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大獲全勝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李浩一船當先,沖出了敵人的先鋒船隊,隨著他一起沖出來的還有八艘戰艦。李浩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戰場,沒有沖出來的一艘,似乎是舵艙出現了問題,在原地滴溜溜地打著轉兒,幾艘傷痕累累的敵船逼近了過去,一副副錨爪被扔到了戰船之上,敵人正提著刀跳上了戰船。戰船之上立時便爆發出了激烈的肉搏戰。

    李浩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前方第二波的敵方船隊。

    “加速,沖過去!”他厲聲道。

    他并不太擔心身后,因為麾下的小型戰船已經沖了過去,加入了戰團,已經被打得七零八落的敵人最后的瘋狂,將很快就會被他們撲滅。

    唯一讓他有些操心的是這艘失去方向的戰艦能不能用最快的速度修好舵艙,加入到最后的戰斗之中。

    畢竟,他只有十艘大型戰船,少了一艘,戰斗力不免要大減。

    有了前鋒船隊的經驗,第二波敵船顯然變得聰明了一些,在最前方,他們派出了速度極快的小船迎了上來,這些小船機動靈活,在河面之上猶如泥鰍一般扭來晃去,很快便逼近了唐軍戰船,船上驟然燃起了大火,船上的士卒紛紛翻身跳下船去。

    船身微晃,這些小船靠著船頭的錨釘,釘在了唐軍戰艦身上,熊熊燃燒的火苗舔食著戰船的船幫。

    甲板之上的唐軍士兵提起了沉重的鐵錨,轟隆一聲便砸了下去,小船被擊穿,河水翻騰著涌進小船之內,火勢很快便小了下去。

    船頭的絞盤發出轟隆隆的響聲,一塊塊巨石被投擲出去,飛向更遠處的敵人大型戰船。

    飛得更散,戰線拉得極長的敵人戰船這一次有效地避免了更大的損失,數輪攻擊,只有區區兩艘敵人戰船遭遇到了重創。

    更多的敵船蜂涌而上。

    船身劇震,李浩的戰船左右兩側同時被兩艘平頭戰船撞中,操船的敵方將領顯然是水上老手,他們利用高超的駕船技術避開了李浩的正面,從兩個側面同時撞了上來。

    李浩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甲板之上,看到被撞破的兩側船幫,不由大是心疼。

    “加速,向前,擺脫!”他抽出了刀,從二樓指揮臺上一躍而下,咚的一聲落在了第一層甲板之上,此刻,從兩側,已有敵人源源不絕地涌上了他的戰艦。

    作為指揮艦,李浩的戰船被對手盯上很久了。此刻靠幫上來的,赫然亦是平盧的兩艘最大的戰船。這樣的戰船,一艘便能搭載一百余戰士。

    “殺!”李浩舉刀高呼。

    唐軍戰艦之上,先前似乎看不到太多的人手,但此刻,一個個的艙門驟然打開,從內里,一隊隊的唐軍涌了出來,殺上了甲板。

    降下的風帆突然升了起來,調整了風帆的角度之后,戰艦開始慢慢加速,竟是拖著兩艘掛靠著的平盧戰艦一路向上而去。

    在眾人看不到的底艙,一名赤膊軍官用力地敲打著面前的一面小鼓,他的身前,上百名同樣赤膊大漢兩手緊緊地抓著身前的扶手,兩腿蹬在前方的葉片之上,伴著鼓點,兩腿屈蹬,上身也隨著一俯一起。

    鼓點愈來愈急,大漢們踩葉片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而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戰艦的速度愈來愈快。

    船頭之上,李浩一刀將對面的一名敵人砍翻在地,在他的身邊,兩名親衛一人手持一面盾牌替他衛護著左右,使得他能夠專心致志地一心向前。

    戰艦上的唐軍,都只著半身甲,這種只重十余斤的半身甲對于士兵的戰斗力并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但對于士兵的防護卻卓有成效,相比之下,平盧士兵則完全沒有甲胄,有的甚至赤著膀子沖了過來。

    涌上李浩戰艦的敵人的數量,大約有三百人余人,而李浩的戰艦滿打滿算也只有兩百余人出頭,而戰斗人員還得減去底艙的那些力士,船頭之上,基本上是以一敵二。

    但在船頭之上,占上風的卻是唐軍。

    雙方的戰斗力在這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縱然是在船上這樣狹窄的空間之中,唐軍依然形成了有效的戰斗小組作戰模式,有人主攻,有人防守,就像李浩一樣,在他專心致志地砍敵人的時候,左右總是有兩名衛兵在替他防范著左右的攻擊。更有人站在高處,手持弩箭,一下一下地射擊著平盧軍士兵。這樣的弩箭手不多,但造成的傷害卻格外地大。

