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水上布局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何掌柜的話,讓曾壽等人全都沉默了下來。

    他們起了這個心沒有?

    當然起過。

    眼下海上是越來越不好混了。跑海的船隊愈來愈大,想要劫掠這樣的船隊,是要冒著很大的風險的。事實上,在海上,這些大的商船船隊也隨時可能轉變成為海盜,劫了別人的貨物變成自己的。

    像曾壽他們這樣單純的海盜,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看著以前他們認為老邁的鐵鉤子潘沫堂枯樹發新芽,如今雄風勃勃,他們當然想再次投效,可是試探過之后,卻是只能失望而歸。

    一個人背叛過一次之后,想再次回歸,便很難再得到別人的信任了。

    曾壽他們背叛過潘沫堂一次。

    當時潘沫堂決定投奔李澤的時候,是希望曾壽他們一起跟著自己來的,這樣的話,他就有更多的船只,更多的水手,在李澤的面前,也更有面子,更有話語權。

    但是曾壽他們拒絕了,帶著各自的部屬各奔東西了。以至于潘沫堂最終只是凄凄惶惶地帶了一二十條船只,千把人來到了海興,其中還有不少的老弱婦孺。

    三年時間,潘沫堂終于再一次站了起來,如今他統率的艦隊,毫無疑問是這片大海之上的王者。

    他寧可去訓練新人,也不會再要那些背叛過他一次的人。

    曾壽甚至覺得,要是自己在潘沫堂的管轄區域內犯了什么事的話,他會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剿羅。要是被大唐水師盯上,曾壽不覺得自己跑得脫。

    何掌柜一句話戳到了曾壽的心窩子里,讓他不禁有些惱羞成怒。

    “投奔你們少帥,他有海鶻級的戰艦嗎?他有最新式的輪式戰船嗎?”曾壽哼哼道。“他能給我一個什么官兒?”

    何掌柜呵呵一笑:“現在沒有,但以后會有的。曾大當家的,你應當知道,我們向家的大小姐,馬上就要成為大唐皇后娘娘了吧?”

    曾壽一怔,他還真沒有聽說過。“有這事兒嗎?”

    “如果你還在這里呆上幾天,便會看到大唐的艦隊回港,他們就是去嶺南接了我們家的大小姐回來的。”何掌柜笑吟吟地道。“不瞞曾大當家的,現在我們嶺南,第一艘輪式戰艦已經在開始制造了,當然,海鶻級的戰艦以后我們也一定會有的。你如果肯投效過去,水師統兵官的位置是少不了你的。”

    曾壽怔怔地看著對方:“你們與李澤李相爺不對付!”

    何掌柜大笑起來:“談不上不對付,大家都是大唐的臣子嘛!只不過兩個人相處,總要實力對等才能贏得尊重,現在我們嶺南在陸師之上,自信不輸他人,但在水師之上,較之北邊的確差了不少,所以我們要補上短板,我如此坦承,曾大當家也應當感受到了吧?”

    “我需要考慮!”曾壽沉思片刻,道。

    “當然!”何掌柜道:“曾大當家的,你已經失去了一次機會了,希望你能抓住第二次機會,洗白的機會,不是時時都有的。”

    何掌柜拱手而去,屋里的一群海盜倒是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話說顧昌離開了曾壽等人之后,第一時間便趕回到了家中,二話不說,將老婆孩子叫了起來,一輛馬車徑直便駛入到了水師軍營之中,找了一間營房安定了下來。對于這些昔日兄弟們的作派,他是再也清楚不過的了。為了達到目標,他們的兇狠往往是出乎人的想象的。現在的自己可不像以前了,有的是軟肋讓他們戳。

    數天時間,一切平靜,顧昌在家中安排的人也沒有發現任何的意外,這倒是讓顧昌有些詫異,這些海盜兄弟們莫非是轉了性子了?五天之后,當停泊在港口里的幾艘海盜船起錨離去,顧昌也確認那些人都已經走了時候,心里還不免有些慚愧,看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曾壽他們的確想要利用自己,但對并沒有威脅自己的意思,自己太多心了。

    長出了一口氣的顧昌,將家人送回去之后,又迎來了新的任務。潘沫堂率領的龐大艦隊即將從嶺南返回,同船而來的還有未來的皇后娘娘,雖然現在他的身份,仍然只是向家的大小姐,但為了表示尊重,大唐宰相、親王李澤仍然會攜同王妃柳如煙親自到海興港口來迎接。滄州知州候震已經提前到了海興準備一應事宜,作為水師支使的顧昌,自然也要忙得團團轉。

