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戰揚州(下)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揚州的反應如此之激烈,手段如此之絕決,大大出乎了龔云達父子的意料之外,與此同時,揚州方面展現出來的軍事力量,也讓他們為之警惕。

    “父親,城內那些刺客以及那些暗中支持我們的商戶暫且不說了,如果他們早有準備,的確是難以成事,但龔昊和楊廣利帶領的可是我們淮南軍的精銳,一戰而歿,連龔昊和楊廣利也沒能逃脫性命,這就太不正常了。”龔彬看著父親龔云達,道。

    就在剛剛,揚州方面差人送來了龔昊、楊廣利以及城內那些有頭有面的人的腦袋,當然,還有一封措辭激烈強硬的決裂信,信中斥責龔云達背叛大唐,投靠偽梁,必然為天地所不容,揚州上下,絕不與其同流合污,而是要抗爭到底。

    “李澤在揚州方面利用金滿堂暗中滲透之事,我們一直是知曉的,但是萬萬沒有想到,他們的勢力居然如此之大。”龔云達亦是心驚不已:“我們失策了,一招落后,步步落后啊!”

    “父親,不管怎么說,揚州我們是一定要拿回來的。”龔彬斷然道:“一來,淮南精華,半數以上盡在揚州,沒有揚州,淮南節度的份量便要大減。這會讓三殿下小看了父親,也會讓父親以后在三殿下面前沒有面子。二來,如果不盡快拔除揚州,李澤以揚州為據點,源源不斷地增源的話,麻煩就會越來越大,總之,時間拖得越長,對我們反而越不利。”

    “這一點,我當然知曉!”龔云達道:“不過既然是下定了決心要發動一場大的戰事一舉拿下揚州,反而更是急不得,一定要精心準備,兵馬,糧草等都要籌措妥當之后再動手,否則一旦打起來,不是這里出問題就是那里有漏子,戰事一旦拖延,只怕淮南境內,會有更多的反對者出現。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再輸,再輸一場,失掉的可不僅僅是顏面了。”

    龔彬點了點頭。

    “召集各州知州,各部將領前來商議吧!這一次我們要集結所有能集結起來的力量,一舉拿下揚州,誅殺梅玖,殺一儆佰。”龔云達站了起來,狠狠地道。

    武寧節鎮,徐州城。

    看著剛剛從淮南送回來的情報,朱友貞不由得搖搖頭,嘴里吐出了廢物兩個字。淮南歸順,本來是一件大喜的事情,但揚州舉旗分裂,卻是讓這件喜事變得有些尷尬起來。這就像小兩口正在舉行結婚大典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跑出來,說新娘子跟自己有一腿,這就讓人惡心了。

    “龔云達明確表示了不需要我們前去支援?”看著孫桐林,朱友貞問道。如果能借此機會插一腳進去,當然是最好的事情。

    “是的,他明確表示這件事情,他自己有能力解決!”孫桐林道:“最多一個月,他便能讓反賊授首,揚州回歸。”

    “但愿如此!”朱友貞道:“淮南數萬兵馬,而揚州不過區區一地,雖然富庶,但向來兵馬諳弱,縱然得到外部支援,卻也是實力有限。不過通過這件事可以看出來,龔云達對我們還是抱有戒心啊,雖然歸順了我們,但卻依然想把淮南弄成他自己的小王國,嘿嘿!”

    “這是難免的。”孫桐林笑道:“殿下,事情得一步一步的做嘛,淮南歸順,我們便可以集中力量對付鄂岳了,現在雖然淮南還有揚州事未了,但想來抽調出一部分兵馬還是可行的,另外,糧草也可以為我們提供一部分,如此一來,鄂岳遭到兩路夾擊,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會歸于殿下手中,淮南鄂岳武寧宣武天平連成一片,三殿下便有了基業之地,接下來自然就可以緩緩圖之,不管是繼續向南也好,還是回頭望北也罷,總是進退自如了。”

    “北望?”朱友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看向北方,好半晌,才轉過頭來,看向曹彬:“曹將軍,你說說,今年開春以后,李澤布置在前線的軍隊突然動作頻頻,大有發動大規模進攻的架式,他是準備開戰了嗎?”

