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一舉兩得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老百姓的確是富起來了。

    特別是以原成德和橫海節度使轄區之內。

    這兩個地方,也是李澤現在統治的核心區域。

    不管在什么時候,咱們的老百姓都有存錢的習慣,習慣性地將錢屯在家中以備不時需。

    對于李澤來說,存錢是一個好習慣,但他卻并不喜歡大家將所有的錢都存在家中。

    錢,要讓他轉起來,才能發揮他最大的功效。

    所以他迫切地希望大家在留下一部分棺材本兒之后,能將手里的錢都用起來,這樣才能讓市場更加的有活力。只有買的東西更多,才有可能生產出更多的東西來。

    對于一個曾經的資本運作的頂尖高手來講,看著大量的錢閑置,他便有一種心疼到死的感覺。

    他缺錢啊!

    不管朝廷每年能賺多少錢,李澤似乎都處在一個缺錢的狀態之下。

    剛剛納入統治之下的平盧,現在急需要大筆的投資,不管是恢復民生經濟,還是創造就業機會,抑或是修路鋪橋,大興水利,都需要大筆的金錢投入進去,更何況,他還在膠州灣籌建著第二個大型的港口。

    這每一筆的預算,都是以千萬為單位的。

    朝廷拿不出來。

    當然就得想想辦法了。

    而在另一個層面之上,李澤又面臨了一個新的問題,在解決了統治區域內的那些超級大地主大豪紳之后,七八年的時間,在他的統治之下,一個新興的階層出現了,超級的大商人。

    就像金滿堂這樣的。

    他們正在形成一個個的超級托拉斯,在他們所從事的行業之內已漸成壟斷之勢。

    作為一個商人,金滿堂無疑是極聰明的,過去他長時間地處在一個戰戰兢兢求生的狀態,讓他能敏銳地意識到,當自己的實力過于強大的時候,必然會引起當權者的注意從而產生對付他的心理,所以便開始收縮自己的戰線。

    就像這一次出售他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開辟出來的新航線的海圖。

    如果他不出售這些海圖,毫無疑問這一條航線將為他所獨有,能繼續地享受著暴利,但他很清楚地獨特,每多賺取一份這樣的暴利,那么他的危險就多一分。或許不是現在,但將來的事情誰說得準呢?

    別看李澤現在對他是解衣衣之,推食食之,但如果某一天,李澤覺得他金家威脅到了統治的時候,收拾起自己來了,也是會毫不猶豫的。

    所以,他賣海圖,讓大家都摻合進來,雖然自己掙得少了,但相應的,自己也安全了。

    同樣的,他想讓盛隆錢莊退出武威錢莊,也是因為這個想法。

    從李澤的反應之中,金滿堂知道自己所擔心的,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因為李澤馬上就拿出了應對之道。

    很顯然,這件事情,李澤已經想了很久了。

    李澤對于當前這樣的狀況,當然已經考慮很久了。當一個階層的勢力強壯到一定的階段的時候,他們必然會有進一步的要求,這是不容置疑的事情。

    對于這樣的事情,他是極有經驗的。

    他耗費力氣將大豪紳大地主給打掉了之后,自然不想另一些新興的大財閥,對朝廷的統治構成新的威脅。

    大地主大豪紳對朝廷的統治威脅,幾乎可以說是赤裸裸的毫不掩飾的,他們利用土地和被束縛在土地上的百姓形成了一個個封閉的小集團,大量百姓對于他們的依附性使得他們能有效地對政權形成實質上的威脅。

    而大財閥對于政權的威脅卻是隱性的,他們總是在不動聲色地利用手中的錢財來培養自己的代言人。或者現在自己治下的這些大財閥們還沒有充分地意識到這一點,只是在無意識地做著這一件事情,但終有一天,他們是會反應過來的。

    李澤要分解這些大財閥,至少,不能讓巨量的財富,集中在極少數的一部分人手中。

    而博興商社這種模式,便是李澤認為的現在比較合適的一種。

    博興,最初是自己給契丹人的聚居地。而這些年下來,那里已經變成了一個各族人混雜居住的區域,不僅有契丹人,亦有大量的從其它地方跑過去的夷人,當然,也有為數不少的唐人。他們以養殖業起家,然后興辦了大量的毛紡廠等廠坊,在鐵勒的帶領之下,博興如今成為了北方最為有名的肉類生產地以及毛紡中心。整個大唐軍隊士兵的衣服,有三分之一,都是這里出產的。

