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明日有霧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細如牛毛的春雨無聲無息的在空氣之中飄揚,在雨中站得久了,身上的衣物,毛發,便都變得濕漉漉的,伸手在臉上一抹,便是一手心的水漬。春雨貴如油,春雨卻也沾人無聲,不知不覺便能把那絲絲寒氣,浸染到人的骨子里。

    拉扎站在黃云山主峰的波羅古堡堡頂,凝視著春雨之中,山下遠處唐軍林立的大營。他已經被死死地包圍在了這個地方。

    黃云山,波羅古堡,地勢險要,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戰略要沖,如果有足夠的資源,拉扎自信能在這里守上一年兩年啥的。

    但問題就在于資源。

    他現在沒有足夠的糧草了。

    自從被唐軍實施了戰略大穿插,整體包圍在了銀州之后,軍糧問題便已經凸顯了出來,到現在,數萬大軍被唐軍如潮的攻勢壓縮到了黃云山之后,他幾乎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摸了摸懷里吐火羅給他的最后一封信。

    哪是他還沒有被困在黃云山之前,由吐火羅的一名親兵潛入進來遞送給他的。

    信中,吐火羅詳細地跟他說明了眼前的態勢,說明了為什么他無法盡起麾下大軍前來救援他的原因。

    信里歉然之意躍然紙上,但內外透露出來的信息,卻是殘酷無比,他被放棄了。

    拉扎并沒有有什么憤怒的情緒。兩害相對取其輕,吐火羅的做法無可厚非。國內才是重中之得,對外戰爭,輸了也就輸了,只要能穩定住國內,一切便還有可以重來的機會。

    唯一讓拉扎有些痛心的就是,這一仗,怎么就輸了呢?

    現在想想,似乎從一開始,就墜入到了對方的一個圈套當中,鎮州李澤,對于這一場戰爭,并不是戰前吐火羅所想的那樣毫無準備,相反,對方是做好了一切應對措施的。或者在吐蕃還沒有下定決心打這一仗的時候,鎮州李澤便已經在布置這一切了。

    從這個方面上來講,這一仗,倒也輸得不冤。

    即便這一仗輸了,只要國內穩定,拉扎也以為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國運起起伏伏,本就沒有一直昌隆不倒的國度。但從吐火羅的信中,拉扎得知,德里赤南已經起了二心了。再加上吐火羅執政這些年來,對于王室,教派的打壓,國內看起來風平浪靜,實則上暗潮涌動,不知有多少人在暗中等待著機會。

    這一次的兵敗,便是反對者們絕佳的機會。

    從吐火羅啟動天火計劃,便可見一斑,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吐火羅是不會這么做的,他更希望能平穩地過渡。

    作為吐火羅最親密的戰友,他當然知道吐火羅是想取王室而代之的。

    天火計劃一旦啟動,國內必然大亂,再加上德里赤南心懷不軌,吐蕃的確處在極其危險的邊緣。

    吐火羅如果盡起大兵來救他,或者能將他救出去,但大軍損失慘重是必然的。一旦在安綏將主力損失殆盡,回到國內的吐火羅,是絕然沒有好下場的。

    眼下,自己雖然已經插翅難逃,但吐火羅卻是可以從容脫身的。只要他在,國內亂局應當便會被鎮壓下去,而自己的家族,自然也可以在國內依然高高在上。

    自己為吐火羅而犧牲,他自然也不會虧待自己的家族。

    “將軍,明日將有大霧!”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道。

    “明天,準備突圍!”拉扎聲音堅定地道。

    “不知有多少人能夠走脫!”老者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憂慮。

    “哪怕只是一個人逃回去那也沒有關系!”拉扎輕松地道。

    “奴軍和漢軍,戰斗意志恐怕不會太過于堅決!”

    “由不得他們了。”拉扎一笑:“明日大霧,他們堅決戰斗是死,退縮怕死也是一個死,在這樣的天氣條件之下,唐軍也分辯不出我們的主力在何方,也不可能有任何的留手,明天,是一場硬伏,也是一場分出生死之仗。走吧,與我們的將軍們,開最后一次戰前軍事會議吧!”

    古堡之內,不僅僅是各部的將軍,所有的中層軍官,也都一一到齊,一股子悲壯的氣息,在安靜的大廳之內無聲的彌漫著。

    “諸位,決死一戰吧!”拉扎沒有多說什么,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直截了當的道:“所有還能吃的糧食都拿出來吧,所有不能用來作戰的牲畜,全都殺掉。讓我們的士兵們吃上一頓飽飯,然后,為自己的命運去作戰吧!”