    這是一個大題目,曹彬想了想,道:“殿下,依末將看來,李澤在今年向我們大梁發動大規模進攻的可能性是并不存在的。如果真要打,反而不會是這樣全線都動的,現在的動作,更大的可能,是要給我們制造一些壓力。李澤麾下一直在打仗,而且他們的對手,都極其強悍,雖然他們最終都獲得了勝利,但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的。休養生息應當是他們現在的主旨。不過,在局部打一些小規模的戰事,倒也不可避免。”

    “你認為如果會在局部打一下的話,會在哪里?”朱友貞問道。

    “泰安應當是他們的一個選擇點。”曹彬想了想,道:“另外,袞海也會是他們的選擇之一,畢竟在平盧,李澤已經屯集了兩個衛的軍隊,很顯然這是有目的的。而且他們如果打袞海的話,也等于給我們出了一道難題。”

    “救還是不救的問題是嗎?”朱友貞一笑問道。

    “的確如此。”

    “當然要救!”朱友貞毫不猶豫地道:“這是多么好的插手袞海的機會啊!大哥將袞海的精兵強將都調走了,現在一大半在山南東道,一小半在長安周邊,袞海大本營倒是變得薄弱無比,李澤一旦開打,袞海必然招架不住,我們近在咫尺,當然有救援的義務。我那位大哥,現在一心想要謀求長安的衛戍大將軍之職,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殿下說得是。”曹彬猶豫了片刻道:“但是三殿下,請恕末將直言,如今我們雖然編練了大批的軍隊出來,但畢竟都是新軍,較宣武軍而言,戰斗力不在一個檔次之上,如果與唐軍正面對壘,獲勝的機會不大。”

    說到這個問題,朱友貞也有些無可奈何。但想要練就一支強軍,又豈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

    “接下來打鄂岳,我準備親自指揮。”朱友貞道:“宣武軍一概不動,我全都留給你。曹將軍,你坐鎮武寧,隨時準備救援袞海。”

    “宣武軍不動的話,殿下準備調那支部隊去打鄂岳?”曹彬道。

    “劉信達馬上就要回來了,他麾下數千兵馬,從平盧到泰安,一直在打仗,戰斗力不弱,他本身也是經驗豐富的大將。”朱友貞道:“另外,調田國鳳所部一萬人,也差不多就夠了。到時候淮南龔云達亦出兵,一個鄂岳,費不了什么大力氣的。”

    曹彬點了點頭。

    “打完鄂岳,這些兵,也就變成老手了,到時候,我會把這些老兵再給你調集一些,然后再補充一些新兵。”朱友貞仰頭想了想:“往南打,是占地盤,攏人口,也是練兵,練出來的精兵強將攢起來,準備對付李澤。”朱友貞笑道。

    “東南方向,向訓動作頻頻,到時候,必然會與我們有所交集。”孫桐林在一邊道:“這一點,也需要考慮到。”

    “這便是李澤籌劃的南北夾擊我大梁的計劃了。”朱友貞冷笑道:“不過向訓也不是甘于向他雌伏的主兒,到時候是李澤的助力與否,還得看看呢?孫公,你替我跑一跑江南觀察使,湖南觀察使這些地界兒。”

    孫桐林點了點頭。

    “一個月后,我便發兵鄂岳!”朱友貞道:“徐想馬上也要到武寧了,曹將軍,到時候他主持政事,盤活地方經濟,你主持軍事,時刻關注袞海。”

    “明白!”曹彬道。

    孫桐林想了想,拱手道:“三殿下,不可否認,徐想的確是一個治理地方的好手,但他在泰安的動作是相當激烈的,他的那些方法,在武寧,只怕不合時宜。畢竟武寧這里的豪門大戶對我們還是相當支持的。”

    朱友貞大笑起來:“等徐想來后,我會與他談的,讓他逼一逼也好,他來唱這個紅臉,我來扮白臉,武寧不是泰安,我們當然是要團結這些豪門大戶的,但是呢,也要讓他們知道,該出血的時候,就一定要出血。徐想的存在,對他們本身就是一個威脅,他們會老老實實地緊跟我的。”

    孫桐林一笑:“原來殿下早有打算。”

    “徐想學的是李澤治下那一套,但在我們這里,也是要分地方的。被打爛了的地方,這樣做無妨,但像武寧就不行了。”朱友貞道。

    “殿下早就有了成算,我也就放心了,明日我便啟程,先去淮南,督促龔云達迅速收復揚州,然后協助殿下攻擊鄂岳,然后便去江西,再去湖南,力爭促成這兩家聯合起來應對向訓的威脅,如果他們兩家能夠頂住向訓,我們便有了更多的時間。”孫桐林道。

    “有勞孫公。”朱友貞笑道。“要給他們鼓勁,等我拿下了鄂岳,整合了鄂岳與淮南之后,便可以直接支援他們了。告訴他們,如果愿意與我合作,一個王位,絕對是跑不了他們的。”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