    李相到了海興,當然不會僅僅為了迎接向大小姐,既然來了,肯定對這里的工作都是要視察一番的。大唐水師是以海興為大本營的,李相到了海興,這里,必然是要來的。

    顧昌的想法,很快便得到了映證。李澤到海興的第一天,便由滄州知州候震陪同,視察海興船廠等地。

    水師的駐扎地如今稀稀落落的,潘沫堂率領著水師幾乎傾巢而出,在水寨里,僅僅只停著幾艘需要維修的戰艦。當然,最讓李澤感興趣的,還是一艘正在安裝作戰裝備的剛剛從海興船廠里下水的新戰船。

    “這幾年水師迅猛發展,候知州居功甚偉!”李澤看著身邊,頭發全都白了的知州候震,道:“滄州幾乎是以一己之力,支援了水師的建設啊!從無到有,從弱小到強大,如今的大唐水師,可以說是這天下獨一份兒了。”

    李澤這句話倒不是矯情,滄州這幾年所有的財政收入,拋開最基本的民生設施之外,其余的,全都投入到了水師的建設之中,一艘戰船耗費極大,普通的一艘戰船便是數萬貫起步,像海鶻級的戰艦,更是十萬貫起步。

    “還是有賴以李相的政策支持啊!”候震笑道:“如今海興正在取代廣州泉州等地成為大唐第一大港,收入還是很可觀的。”

    “接下來,朝廷準備在平盧的膠州新建一個港口,滄州這邊,要大力支持啊,主要是建設港口、船塢的人才等,到時候候知州可不要小氣。”李澤笑道:“我們的水師出海,需要更多的基地,這樣,他們便能在海上巡航更長的時間,控制更大的區域。”

    候震點頭道:“這個李相盡管放心。錢到時候我們多半是拿不出多余的來,但人,只要那邊瞧上了的,我們這里都可以支援過去。海興這邊已經成了規模,有了制度,已經進入到了平穩的發展階段了。”

    “那就好!”李澤點頭道:“回頭你把這方面的人才擬一個名單給我。”

    “是,李相!”候震笑道:“說起這樣的人才,您眼前可就有一個,就是這位顧昌顧支使!他對于船廠、船塢的修建,對于造船、修船都有著豐富的經驗。這幾年來,顧支使的差事,可是沒有出過一點漏子。”

    “哦?”李澤轉頭看著顧昌,笑道:“那顧支使,可愿意往平盧膠州一行?那里可不像海興,現在是什么也沒有,去了哪里,一切都要從零開始。會很辛苦的。”

    顧昌躬身道:“不管去哪里,顧昌都會竭盡全力。”

    “好,我們大唐的人才,就要有這種甘于奉獻的精神,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去。當然,朝廷也不會辜負像你這樣的人,官職,爵位,薪餉,都會優先的。開拓者,總是要優先照顧的。”李澤贊賞了一句,轉身指著船塢里的一艘戰艦:“這艘戰艦便是海興船廠設計的適合內河作戰的戰船嗎?”

    “是的,相爺!”顧昌道:“海上作戰與內河作戰區別很大,水文,氣象也有著極大的不同,在這一方面,李浩李將軍已經摸索出了不少的經驗。這些戰船,便是專門為以后的內河作戰打造的。計劃一共打造五十艘,不過在我們海興,只造十艘,剩下的四十艘,將由揚州的揚子津船廠制造。那邊,也已經下水兩艘了。”

    “武器裝備上有什么區別嗎?”

    “區別還是很大的。”顧昌道:“這種內河作戰的船只,我們更強調了速度與靈活性,同時加強了戰船的防沖撞能力,設置了專門的撞角,反攀爬設置,同時,船上的投石機,我們設法減小了射程,加快了射速。總體上來說,內河作戰的船只,我們更強調近身作戰的能力。每艘船經過特殊的設計,可以多裝載五十名戰兵。李相,據我所知,南方的水師,與我們同樣大小的戰船,能裝載的戰兵遠遠不如我們,至于整個戰艦的戰斗能力,就相差更遠了。一旦我們的戰船形成規模,在長江之上,必然找不到對手。”

    “很好,江南作戰,我們需要一支強大的水師,我們需要控制整個長江流域!”李澤大笑道。“第一批五十艘戰船,然后我們會有第二批,第三批的”。

    “南方的布局,我們要以水師作為根基,以揚州作為大本營,將我們的力量,影響,投諸到整個長江流域。一旦勢成,則再也沒有什么力量能夠阻擋我們一統天下的步伐。”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