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安排妥當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抵達鎮州之后的李澤,卻是居住在千牛衛的軍營之中。

    曹信倒是喜氣洋洋。

    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李泌有了身孕的消息。

    燕九和金源兩人同時向他保證了這個事實,讓抵達鎮州之后的曹信,笑聲就沒有停止過。

    李泌難得的沒有穿上戎裝,而是換上了常服,坐在一邊臉上紅紅的,倒是讓習慣了她的冷艷的李敢等一些從秘營出來的人大為驚訝。

    “曹尚書看來得擺酒了。”李澤打趣地道:“我們也要準備一份禮物了。”

    “酒肯定是要喝的。不過禮物卻還是等孩子呱呱墜地之時再送吧!”曹信大笑:“曹璋那個混球,這個時候不在家,居然跑到河東去,不像話。”

    也難怪曹信開心,長子曹璋,以前就是一個書呆子,現在總算是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但做事做人,仍然是有著一股偏執勁兒。次子曹璟,倒是靈動,結婚也早,但在外面風流成性,這么多年來,也沒有給曹家添上一男半女,現在眼見著曹家下一代有了著落,而且是他最為重視的長媳所出,怎么能不讓他開心呢!

    一個家族的興旺,總是從子嗣眾多開始的。

    “曹尚書可不能責怪曹璋。”楊開在一邊道:“曹璋在河東的工作,還是著有成效的。我們義興社在河東打不開局面,是因為當地的阻力太大,我們的那些善于發動百姓的基層干部根本進不去,前期我們算是損失慘重,死傷了不少人。但曹璋就不同了,那些人膽子再大,也不敢把他怎么樣。現在我們可就指望著曹璋呢。千里長堤,潰于蟻穴,曹璋現在正在哪里挖墻角呢,今兒一個,明兒一個,總有挖塌他們的時候。”

    “楊開,我兒子現在在河東,就算說不上是虎狼窩,但也不是善地兒。韓琦李存忠這些人自然不會把他怎么樣,但下頭那些豪門世家,可都是一些無法無天的主兒,如果是以前,我也懶得關心這些,但現在可不同了,他要是少了一根寒毛,莫說我要打你的麻煩。”曹信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地對楊開道。

    楊開不由叫起撞天屈來:“曹尚書,你那兒子的性子,莫不是你不知道?他認準的事情,誰能拗得回來?你這個當老子的,半輩子都沒有拗過來,你覺得我能影響他多少?”

    曹信不由語塞。

    “再說了曹尚書,我們自然也做了萬全的準備。而且,您別忘了,你的長媳可是右千牛衛的中郎將,是衛尉寺的少卿,難道會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夫君身入險地?”楊開瞅著李泌道。

    “公公且放心吧,再不濟,郎君也不會有性命之憂的。”李泌在一邊道。

    李澤清楚曹璋為什么在河東不走,實在因為曹璋在哪里已經有了不小的成績。

    李澤推行的度田清丁,目的就是對付那些以宗族為核心聚集在一起的豪門大族。但在推行的時候,手段卻還是很巧妙的,極度類似于漢朝時期的推恩令。

    說白了,就是逼迫那些豪門大族分家。

    豪門大族集中所有的財富,權力來控制族人,這樣的模式,對于嫡系本支來說,自然是大大的有利,保證他們的根本利益不受到侵犯,但對于旁枝來說,就未必是福音了。他們終生只能被嫡系支配,為嫡系一脈效盡犬馬之勞,而且這種模式,還不是一輩子的事情,會一直這樣延續下去。

    旁枝他門就甘心情愿?

    并不見得。

    但如果執行李澤的政策的話,這些豪門就不得不分家。李澤最為重視的田產,他們就不得不分配到各支各房之中,每戶不得超過五千畝。對于那些動輒便擁田上百萬畝的豪族來說,真要按這個標準分配下去,只要沒有出五服,只怕都能分得不少的田產。

    這就是誘惑。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些豪族可以分產不分家。這在理論之上當然是可以的,但在實際之中,可就大不相同了。以前這些旁門別枝沒有田產,沒有財富,以切都要依靠宗族才能生存,根本就沒有話語權。而一旦他們擁有了相當的財富,也就擁有了話語權。

    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龍生九子,子子不同。

    做到了這一步,李澤其實就成功了大半。而在接下來的后續手段之中,便是繼續打壓本支嫡族,扶持旁枝別門,愈是與本家有矛盾的,便愈是會得到官府的支持。一來二去,分家出來的那些,便會對本家愈加的離心離德,兩邊矛盾便會越來越突出。最終,宗族這個怪胎,會在官府的刻意引導打壓之下分崩離析。

    曹彰在河東講學,吸引的就是這樣一批大族之中的庶子庶女,旁門別枝。

    他的身份不同,在河東,會受到打壓,排擠,但卻不會有人公然地對他做些什么,是以他在河東,一時之間倒是混得風生水起,追隨之者日多,而且追隨他的人,可不是什么泥腿子,而是一批在河東說起來都有面子有身份的人物。

    楊開在層基打不開局面的情況之下,現在就指著曹璋呢。

    幾個人打著這件事,打趣了一陣之后,終于言歸正傳了。

    “右千牛衛也要準備隨時投入作戰。”李澤在簡單地介紹了一下當前的局勢之后,對王思禮道:“你這里,有沒有什么困難?”