    “明日之戰,沒有什么具體的方略,各部就從自己的駐防之地,開始突圍。全面出擊,不留余力,告訴你們的士兵,這一仗,不是為了勝利,而是為了活命,不管是誰殺出去了,都不要回頭,通逃多遠就逃多遠。”

    “都去吧,為自己的命運作戰!”拉扎揮了揮手。

    一個個的將領們走上前來,與拉扎施禮作別,所有人都明白,今日之別,或者就是永訣了,到了明天,誰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活著。

    唐軍大營,李澤中軍大帳。

    在拉扎所部被逼進了黃云山并重重包圍起來之后,李澤便將自己的中軍行轅直接前移到了此地,在拉扎做最后的總動員的時候,這里,一場大型的軍事會議,也正在召開著。

    “明日大霧!”王思禮道:“沒有比這個時候再好的突圍時機了,鑒于拉扎糧草不繼,他肯定要做最后的困獸猶斗,明天,他肯定是要突圍的。”

    屠立春,老嘉,柳如煙等人都是點頭表示贊同。

    “縱觀圍山諸軍之中,右武衛現在實力略顯薄弱!”王思禮轉頭看向一邊的張嘉,不客氣地道:“沒有了李德統率的那八千騎兵,我認為,拉扎一定會選擇右武衛方向作為突圍的重點。”

    張嘉道:“王大將軍盡管放心,縱然我右武衛沒有了騎兵,但卻也有信心將對方阻隔于陣地之前,不讓他們越雷池分毫。”

    “不能有絲毫僥幸之心。”王思禮卻搖頭道:“李相,我建議,要從其它部隊之中調集支援隊伍補充進左武衛。”

    “不必!”李澤卻是搖了搖頭。“在我看來,明日拉扎的主攻方向,必然是我所在的方向。”

    眾人都是有些愕然。

    要知道,李澤所在的方向,正是唐軍實力最為雄厚的地方,不但有柳如煙統率的右千牛衛,更有李澤本人的親衛營,閔柔率領的狼騎,以及李瀚率領的陌刀營。

    沒理由拉扎會自行的往刀子上撞。

    “拉扎很清楚,他沒有路可走了。”李澤道:“即便他打破了我們的包圍圈,在接下來的追逐戰中,他仍然是一個死字,所以,此人會拼死一搏的。集中他所有的最為精銳的力量向我所在的地方發起攻擊。一旦在我這里取得什么突破,必然會吸引周邊我部前來支援,如此一來,他其它的部眾便有突圍而出的機會。不管能逃出去多少,但總是有機會的。”

    “犧牲自己最為精銳的部隊來為那些雜兵求得一點點逃亡的希望?”王思禮有些懷疑。

    “此時此地,無所謂雜兵和精銳的區別了。”李澤笑道:“如果他用雜兵來對付我,被我三下五除二地干掉了,對他們一點好處也沒有,他即便是集中最精銳的力量攻擊張嘉,但只要張嘉能頂住他一段時間,他又還能有什么作為呢?所以,我斷定,拉扎必然會率領最精銳的力量向我突擊。這三天來,我高張主帥旗幟,也就是等著他來。”

    “這些天來,拉扎所部與我軍各部都有交鋒,對于我軍的實力,他是有一個判斷的。”李澤接著道:“既然各處都沒有希望,那自然是要富貴險中求了,萬一他們運氣好,把我做掉了呢?那可是滿盤皆活了。哈哈哈!”

    中軍大帳之中,眾將也都快活地笑了起來,李澤身邊,匯集了唐軍最為精銳強橫的力量,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被一群殘兵敗將給殺到了主帥身邊,那當真是天大的笑話了。

    “準備作戰吧!決戰就在明白!”李澤揮了揮手:“干掉了拉扎,我們還要去靈州會會吐火羅,拿了我們的東西,得給我們還回來,不附加點利息,我也是不憚于揮兵去追一追的,吐蕃國內現在亂得很,亂中取利,我可是很感舉趣的。”

    眾將紛紛離去,柳如煙走在最后一個。

    “你小心一些!拉扎是下定決心不要命了,獅子搏兔,猶用全力,你可不要掉以輕心。”柳如煙有些不放心地看著李澤。

    “放心吧,你郎君我又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家伙。”李澤伸手揪了一下柳如煙精致的小鼻子,笑道:“這些年來,我的早課何曾斷過,我渾知的肌肉,可是充滿了力量,這你是知道的。”

    柳如煙輕笑著啐了一口,翻身上馬,道:“那我去了!”

    “去吧!你一個大將軍,別動不動就沖在最前頭。”李澤叮囑道。

    “將是兵的膽。”柳如煙大笑:“我打仗,就是這個風格,我們柳家,一脈相傳。”

    “你現在是李家的媳婦。”李澤佯怒道:“我已經給你的近侍下了命令了,要是你再沖在最前頭,回頭我就砍了他們的腦袋。”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