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荊南之戰(上)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白敏中拉開了手中的單筒望遠鏡,遠處的情形瞬間便一目了然。

    首先映入他眼簾的便是烏泱泱的騎兵,只怕有數千騎之多,白敏中的手微微地抖了一下。手稍稍抬高一點,一面代字大旗驟然躍現。

    他緩緩地放下望遠鏡,啪的一聲合攏,聲音低沉地道:“擂鼓!”

    與此同時,在城頭之上,丁慈也緩緩地放下了手中的望遠鏡,與白敏中的鎮定不同的是,丁慈的手卻是抖得厲害。

    他站得高,看得更遠一些。

    除了那為數眾多的騎兵之外,還有一眼望不到頭的步卒。五萬大軍,在情報之中,只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但當真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那種鋪天蓋地的壓力,仍然如同山崩海嘯一般,讓所有人都為之色變。

    咚咚咚咚!

    上百面大鼓適時響起。

    緊跟著,一支支長長的牛角號亦隨之鳴響。

    鼓聲沉悶而壯懷激烈。

    號聲悠長而凄涼!

    兩者交匯在一起,一股悲壯的氣氛油然而生。

    論起兩軍交戰的經驗,這里沒有人能比白敏中更加豐富了。

    今日本就是背水一戰,沒有退路,如果士氣再為對手所奪,那這一仗,還未打,就先輸了三分了。

    鼓號之聲,亦提醒了前方的丁。

    一帶馬韁,他自隊伍之中一躍而出,來到了整個隊伍的最前方,掉轉馬頭,嗆的一聲,佩刀出鞘,高高舉起。

    “弟兄們,今日一戰,為我們身后的父老鄉親,為了你們自己的妻兒老小,為了我們荊南,為了我們大唐!”

    摘下頭盔,一手挽住自己的頭發,佩刀揮過,嚓的一聲輕響,竟是將頭發貼著頭皮削斷。

    成千上萬目睹這一幕的荊南軍不約而同的輕聲驚呼出來。

    身體發膚,受自父母,當眾割發,這可不是一件小事,特別是像丁儉這種地位的人。

    “今日之戰,要么勝利,要么死去,誓不后退一步。”

    白謙縱馬而出,與丁儉肩并肩策馬立在一起,亦是取盔,拔刀,挽刀,刀光閃動,頭發應聲而斷。

    “有進無退,死無旋鍾,保衛家鄉,保衛鄉梓!”

    丁雄躍馬而出。

    丁偉躍馬而出。

    荊南軍中,一個個的將領站到了兩人的左右,齊唰唰地重復著兩人先前的動作。

    “有進無退,死不施錘,保衛家鄉,保衛鄉梓!”

    先是數十名將領,然后是千百名士兵,接著是全軍一齊怒吼起來,怒吼聲從城上,慢慢地漫延到了城上。

    震耳欲聾的吶喊之聲,綿延不絕。

    代超勒停了馬匹,側耳傾聽著遠處傳來的吶喊之聲,臉露冷笑之色。

    “荊南軍的士氣似乎還不錯!”賀章低聲道。

    “打仗可不是比誰的嗓門大!”代超不屑一顧地道:“但愿他們在兩軍交戰之后,還能喊得出來。”

    “到了那個時候,喊肯定還是會喊的,不過多半是喊饒命吧!”蔡全大笑道。

    遠處數名斥候快馬奔回。

    “回稟大帥,荊南軍約兩萬眾,于城下列陣!”斥候拱手道。

    “城下列陣!”代超先是一愕,接著大笑起來:“白敏中倒也還有幾分豪氣,居然敢于我野戰,也好,倒也省了我不少功夫,江陵城中,現在最多還有甲士兩萬人,白敏中居然全都拉到了城外與我拼死一搏,置之死地而后生,不錯不錯,我倒是要高看他幾眼了。”

    “大帥,既然此人將精銳全都拉了出來,城中防守力量必然薄弱,只怕多半都是青壯,這可是好機會!”賀章喜不自勝地道。

    “白敏中也是老于行伍的人,怎么會做出這樣的自殺舉動?”蔡全不解地道。

    “這些人在本地稱王稱霸慣了,不知外面天地為何物?自以為兵精糧足便無視天下英雄,今日我們便讓他看看,什么是真正的精兵強將!”代超冷笑:“他是想一舉擊潰我中軍主力,從而挫敗我們這一次進攻江陵府的企圖。也罷,我給他這個機會。”

    “請節帥吩咐!”賀章,蔡全二人拱手道。

    “賀章,你率兩萬兵馬,進攻東城。”

    “蔡全,你率一萬兵馬,進攻西城!”

