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收權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李澤曾經跟太子李恪大講特講過妥協的藝術,告訴李恪,政治,其實就是一個妥協的過程,在妥協之中尋找到矛盾雙方的共同點,然然圍繞這個共同點,大家求同存異,盡最大的可能維持住團結,以使得整個集團保有最強大的戰斗力。

    但李澤沒有告訴李恪,在妥協的同時,斗爭是必不可少的。李澤可以在細枝末節之上與對手妥協,讓出一定的利益,但在大政方針之上,他卻是絕對不會讓出半步的。

    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在最根本的政治制度之上,李澤不會向對手妥協哪怕一點點。

    大唐朝廷先前實行的制度不好嗎?

    那倒也不是。

    但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至少在現階段,李澤認為是極不妥當的。三省六部制在初唐和盛唐時期都發揮了極大的作用,但這是建立在一個前提之上的,那就是當時的朝廷具有壓倒一切的力量,皇帝仍然具有無上的權威,不談中央的直屬軍隊,便是分布于全國各地的十六衛,以及各折沖府,隨隨便便就可以拉出一支武裝來吊打任何一個敢以反抗中央的敵對勢力。

    盛唐之時的安西都護府,在兵力最多的時候,也只有三萬多人的編制,但就是這三萬多人的唐兵,卻控制著西域上千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威勢凌駕于當地數十個國家,讓他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就這么一點兵力,在維護著西域穩定的同時,唐兵還敢抽出兵力跟阿拉伯帝國干了一架,雖然這一架最終是打輸了,但卻也讓阿拉伯帝國看到了這個東方帝國的強悍實力,從而一直與唐帝國維持著友好的關系。

    這個時候的大唐皇帝是無比強勢的。

    這個時候對于皇權的限制是很有必要的。否則皇帝腦子一抽抽,指不定就干出什么不靠譜的事情來。

    但現在呢?與那時還有任何的可比性嗎?這個時候,需要的是一個強有力的領導團體,任何的掣肘的牽制只會讓己方的實力大量地被內耗掉,從而使得對外的力量減弱,進而影響到李澤的整個的大方略。

    李澤并不認為自己的智慧,包括政治智慧比薛平這些人高明,但他卻有著這些人一個無可比擬的優勢,那就是他清楚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的大體發展規律,清楚像中國這樣一個國家,擁有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是多么的必要。

    反對的聲音可以有,但絕不能影響到中央政府的大政方針。

    所以對眼前的政治制度改革,他是勢在必得。

    槍桿子里面出政權,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就算薛平這些人舌燦蓮花,在強悍的武威軍隊面前,他們的聲音怎么也高不起來。

    李澤看著薛平有些頹廢的模樣,知道短暫的激動之后,他也總算是想明白了這個關節所在,沒有實力,啥都白說。恐怕現在薛平就在思索,如何在現有的體制之謀求更大的利益和權利了吧?

    這個是可以有的。

    李澤并不在意在自己劃定的框架之內,給薛平等人一定的權力,畢竟在今后的道路之上,這些人也將是一個重要的助力和組成部分。將他們完全排斥在外,對自己也是不利的。

    “接下來,我要說的就是第二件事情了。”李澤的目光落在大廳里某些特定人的身上,緩緩地道:“早在二年之前,我在長安便為陛下獻上了強國八策,排在第一位的,便是撤鎮,所以今天要議的第二件事情,便是撤鎮。我武威節鎮當為表率,所有州,郡,府,都將直屬中樞,人事權,財權盡數收歸中樞直轄,州、郡、府長官由朝廷直接任命,直接管轄,州、郡、府長官也直接向朝廷負責。”

    再次如同拋進了一塊巨石到了潭水之中,大廳之中,不少人的臉色再一次變得鐵青起來,只不過這一次薛平,田令孜等人卻顯得很平靜。

    大唐到了今日這個地步,說實話,便是由于數十年前的農民大暴亂開始之后,為了平息暴亂而設立的節度使制度。當時為了盡快地讓整個國家恢復平靜,朝廷給予了節度使極大的權力。而這個措施,也為平息暴亂起到了極大的作用。

    但是,放權容易,收權難。農民暴亂的確是平息了下去,但節度使卻是尾大不掉,最終形成了各節度使割劇天下的局面,將本來就搖搖欲墜的大唐王朝往深淵里用力地再推了一把。像薛平,田令孜這些一直經中央任職的官員,對此自然有著切身的體會。

