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狹路相逢勇者勝(下)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曹彬在看到申誼認旗倒下去的那一刻,立即就下令發動了沖鋒。本身他們距離戰場只有千余步的距離,如果任由唐軍驅趕著申部敗兵倒卷回來,反而會影響到本陣,會讓他的騎兵缺乏發動沖鋒的空間。

    唐兵的強悍超出了他的想象。

    現在他終于覺得淮南龔云達輸得一點也不冤,并不是這個家伙是個酒囊飯袋。李澤在江南落子的時候,遠比他們想象的要早,否則,這些北地的驕兵悍卒不可能無聲無息地在揚州聚集了如此之多。

    號角聲聲,既是沖鋒的命令,亦是給申部敗退下來的士兵們示警,讓開道路,否則必然會成為騎兵沖鋒道路上的冤死者。

    上千騎兵一旦沖鋒,是不可能停下來的。他們只可能摧毀攔在他們面前的所有東西,直到他們力竭。

    他相信這些士兵們知道該怎么做。

    因為在平素的訓練之中,像今天這樣的情況,并不是沒有進行過訓練。

    果然,在聽到號角聲后,那些敗退的申部士兵立即向著左右兩邊涌去,在這個過程之中,幸存的宣武軍軍官們會盡量地在敗兵之中恢復建制,然后加入到左右兩翼的戰斗中去。

    這,便是一支強軍該有的標志。

    就算是敗了,也需要在失敗的過程之中尋找到為數不多的反敗為勝的契機。

    而讓曹彬更為驚嘆的是唐軍的反映。

    他們絲毫沒有被剛剛的勝利而沖昏頭腦,沒有死死地咬著申部敗兵的尾巴進一步地擴大勝利的果實,如果他們這樣做了,在剛剛申部突然左右轉向之后,他們肯定就會暴露在騎兵們攻擊的范圍之中。

    似乎在申部剛剛被打崩的那一刻,他們就知道曹彬會馬上發起騎兵沖擊一般,他們用最快的速度在道路的正中間,立起了方陣。

    大盾如墻。

    長矛如林。

    近千人的唐軍先鋒,此刻縮成了一個如此緊密的方陣,在如雷的馬蹄聲中,巍然不動。

    在他們身后,任曉年帶領著的兩百騎兵義無反顧地沖了上來。

    任曉年看起來很輕松。

    葛彩雖然受了傷,但拄著刀站在方陣中央的她,看起來也很輕松。

    左右兩翼的劉元與秦疤子似乎沒有看到中央的本陣馬上就要遭到上千騎兵的狂暴攻擊,仍然在一心一意地與對面的宣武軍纏斗。

    曹彬沖在隊伍的最前面。

    他突然發現有一些不對。

    因為對面任曉年所部騎兵所騎的戰馬,居然都蒙上了眼罩。此刻的沖鋒,完全仗著馬上騎士嫻熟的控馬技巧。

    李澤的騎兵一向都比其它勢力要強得多,因為他總是能得到最好的戰馬以及大量的番夷武士的加入,在這一點上,他是具有先天優勢的,但這并不是任曉年現在表現如此反常的理由。

    有鬼!

    只是曹彬不知道這個鬼到底在哪里,會是什么!

    下一刻,他知道了答案。

    任曉年手中多了一個黑乎乎的玩意兒,那玩意兒后頭墜著短短的一截繩索,繩索此刻正哧哧地冒著火星,借助著戰馬狂奔的勢頭,任曉年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手里的黑砣砣向著對面的宣武軍騎兵仍了過來。

    丟出手之后,他一夾戰馬,已經是向著一側斜繞了過去,他狂奔而來,不是為了沖鋒與曹彬一決生死,只不過就是為了扔出這個東西而已。

    在他的身后,另外兩百名騎兵有樣學樣,扔出了手里的黑砣砣之后,分成了左右兩隊,從葛彩的方陣之前一劃而過。

    幾乎在他們扔出這些東西的時候,葛彩大聲吼道:“所有人,低頭,閉眼。”

    服從命令的習慣已經浸潤到了骨頭里的這些唐軍,下意識地低下了頭,閉上了眼睛。

    下一刻,猛烈的爆炸之聲響起了。

    猶如一個個九天霹靂在戰場之上炸響,每一聲炸響的同時,還伴著刺目的光芒。

    曹彬的戰馬是千里挑一的良駒,與曹彬相伴多年,可謂是心意相同,基本等同于曹彬的手腳,但在這一刻,本來應該服從頭腦的手腳,卻突然有了自己的思維,本能在這一刻,占了上風。它長嘶著猛然剎車,粗壯的四蹄在地上刨出了深深的印子,然后側轉身子,向著另一側奔去。

    曹彬耳朵里嗡嗡作響,兩眼淚水長流,幾乎不能視物。他

    他俯下身子,抱住戰馬的脖頸,盡全力地撫慰著戰馬,想讓戰馬恢復平靜。

    完蛋了!