    現在,博興已經將自己的觸角伸了出來,涉及到了遠洋海運,內河運輸,公共交通等。

    不過他們的運作方式,卻是最為特別的。

    博興的每一個百姓,都是博興商社的股東。

    在最開始這些人移居到博興的時候,他們是真正的啥也不懂,而李澤,便替他們設計了這么一個模式。所有人都拿出了自己僅有的財產,然后將這些財產集中到一起,成立了博興商社,財產有多有少,在博興商社之中占有的股份便有多有少,即便是他們的族長耶律奇,在整個博興商社之中,也不過占據了二成的份子而已。

    而在隨后的幾年里,更多的人移居到博興,這些人又出錢參股,當然,這個時候這些人拿出來的錢購買的股份,可就比最開始的昂貴多了。而博興商社又依靠著這些新鮮血液的加入進一步擴大了自己的力量,從而真正地開始走出了博興,成為了天下聞名的博興商社。

    但是,博興商社的股東,加起來超過了上萬人。而這些人來源更是多種多樣,博興的契丹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經過這七八年的發展,博興商社之中的話事人,已經愈來愈多的被后來進入的,更有經營頭腦的人將們置占據了。雖然他們中最大的股東,仍然是耶律家族,也有耶律奉澤這樣有頭腦的人物,但博興商社,永遠也不可能成為一言堂。

    這樣的大財閥,才是李澤最為放心的。

    李澤這么一說之后,金滿堂馬上就聯想到了博興商社的身上。他當然一直都很關心博興商社,因為這樣的一個有著特別運作方式的商社,與他們這些老牌商人,顯得太不一樣了。很顯然,李澤是希望自己麾下的盛隆錢莊,將來也成為這樣的一個聯合體而不僅僅是只掌握在金家手中。

    “李相,那您認為,金家在其中,握有多少股權才好呢?”金滿堂撕下了一條噴香的兔子腿,微笑著遞給了又來獻寶的李澹,這小家伙剛剛弄了一條中指長的魚,正自興奮得手舞足蹈呢。

    “我認為,三成足矣!”李澤道。

    “三成,會不會太低了?”金滿堂微驚:“李相,金家這些年來,還是培養了大批的善于經營錢莊的人才的,如果股份太少了……”

    李澤笑道:“在出售股份的時候,是可以預以一定的限制條款的,比方說,每一戶只能買多少股,多少年內不得轉讓等等,如此一來,你雖然只有三成股份,卻仍然能保持著對錢莊的控制權和話事權嘛!規則,是你自己制定的,不是嗎?”

    “這里頭的學問,似乎很深啊!”金滿堂若所所思地點頭道。

    “當然,現在夏荷正在思考這些問題,有時間你不妨與她多多探討一番。”李澤道。

    “那是自然要去向夏尚書請教的。”金滿堂笑道:“如此一來,盛隆的現金流可就異常充裕了,李相,我準備將這些錢往平盧等地去投資,不知李相意下如何?”

    李澤大笑,金滿堂總是這樣知情識趣。

    “不管是平盧,還是河套,現在相比起我們武威橫海區域來說,都差不多還屬于荒蠻時期,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有大把的機會可抓,金世叔,你的眼光讓人敬佩!”李澤大笑。

    “沒有李相指點,我哪有這些個想法!”金滿堂亦是笑容滿面:“今年我就把這件事兒落實下來,等一切妥當之后,我再起身往倭國去。”

    “什么時候去倭國,你自己作主,這不是一時半會著急的事情。是一個長期經營的過程。”李澤點點頭,“烤得差不多了,走,我們一起去小酌幾杯。”

    與金滿堂攜手向著李安國所在的方向行去,哪里,桃姨娘已經鋪好了一張碩大的毯子,各種各樣的小吃已經擺滿了。

    李澤很希望境內的那些其它的大財閥們,在看到金滿堂的動作之后,能夠自己醒悟過來而主動行動起來。這樣,就免得自己一個個去提醒他們了。

    當然,如果他們還不自覺,自己也可以適當地敲打敲打他們,這些家伙們現在可是有不知多少小辯子被內衛攥在手中了。

    朝廷現在需要大量的現金流投入到平盧,投入到河套,投入到那些邊州中去,而如果這些超級大財閥們,能夠這樣做的話,就能一舉兩得了,既解決了李澤心頭的擔憂,又解決了現在哪些地方缺錢的問題。

    金滿堂是一個標桿,他一動作,其它人應當能從中看出端倪來。

    這些人,那一個又不是人精兒呢!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