    “沒有什么困難!”王思禮斬釘截鐵地道。“左千衛三萬人馬,隨時可以踏上戰場。”

    李澤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左千牛衛三萬人馬駐扎于鎮州,趙州兩地,這兩塊地盤是李氏家族的根本,一向就是重點經營的地方,這兩地在推行李澤的政策之上也是最為徹底的,因為這兩地,最大的豪門就是李氏自己,另外就是像王思禮,袁周,尤勇這些人。

    現在這兩地,仍然是李澤治下最為富裕的地方,即便是像新興的武邑,在實力之上,也是無法與鎮州趙州相比較的。

    所以李澤壓根兒就沒有問錢糧方面的問題。

    一聽說馬上便要打仗,李泌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起來,坐在哪里,咬著牙盯著自己的肚子。當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她原本以為這兩年時間不會有大規模的戰爭,所以想趕著這個時間把生孩子這件事情辦了,豈料這娃娃剛懷上,這邊倒是準備要與吐蕃大干一場了。

    “什么時候開戰?”她問道。

    李澤瞧了她一眼,笑道:“你就別想了,今年肯定是不會。如果我們的預估不錯的話,最快也要等到明年三四月份。因為戰爭一旦爆發,首先受到沖擊的會是安綏這些邊鎮,在安綏這樣的邊鎮沒有向我們求援,或者說沒有完全被打垮的情況之下,我們是不好介入的。明年三四月份,你都顯懷了,還想上戰場?老老實實在家養胎吧!”

    李泌頓時一臉的懊惱。

    “以后有的是仗打呢!”作為公公的曹信立馬上來安慰道:“與吐蕃只不過是小打小鬧而已,讓他們領教一番我們的厲害,把他們逐出我們的地盤就要談判了,這樣的仗,打著沒意思。還是以后與偽梁朱溫較量會比較有成就感。這段時間啊,軍隊里的事情,你就別操心了。把心思多放在衛尉寺這邊好了。”

    曹信話里話外的意思,其實便是要李泌安心養胎了,只不過當著李澤等人的面,不好意思直接說出來罷了。

    “是,公公!”在曹信面前,李泌一向是很乖巧的。

    曹信欣慰地點了點頭。

    “明天的事情準備得怎么樣了?”李澤看向袁周。

    袁周微笑著道:“一切都已妥當。”

    “皇帝明天不會出現在朝賀當中。”李泌接著道。“他會適時地病倒不能理事的,所以明天的大朝賀,還是只能由公子你來主持。”

    李澤嘿地笑了一聲。

    鎮州別宮,李澤沒有去見皇帝,但薛平卻是出現在了哪里,與他一齊的,還有太常寺的卿正田令孜。

    “陛下,這一次的文武進士當中,還是有不少心懷忠義的人中試的。”薛平道:“特別是屈突通大將軍的后人屈忠能中榜眼,實在是讓人欣慰。不管是個人能力還是組織能力,他都表現出了遠超一般人的水準,李澤便是想掩也掩不住呢!”

    “好,好!”李儼臉上紅暈滿面,顯然也是極興奮。

    “薛尚書,聽說李泌懷孕了,這可是大好機會,能否想個辦法將負責陛下安全的人換成忠于陛下的人呢?比方說這個屈忠?”田令孜在一邊道。

    “有這樣的事情嗎?”薛平一怔,接著倒是喜形于色:“這的確是一個好機會,李相正在籌劃著與吐蕃一戰,這一次作戰的主力將是河東軍,此時提出要求,他倒不會駁了我們的面子。倒是可以試上一試。”

    說著話的時候,陶太醫端著一碗湯藥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

    “薛尚書,田卿正,陛下該喝藥安歇了。”陶太醫道。

    “陶太醫,陛下身體日漸康復,倒是辛苦你了。”看著精神健旺的李儼,薛平欣慰地道:“只要陛下康復能上殿理事,那于我們而言,可就太好了,很多以前做不了的事情,就可以明正言順地做起來了。”

    “份內之事。”陶太醫走到床邊,按著慣例,先舀了一湯匙自己喝了下去,這才將湯藥遞給了李儼。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