    李浩很看重這支水師,所以當初帶著這些人去海興特訓的時候,挑選的都是最為精銳的士卒,這些原本在陸地之上所向披糜的猛虎,在經過兩年的訓練之后,又就成了水上的蛟龍。

    甲板之上血流成河。

    平盧士兵越來越少,甲板之上,披著鐵甲的唐軍士兵卻顯得越來越多。

    當李浩將面前的一名大呼酣戰的平盧將領一腳踢下水去的時候,戰艦的速度也加到了最快,正前方,一艘平盧的小型戰船絕望地看著敵人高大的戰艦如同大山一般地碾壓了過來,一個個大呼小叫地翻身跳到了水里。

    伴隨著卡嚓嚓的聲音,這艘小型平盧戰船被李浩的座艦硬生生地給摁到了水里。一腳踏在船頭那個猙獰的虎頭之上的李浩,獰笑地看著那些拼命向兩邊游去的平盧士卒,被大船無情地給碾到了水下。

    這些人很難活命了。

    戰艦沖了出來,前方一覽無余,再也看不到敵人的戰船,李浩抬頭看了一眼正在熊熊燃燒的己方風帆,揮了揮手,風帆轟然落下,士卒們涌上去,亂刀齊下,斬斷了帆繩,將風帆掀到了水中。

    “轉舵!”李浩隨手在地上的一具敵人尸體之上擦干凈了刀上的鮮血,厲聲道。

    岸上的劉信達絕望地看著在數量之上占據著絕對優勢的平盧水師被唐軍水師肆虐,碾壓,眼睜睜地看著己方的戰船失去了動力,隨波逐流,看著己方的戰船熊熊燃燒,看著己方的戰船彼此擠靠在一起,船上卻再也看不到活動的士卒,看到僅剩下的一些戰船,再也顧不得與敵戰斗,在沖出了戰場之后,竟然再也不回頭,一路揚帳向著下游狼狽逃竄而去。

    黃河南岸,長達十余里的平盧軍防線之上,數萬平盧士卒親眼目睹了水師的慘重失敗,鼓聲不再,人人都是屏息靜氣,只是失望以及恐懼的表情,卻在每人個臉上浮現。

    而對岸,喝彩之聲動于九天之上,戰鼓隆隆聲中,一個個的步軍方陣緩緩向著河邊移動,水師大獲全勝,接下來,自然便輪到他們渡河作戰了。

    “傳領,準備戰斗!”劉信達咬牙切齒地厲聲怒喝道。

    水師敗了,但他還有黃河,還有寬達里許里的灘涂,淤泥等天然的阻隔。唐軍想要輕易上岸,仍然要先問問他答不答應。

    河面之上,唐軍水師已經開始打掃戰場,收獲戰果了。

    不少的平盧水師戰船被困在了河面之上,進退不得,此刻只能升起了白旗向唐軍投降,唐軍的小船在河面之上穿梭往來,手里拿著撓鉤子,但凡看到有人在伸手呼救,便是一撓鉤過去,將人鉤過來,拖上船來之后立即便綁了起來丟在船艙之中。他們綁人倒也極是機巧,一根細細的繩索將對手的兩根大拇指牢牢地一捆,便被對手再也無法生出反抗之心。

    這些水兵,能捉活的,便捉活的,這是李浩的命令。畢竟培養一個合格的水兵,可比培養一個合格的陸軍士兵要困難得多。

    水兵,說到底,還是一個技術兵種。

    當河面之上不再有浮浮沉沉的人頭的時候,唐軍水師開始將那些殘破的或者完好的敵人船只一艘艘牽了過來,然后將他們綁在了一起,那些大船的上層建筑被毫不留情地拆除,拆下來的木板,被鋪在了這些船上面。一條河上浮橋,從北岸向著南岸迅速地延伸過來。

    傷痕累累的唐軍戰艦緩緩地靠到了南岸之上,跳板放了下去,一隊隊的唐軍士兵踩著跳板上了戰船,作戰完畢了,現在他們又要作為運輸船將唐軍步卒運到對岸。光靠一條浮橋,是遠遠不夠的。

    “對岸有大約里許長的灘涂,淤泥地面,通過極其困難!”李浩看著作為先鋒的程緒,沉聲道。

    “劉信達沒有打擊浮橋,戰船的意思,就是想在這個地方大量地殺傷我們的登陸的士兵,在這樣的地面之上,前進困難,后退也不容易。”

    “我們所有準備!”程緒指了指正在登船的士兵,他們每個人的身上,都背著一塊塊的木板或者一捆捆的枝條,茅草。“辦法總比困難多。”

    “我能夠給你們提供一些遠程攻擊,但只有十艘船,能力有限。”

    “無妨,我們自己攜帶了大型投石機,過河之后便能組裝。”程緒笑道:“李中郎將已經立下了大功,讓我們大開了眼界,接下來,就看我們的了。”

    “拭目以待!”李浩大笑著,盔甲上的血和水,滴滴噠噠地掉落了一地。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