊騎兵匆匆而去。

    沒走多遠,這名軍官便看到了數名斥候迎面而來,這不是他們的部屬,而是隸屬于田國鳳所部的,見到了他們這一隊人馬,這些斥候甚至還大笑著沖著他們揚手打了一個招呼,這才疾馳而去。

    “末將關宏峰,代帥麾下親兵營牙將,見過田將軍!”關宏峰一躍下馬,小跑著到了田國鳳的身前,拱手自我介紹道。

    田國鳳瞥了他一眼,既沒有答話,也沒有下馬,依然緩緩策馬而行。他不停,他麾下的兵馬自然也不會停。

    “田將軍!”關宏峰無法可施,只能把心一橫,橫身擋在了田國鳳的身前,張開雙臂,將剛剛自我介紹的話,又大聲地說了一遍。

    “不想死,就讓開!”田國鳳勒停了馬匹,冷冷地道。

    “田將軍!”關宏峰從懷里掏出金牌,高高舉起:“代帥命令你部,就地休整,沒有命令,不得再向前一步。”

    “老子可不是你們代帥的手下。”

    “田將軍,你可看清楚了,這是大梁皇帝陛下的金牌,見牌如見圣上,便是三殿下在此,也得奉令。”

    “要是我不奉令呢?”田國鳳嘿嘿一笑。

    “田將軍,你想造反嗎?”關宏峰咽了一口唾沫,硬著頭皮道。

    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田國鳳居然很認真地點了點頭:“你說得不錯,我正是要造反!”

    關宏峰傻呆呆地看著田國鳳,怎么也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是如此回答,看了田國鳳半晌,突然大叫一聲,轉身便跑。

    嗆的一聲,田國鳳掛在鞍橋之上的斬馬刀被摘了下來,寒光一閃,關宏峰的腦袋便高高地飛了起來,無頭的尸體還向前奔跑了好幾步,這才撲然倒下。

    刀尖一跳,那面金牌被田國鳳挑了起來,飛到了空中,在陽光之下閃閃發光,刀光再閃,金牌被凌空斬成兩截。

    關宏峰被殺,他帶來的一小隊騎兵大驚失色,不等他們反應過來,田國鳳的親兵們早已經舉起了手里的刀槍,砍瓜切菜地將他們斬殺在當地。

    “稟將軍,距離目標,還有五里!”一名返回的斥候策馬奔到田國鳳跟前,道。

    “全體下馬,緩緩而行!”田國鳳翻身下了馬,牽著自己的戰馬,向前走去。二千余騎兵齊唰唰地翻身下馬,隨著田國鳳向前走去。

    “現在陳富離我們有多遠?”

    “距離我們十里!”

    “傳令給他,加速前進!”

    江陵城下,戰斗已經愈來愈激烈,或者是因為已經被梁軍攻破了兩面城池,北門之外的荊南軍反而更加地兇狠了起來,上至白敏中,下至最普通的士卒,如同一個個受傷的惡狼一般,爭先恐后地向前沖殺著,居然慢慢地占據了上風。

    也或者是梁軍那些吼叫著殺進江陵城,三日不封刀的聲音,刺激了這些荊南軍,情知今日無幸,干脆就拼死一搏,臨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居然暴發出了比平時要強上幾倍的戰斗力,舍生忘死地向前沖殺起來。

    代超對此不屑一顧,這樣的激情,他這一輩子不知見過多少次。

    可激情就是激情,來得猛烈,去得也快,是斷然不可能持久的。別看梁軍現在似乎被殺得節節倒退,但陣形不亂,韌性極強,只要消磨得對方激情消褪,那就是反攻的時候。

    “節帥,田國鳳的軍隊到了!”一名軍官匆匆而來,低聲稟報道。

    代超勃然大怒,猛然回頭,地平線上,已經能看到田國鳳的軍隊的身影了。

    “混帳東西,無法無天!”

    可是罵歸罵,現在他還真沒有什么辦法了。田國鳳連圣上的金牌都不理會,那自然也不會把他放在眼里。他是朱老三的心腹愛將,而自己是朱友裕的岳父,兩邊早就已經擺明車馬競爭了,對方又豈會在乎他?

    如果有機會,代超是真想將這個混帳東西連同他的軍隊一起給干掉。

    “上馬!”距離前方戰場里許,田國鳳翻身上馬,高高地舉起了手中的斬馬刀,忽啦啦的一陣陣的甲葉碰撞之聲,兩千騎兵齊唰唰地翻身上馬。

    田國鳳回頭看了一眼,地平線上,陳富率領的主力步卒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他無聲地咧開大嘴笑了一聲,回過頭來,大吼道:“跟著我,沖鋒!”

    二千匹戰馬,先是小跑,接著加速,愈來愈快,奔跑之中,漸漸地形成了一個三角錐開的攻擊陣容。

    蹄聲隆隆,聲震天地。

    城頭之上,丁慈放下了手里的單筒望遠鏡,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直覺得背心里涼嗖嗖的,不知什么時候,衣服早就被汗水給濕透了。

    城頭之下,一刀砍死了一名敵軍的丁儉,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田國鳳終于是按照預定的時間趕到了。

    代超回頭,臉色劇變。

    田國鳳是沖著他來的。

    “好賊子,好狗膽!”這一瞬間,代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朱友貞膽大包天,居然想在這個時候不但摘了自己的桃子,還想做了自己。

    雙方距離太近,代超此時已經不能做出任何其它的反應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總是有留下一部預備兵力在身邊,這一次留在身邊的是一千騎兵,哪怕是現在自己的軍隊被荊南軍殺得步步后退的時候,自己也沒有投入這支力量。

    勒轉馬匹,代超厲聲吼道:“迎敵,迎敵!”

    田國鳳哈哈大笑,一里距離,他的二千騎兵已經跑起了速度,而對方,卻是萬萬不能將速度加起來了。

    騎兵作戰,速度是第一要素。

    “干光他們!”田國鳳手中斬馬刀舞得風車一般,一頭沖進了梁軍騎兵當中,一團團的血霧隨著他的斬馬刀飛舞而起。

    戰場之上猝然而來的變故,讓本來就處在下風的梁軍一時之間都驚呆了,而對面的荊南軍卻是士氣大振,不快來的是誰,但終歸是他們的援軍了。

    城墻之上歡聲雷動。

    他們站得高,看得遠,除了已經投入的兩千騎兵之外,遠處,更多的步卒隊伍也出現了,他們打著的旗幟,與剛剛趕到的兩千騎兵是一模一樣的。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