    撤鎮,自然也是符合他們的利益的,也是符合皇室的利益的。

    “田將軍,你如何看?”李澤將目光落在了剛剛歸順不久的田平身上。此人是魏博節度使田承嗣的兒子,也是現在田悅死后,魏博一系的領頭人。

    田平站起身向拱手道:“職下無異議,太傅一聲令下,原魏博治下,自然俯首聽令。”

    “田將軍果然是深明大義之人。”李澤滿意地點點頭。

    田平表明了態度,而昭義現在本來就在武威的控制之下,自不必說,李澤不看韓琦,自顧自地慢悠悠地道:“張嘉張防御使今天雖然沒在這兒,但就這個問題,我給他去了信,他亦表態堅決支持朝廷的意見。他所轄下的州郡,都將堅決執行朝廷的決議。”

    韓琦再也坐不住了,雖然李澤沒有點名,但此刻,大廳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站了起來,拱手道:“朝廷要撤鎮,韓某自然也是支持的,不過不知太傅想過沒有,如此一來,像天德,朔方,夏綏等節鎮,本來已經上本向朝廷表示了忠貞,朝廷如果要撤鎮,等于剝奪了他們的權利,他們會不會反彈,會不會轉而靠向朱溫?朱溫竅居中原之地,南方本來也在觀望,朝廷此舉,會不會讓南方諸鎮心寒,從而也轉向朱溫呢?我認為此舉欠妥,還請太傅以及在座諸位三思。”

    李澤微微一笑:“具體事務具體分析,特殊事物特殊對待,南方諸鎮,暫時不用考慮,至于天德,朔方等鎮,因為是邊鎮,這一次的撤鎮卻不會包括他們。本次撤鎮,只是針對朝廷現在的直轄區域。”

    韓琦頓時氣悶,這不就是針對他嗎?

    “韓帥還有什么其它意見嗎?”李澤笑咪咪地看著韓琦道。

    “我只是想提醒太傅注意,我們是大唐朝廷,目光要放在整個大唐天下,而不是現在僅有的這一點區域之上。”韓琦渭然長嘆,“這不是在把其它一些勢力往朱溫哪邊推嗎?”

    “各自為政,各有各的小算盤,有利則上,無利則讓,這樣的局面,必須要得到有效的改變。”李澤收斂了笑容:“韓帥可知,我武威為何能以現在的地域,人丁,養上十數萬精銳大軍,北拒張仲武,南抗朱溫并且能在兩個戰場之上都取得勝利從而贏得現在的局面嗎?我告訴你,就兩條,政出一家,財政一盤棋。集中所有的力量,辦大事,辦重要的事,唯有如此,才能讓我們從困境之中一步一步地走出來。”

    “太傅既然已經決定,那還問我做什么?”韓琦負氣地坐了下來,“河東遵命就是。”

    “這才是大臣的氣度。”李澤豎起了大拇指:“不以己利而誤公事。這件事情,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了,那么我們便來說第三件事。”

    “軍隊改編!”

    這四個字一出口,廳內的氣氛再一次凝重起來。

    這時節,有兵就是草頭王卻是鐵律,沒有力量,說什么都不好使。李澤為什么聲音最大?為什么他現在坐在最中央,就是因為他的武威力量最為強悍而已。河東韓琦原來也算是一方諸候,但在連接失策之下,現在勢力萎縮得厲害,被李澤與張嘉從兩個方向上壓制得喘不過氣來。

    但他仍然擁有著數萬精銳河東軍,這也是今天的會議之上,李澤屢屢針對他的原因所在了。

    如果說先前的一些,還沒有觸及到所有人的底線的話,那軍隊改編,他們就絕不會再退讓了,如果再讓李澤將所有的軍權都拿走,那大家可就徹底沒得混了。

    “不管是武威的,還是河東的,抑或是魏博的,昭義的,都將歸于朝廷治下。以后由兵部統一管轄。”果然,李澤一開口,便讓眾人變色。

    “重建十二衛,重建各地折沖府。現有軍隊納入十二衛麾下,各地府兵歸于折沖府治下。”李澤道:“當然,這是一個相當繁重的工作,需要我們慢慢地思考周全,一步一步地做這件事,軍隊,絕對亂不得。”

    說到這里,李澤再度看向了韓琦:“韓帥,你是百戰之將,戰斗經驗豐富,治兵向來出色,撤鎮之后,你這節帥自然是得免去,不知道兵部尚書一職,你有沒有意向啊?”

    眾人大出意料之外,便是韓琦,也怔出了,當然,也立時陷入到了兩難之中。

    兵部統管天下兵馬,這是一個相當據有相當誘惑力的誘餌,但如果入朝為官,則意味著他要放棄在河東的基業。

    這讓他如何選?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