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謹慎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鄧景文撤離莫州之前,對于莫州的破壞,可以說是十分徹底的,縱兵搶掠治下百姓,籌措糧草以及過冬物資,在其有組織的搶掠之下,甚至于連百姓家里的一些木炭都被搜刮一盡。極多的百姓除去身上的一身衣裳之外以及空蕩蕩的房屋之外,竟是一無所有了。

    饑寒起盜心,人活不下去的時候,即便是平時再善良,再知禮的人,只怕也會顯露出人心里那最暗黑的一面。

    鄧景文,劉思遠這些人的出逃消息宣揚出去之后,莫州掀起了一股逃亡的風潮,官吏,鄉紳,豪強紛紛跟隨鄧劉逃亡,即便是那些被搶得一無所有的人,在迷茫無助的時候,竟然也有不少人跟著一齊在大雪之中向著平州方向行進。

    這樣的天氣之下,可想而知,一路之上餓死凍死的人無數。

    鄧景文帶領的軍隊自然速度行進速度極快。

    而像劉思遠這樣的大豪強聯合了許多的中小地主鄉紳,也算是組織有序,有著物資的保障,他們能緊緊地跟在軍隊之后。

    最慘的便是那些普通百姓了,不幾日,便遠遠地拉在了后面,當李德的游騎兵擊潰了契丹騎兵繼續向前追擊的時候,這些百姓倒成了最佳的阻擋追兵的人選了。

    李德不得不停了下來。

    他當然可以甩開這些人繼續向前去擴大他的戰果,但當年也是乞兒出身的李德,終是無法坐視這些人在寒冬之中哀號凍餓而死,他停了下來。

    李德建立起了一個個的難民收容點,拿出了他隨身攜帶的軍糧開始救援這些人,每名騎兵隨身攜帶的棉衣,被褥全都給了這些人。

    隨后李德變成了一個拾荒者,陸陸續續將不少人送進了這些營地。

    當柳成林的主力部隊抵達莫州的時候,鄧景文,劉思遠這些人,早就進入了平州了。

    “公子,是我的錯。”李德低頭道:“本來我是可以追上他們的尾巴繼續擴大戰果的,但這一耽擱,卻是貽誤了戰機。”

    “不不不,你沒有做錯。”李澤連連擺手道:“敵人逃了就逃了,一群喪家之犬,以后有的是時間收拾他們,并不著急,但這些人,要是凍餓而死,那可就什么也沒有了,要是我們得到了莫州,卻是一片死地,那要來又有何用?以前我不是就跟你們講過,以人為本,以民為本嗎?這一次你少殺了數百上千個敵人,但卻救了成千上萬的百姓,非但無過,而有大功呢!”

    “謝公子不罪。”本來一臉苦瓜相的李德頓時笑開了花,話說他這一次被柳成林帶過來,本身就是請罪的。

    “成林,莫州現在如此之亂,有沒有可能形成大規模的流匪?”李澤有些擔心地問道,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目前看來,暫時還不會。”柳成林道:“我們在進入莫州之后,第一時間便開始賑濟,在州城以及各個主要的縣城,派駐了軍隊,從瀛州,景州,深州等地調運了大批糧草進入,雖然說仍然是杯水車薪,但至少也讓莫州人看到了一點點希望,總體上來說,局勢還是在掌控之中的。”

    “要當心鄧景山等人留下釘子,刻意組織暴亂。”李澤叮囑道。“接下來節鎮會想辦法運送進去更多的糧食和過冬物資,但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們需要竭力穩定局勢。”

    “這個自然,不過該鎮壓的時候,還是不能手軟。”柳成林握了握拳頭。

    李澤點了點頭:“具體的情況,你們自己把握,原則上還是要盡量地少殺人,年前節鎮府會派出刺史,長史等官員就任,義興社也會選派工作隊進駐莫州各地。莫州現在既然已經成了這個樣子,倒是方便我們重新制定戶藉,清理田畝。被鄧景山打碎的東西,我們要盡可能地用最短的時間,將其重新建立起來,并且規范成我們所希望的局面。”

    柳成林笑道:“節帥,這就是那些文官的事情了,希望節鎮府盡快地派出能干的刺史來莫州接任當地民政。鄧景山退入平州之后,平州的實力驟然之間大增,現在其麾下的騎兵,更是有意地在向薊城方向運動,鄧景山更是直接進駐了薊州與平州之間的戰略要地管城,看其圖謀,倒是想建立薊城與平州之間的連接,將兩地重新聯系起來共同對抗我們。”