    “我親率兩萬中軍主力,與白敏中好好地做過一場。南門,我留給他們逃跑用。”

    “遵命。”賀章蔡全兩人一拱手,帶馬離開了中軍。隨即,兩支兵馬一左一右,分兵向著東西方向而去。而梁軍中軍卻仍然在騎兵的引領之下,依然向著北城方向挺進。

    距離里許左右,梁軍中軍號角長鳴,移動的大軍停頓了下來,開始整頓隊形。兩萬大軍之中,光是騎兵便超過了五千騎。

    北軍多騎兵,梁軍雖然比不得李澤麾下騎兵眾多,但騎兵的數量,仍然不是荊南軍能比的,更重要的是,梁軍的戰馬,比起荊南軍的戰馬,基本上都要高出一個頭來。

    這也是代超沒有將荊南軍放在眼中的原因所在。

    如果對方據城而守,他還會覺得有些傷腦筋,但如果是野戰,他還真沒有將對方放在眼中。

    騎兵列前,步卒于后,代超準備用騎兵一舉沖垮對方的軍陣。

    “擂鼓,騎兵,沖陣!”

    代超瞇起眼睛打量了一下背靠堅城立陣的荊南軍,沒有過多的猶豫,便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轟然的吶喊聲中,梁軍最前方的約一千騎驟然加速,向前沖來。在他們身后,第二波一千騎兵則策馬緩步小跑起來。

    雖然只有一小半的梁軍騎兵發起了沖鋒,但幾千支馬蹄子同時踩踏在大地之上,大地亦是忍不住顫抖起來,整個城墻似乎都在晃動。

    丁慈咽了一口唾沫,舉手大呼道:“投石機,放!”

    轟響聲中,城內數十臺投石機長長的擲臂高高揚起,一個個的網兜飛上了天空,網兜中的鋒利的石片在空中掙脫了束縛,帶著尖厲的嘯聲旋轉著飛向了狂奔而來的騎兵。

    三百步,一支支的強弩弩箭自城頭之上飛出。

    飛舞的石片擊中了狂奔中的騎兵,慘叫聲中跌下馬來,不等他們做出第二反應,已經被后方的騎兵踩在了蹄下,待得這一波騎兵策馬奔過,地上只剩下了一團團的肉醬。

    強弩自騎兵群中飛過,擊中第一個人之后,其勢未衰,帶著這個騎兵倒飛而出,又扎中第二人,撞飛第三個。

    上百騎消失在沖鋒的隊伍之中。

    荊南軍屹立于原地,絲毫未動。

    馬蹄踩在了看似空曠無一物的地上,叮的一聲幾不可聞的響聲,一根半尺有余的鐵桿突然從地上彈了起來,與之相連接的是細細的鋼絲,而鋼絲的另一頭,則系在丈余開外的另一根鐵桿之上。

    嚓嚓的響聲伴隨著的是戰馬的哀鳴倒地,細細的鋼絲在奔馬之前,卻鋒利如刀,輕而易舉地將戰馬的蹄子給切了下來。

    戰馬一倒,馬上騎士自然也就倒了下來。

    距離荊南軍三百步,也不知地上被埋了多少這樣的機關,橫七豎八毫無規律可尋,似乎到處都是這樣細細的鋼絲。

    比起發射緩慢的投石機和強弩,這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兒,卻給梁軍騎兵造成了更大的傷害。

    當然,鋼絲很細,在受到了如此巨大的沖擊之下,雖然完成了削割馬蹄的任務,它們自己也旋即被大力崩斷。

    后續的騎兵,躍過了倒下的戰馬,繼續向前發起了沖鋒。

    一百步,已經近在咫尺了,馬上的騎兵們將騎槍夾在了肋下,整個身體俯了下來,準備向著對方厚實的軍陣發起沖鋒。

    “起!”伴隨著一名荊南軍官的吼叫之聲。荊南軍陣之中士兵們從地上綽起了一根繩子,同時用力向后拉動。

    嘩啦一聲,地面之上彈起了一排排的木柵欄。

    這些木柵欄并沒有完全的立起來,而是呈一個四十五度角斜斜向上,每一根柵欄的前部都被削成了矛狀。

    戰馬嘶鳴著人立而起,但速度太快的他們,仍然無法停下前進的步伐,前排的戰馬重重地撞在這些木柵欄之上,肚破腸流。

    沖鋒的速度立時便被遏止了下來。

    “箭!”

    嗡的一聲響,密如飛蝗的弩箭從荊南軍中飛起,落向了這些速度幾乎完全停滯下來的騎兵。

    唐軍的弩機以及破甲錐。

    代超的嘴角抽搐了幾下,荊南軍的小花招竟然如此之多,千余步的距離,第一波沖鋒的一千余騎兵,沖到了距離敵陣僅僅只有百余步的時候,竟然就倒下了一半。

    “騎兵,出擊!”丁儉揮向刀前,丁偉丁雄一聲吶喊,躍馬而出,荊南軍在城外僅有的兩千騎兵在兩人的帶領之下,吶喊著沖了出去。

    他們毫不費力地切入到了亂成一團的梁軍第一波騎兵之中,手中的刺槍兇狠地刺出,將對手一個個挑下馬來。

    然后,他們迎來了梁軍的第二波一千騎兵。

    “技止此耳!”遠方,代超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他幾乎用了近一千騎兵的代價,才換來了與對手短兵相接的機會。他揮了揮手,第三波,第四波騎兵又依次躍出。

    丁儉沒有看前方丁偉丁雄所率領的兩千騎兵與對手的鏖戰,而是厲聲喝道。

    “架槍,向前!”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