    曹彬轉過頭,勉力地看向戰場。自己麾下的上千身經百戰的騎兵,在這一刻,炸了。

    炸的不是他的士兵,而是他們胯下的戰馬。

    連二接三猛烈的爆炸之聲,每一次爆炸所帶著的炫目的強光,都足以讓戰馬失去控制。本來猶如洪流一般的騎兵沖鋒,此刻已經看不出模樣了,馬上騎士們無法控制住他們胯下的戰馬,只能任由著戰馬帶著他們四處亂竄。

    曹彬猛揉著眼睛,兩眼赤紅的他勉力能看清楚戰場之上的場景了。

    他知道,他的部下現在的處境,不會比他好到哪里去。

    難怪,難怪對方會給馬蒙上眼罩子,想來他們的戰馬耳朵也被堵上了,原來他們用的是這一招。

    鼻間傳來了熟悉的味道。

    那并不陌生。

    每到過年的時候,家里的孩子們都會玩的藥發傀儡而已。

    只不過,不該有這么大的聲響啊!不該有如此的強光啊!

    看著如同沒頭的蒼蠅到處亂竄的宣武騎兵,任曉年放聲大笑,俯身一把扯下戰馬的眼罩子,手中大刀前指:“殺敵!”

    兩百騎兵匯成一股洪流,如同一柄利刃一般向著前方沖殺而去。

    與此同時,葛彩亦是橫刀高舉,大聲喝道:“殺敵!”

    剛剛緊密的方陣轟然散開,一隊隊的士兵依舊組成了長矛,刀盾,弩手的結構,殺向了戰場的前方。

    敵人的騎兵全亂了。

    這一刻,不但他們的戰馬看不見,連騎手本人,雙眼只怕也無法視物。

    此時不殺,更待何時?

    宣武騎兵們此刻別說是殺敵了,能勉力騎在馬上就不錯了,他們一個個地抱著馬脖子,只能任由戰馬帶著他們四處亂竄,聽天由命。不時會有戰馬因為不能視物又沒有騎手的驅策而被地上的障礙物絆倒在地。

    高大的戰馬重重地摔在地上,可不是說爬就能爬起來的,有的更是在倒下去的時候折斷了蹄子,為數眾多的騎兵由于不能及時脫離馬鞍而被龐大的戰馬給死死地壓住。

    任曉年快意地大笑著,手中的斬馬刀每一次揮出,都會帶起一蓬血花。

    大勢已定。

    任曉年早前扔出去的是北地剛剛弄出來的新武器。

    李澤很想弄出威力巨大的火藥出來,很可惜,到了現在,投入巨大,收獲卻很少。造出來的東西,與他映象中的火藥完全不能同日而語。他沒有想過能造出火槍,造出大炮,事實上,最初步的火槍,并不見得就是強弓硬弩快馬的對手。就算是只能造出一些土炸彈,也足以讓他高興。

    可即便是這樣的要求,也不是短時間內能有成效的。

    任曉年手里的東西,不過就是大號的二踢腳罷了,不過里面另外摻加了其它的一些東西,讓他的響聲更大,另外兼有了強光爆閃的功能而已。

    這玩意兒炸不死人,但能嚇死人,即便嚇不死人,也能嚇到馬。

    不管是人還是動物,對于從來沒有碰到過的東西,總是心懷恐懼的。

    今日一戰,更是大獲成功,猝不及防之下,曹彬吃了大虧。

    火藥,很早就有了,但想要讓他具備強大的殺傷力,終是不能一蹴而就,李澤只能讓手下在黑暗之中慢慢地摸索前進。

    宣武軍全線崩潰。

    當曹彬抱著馬脖子狼狽逃竄的時候,戰局便已經毫無懸念了。

    任曉年率部追殺了十余里之后,這才收兵而回。

    曹彬短時間之內,是休想再來找他的麻煩了。很可惜,要是將這個家伙今天宰在了這里,必然會重創宣武軍的士氣,此人在宣武軍那邊,可是赫赫有名的戰將。不過赫赫有名,也代表著此人經驗極其豐富,不僅是勝利的經驗,打敗仗的經驗同樣也不少。

    軍醫有些發愁地看著葛彩甲胄之上的那柄匕首,手有些顫抖,竟也是不敢去拔,看匕首扎入的程度,只怕傷到了內俯,別看葛彩現在還神彩奕奕的,或者在拔出匕首的下一刻,她便會倒下。劉元也是臉色鐵青,拄著刀站在葛彩身邊,手微微有些顫抖。

    “葛校尉,你真的沒有感覺什么?”軍醫問道。

    葛彩搖搖頭,看著他有些來耐煩地道:“快動手吧,這玩意兒總不能一直插在我肚子上吧?你不是軍醫嗎?”

    軍醫搖搖牙,伸手握住了匕首。

    聽天由命。

    拔了或者還有救。

    不拔,時間一長,還是會要命。

    一聲大叫,他抽出了匕首,血緊跟著被拔出的匕首流了出來,也顧不得對方是個女子了,就用手里的匕首割斷了葛彩腰間的束甲絲絳,掀起了胸甲,然后再用匕首哧啦幾聲割開了傷口附近的衣物,血肉模糊的傷口便出現在他眼前。

    “老娘還有救嗎?”葛彩有些心虛地問道。

    軍醫栓視了傷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半晌沒有作聲。

    “老娘還有沒有救?”葛彩惱怒地問道。

    “恭喜校尉,并無大礙,并沒有傷及內腑,只是皮外傷。”軍醫很是感慨,葛彩很胖,很壯,肚子上的肉很厚。這一匕首對手下手極狠,但有了甲胄的阻擋,再有了這些肥肉抵擋,沒有傷及內腑,要是換一個瘦的,估計麻煩就大了。

    “果然胖子好啊!”劉元喜笑顏開。

    “咣”的一聲,一個頭盔從地上飛了起來,重重地砸在劉元的腦袋之上,一聲慘叫卻是被更多的轟笑之聲所包圍。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