    “你下一步是想先拿下管城?”李澤問道。

    柳成林點了點頭:“拿下管城,徹底孤立薊城,使得幽州不得不獨立面對我們的圍攻,一旦薊城被我們拿下,則幽州不存,如此,媯州,檀州也就失去了堅持的理由了。如此一來,我們便算是徹底平定了盧龍的西北方向,然后再集大舉攻擊平州,打通前往營州,遼州的通道。所以在我看來,管城的地位異常重要。如果真讓鄧景山在管城建立起了堅固的防守,而我們一時之間無法拿下的話,必然會讓盧龍人士氣大振。”

    李澤沉吟道:“你的右衛人馬,這半年來,一直在打仗,沒有得到休息,管城地理位置的確重要,盧龍軍隊,必然會竭盡全力保護,在沒有做好周全的準備的時候,倉促上陣,只怕沒有勝算。”

    “我們在打仗,盧龍人也在打仗,我們還沒有準備周全,他們也是同樣,早先他們恐怕壓根兒就沒有想到戰事會發展到這一地步,當然,我們也沒有想到。”說到這里,柳成林一笑,看著李澤道:“這主要是節帥在易水河畔的一戰,徹底改變了戰爭的局勢,使得優勢大幅度向我方轉移,既然雙方都沒有準備好,那相比之下,我覺得我們還是有一定的優勢的,至少在士氣之上,我們是穩穩地勝他們一頭,趁熱打鐵,一鼓作氣,要是真閑了下來,只怕士兵們便一心想著過年了。”

    李澤沉吟半晌,“這件事,你可以先做一些相應的布置,回頭我再與章回,曹信,尤勇等人商議一番之后,再作答復吧。”

    “這件事還請節帥盡早做出決定,戰機不等人。”柳成林有些急不可耐,“我已經下令讓耶律齊率一部分游騎兵向這個方向插入了,等我與李德回去,游騎兵便會全線契入,而主力步卒也在做著相應的準備。”

    “有了莫州這個包袱,后勤供應方面恐怕會成問題。”李澤搖頭道:“即便是打管城,也還是需要王思禮方面配合的,單是你,只怕拿不下來,要知道,你如果契入進去的話,等于是要面對管城與平州兩方面的敵人,即便是王思禮加入,他也會面臨著管城與薊城兩個方向上的敵人,薊城留守是費仲,費氏一族在幽州,在薊城,勢力極其龐大,根基也扎得很深,輕敵不得的。”

    柳成林點了點頭:“我會小心應對。”

    薛平在一邊道:“節帥,這一次瀛州的三千神策軍愿意頂到第一線,不管是去管城,還是去平州,都可以。”

    “薛兄,你確認他們做好了戰斗的準備了嗎?”李澤笑問道。

    “當然。”薛平道。

    “那好,薛兄要坐鎮瀛州,那這三千神策軍便交給柳成林統一調配可否?”

    薛平點頭肯定。“程緒那一戰,卻也是激起了神策軍的斗志了,建功立業之心,人人皆有嘛。”

    李澤聞言而笑,變化正在發生,而薛平卻還沒有察覺,神策軍開始主動求戰,這是一件好事。盧龍人已經從最盛之勢頭上被打壓了下去,眼下攻守易勢,薛平大概也覺得機會來了。

    不過李澤倒不覺得現在的盧龍就會更好打了,相反,現在的他們,只怕也更危險了,一只受傷的野獸,更能敏銳地察覺到危機,而這個時候的他們,卻也是最兇狠的時候。

    這也是李澤對于柳成林急于攻打管城,抱著謹慎態度的原因。

    一來,李澤不愿意因為操之過急而受到挫敗。

    二來,武威接下來要怎么打,他還需要整體平衡這天下的局勢才能做出最后的決定。

    而這些,柳成林顯然是無法考慮得到的,他只是單純地從軍事之上作出判斷而已。

    總體而言,李澤對于這一次的巡視還是很滿意的,棣州的事情,一次性得到了根本性的解決,德州新城進展迅速,遠超自己的估計,滄州、景州、瀛州等地新政進展順利,武威的政策開始得到徹底地貫徹,新拿下了莫州雖然還有些亂子需要處理,但對于武威百姓來說,一個又一個的勝利,總是能刺激大家最大的干勁,讓所有人對自己更加充滿信心。而這,卻是自己下一步勝利最基本的支撐點。

    專門跑了一趟死谷,去看了那些原油,如今那里已經進駐了不少的民夫,日夜不停地挖掘打撈原油,然后再源源不斷地運往武邑,在大青山之中的一處深谷之中,專門有一個地方用來提煉最新式的猛火油。

    在史家塢呆了整整兩天之后,李澤卻是不得不取消了前往莫州視察,對那里的百姓一些恩澤,讓他們感受一下自己關懷的行程,因為高象升,田波二人不約而同地趕到了史家塢,昭義節鎮,終究還是出事了。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