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度支司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武威節度使府是由原來的李家大宅改建而來,李澤掌權之后,便對李家大宅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擴建,而在三鎮合一已基本成了定局,李澤決定將新的節度使治所放于武邑之后,便又再一次進行了擴建。節鎮府以及下屬各部衙門幾乎占了整整一條街。

    而新成立的度支司,卻是原武邑縣衙原址之上擴建而來。而縣衙,則因為武邑縣的規模急據擴大,而向外搬遷到新城所在地,離原來的老城反而有些距離了。

    從節度使府出發到度支司,只不過一柱香的距離而已。

    毫無疑問,度支司現在可以說是武威節鎮之下最大的一個衙門了。

    度支司內,下設綜合,預算,條法,稅賦,商貿,支出,農業,基建,評估,監督,人事等十余個部門,度支司的日常工作,便基本上由這些下屬部門主持展開,而除此之外,司內還應對每一個州的財務設有一個辦事處,以及對左衛,右衛,府兵以及節鎮使親兵都有與其相對應銜接的辦事處。

    李澤的財政一盤棋,在度支司內體現得淋漓盡致,每個州的財務,都處于度支司的嚴密監控之下。而除開大筆的資金之外,度支司還擁有對下屬各州以及軍隊財務的監察督查的權利,確保每一文錢都應用在合適的地方而不是被虛耗。

    度支內的護衛也絲毫不遜色于節度使使,整整一千隸屬于節帥李澤的親衛義從便駐扎在這里保護度支司的安全,而在度支司內部,又有田波安插進來的特勤人員負責內里保衛,確保這里不出現任何的問題。

    要知道,這里不僅保存著各州以及各支部隊的帳目,還庫存著整個武威節鎮的老本兒。

    踏進度支司的大門,繞過照壁之后,首先映入人視野的便是數排整齊的平房,每一間房的門口都掛著一個小牌牌,上面寫著與其相對應的州或者軍隊的名字。

    下面各州來度支司辦事,除非是什么急事,大事,一般的日常事務,便都是由這些辦事處來處理,不管是你的預算還是支出或者是什么其它的開支,首先要過的便是這個辦事處的關口,只要有了這一關,才會按照程序向上走,最終呈到夏荷的面前作出最后的決斷。

    當然,能夠走到夏荷面前的事情,多半已經涉及到一州的民生大事,所需要資金額特別巨大了。

    在這些辦事處的后方是一個寬闊的院子,走過這個院子,另一排平房則是度支司本部下屬的各個部門,其中一幢三層高的小樓最為引人注目,那是度支司的最高長官夏荷平日里工作休息的地方了。

    一樓會客,二樓辦公,三樓則是她的私人地方。

    走過這一片建筑之后,戒備便驟然森嚴起來,隨處可見全副武裝的明崗暗哨以及巡邏的軍隊隊伍,在這片區域之內,存放著各州帳薄,當然,更重要的是,在其中,有著武威節鎮的府庫。

    府庫在地面之上,只有一幢與其它建筑看起來并沒有什么兩樣的房屋,但內里卻大有乾坤。走進這間房子,只不過是進入府庫的第一步,真正的武威府庫全都設置在了地下。

    而在最后面,則是軍營,一千親衛義從便駐扎在這里,軍營呈一個半圓狀,將這片區域包裹于其中,統領這一千親衛義從的,則是出身密營的將領李敢。

    夏荷已經整整一個多月沒有回過節度使府了。

    度支司新立,偏生又責任重大,哪怕夏荷已經為其作了很長時間的準備,但當衙門真正開始運轉之后,問題卻是接鍾而來。

    首先便是人手的問題。

    夏荷這兩年來,已經培養了不少的懂得新式記帳法,新式會計法的人手,但此刻,卻根本使喚不過來。大量地從各州征召而來的懂得財務的吏員們,對于度支司的這一套完全不懂,只能從頭培訓。

    好在征召人員的人時候,夏荷便已經預料到了這一點,所有征召的人員,在年齡上都不得超過三十歲。年紀越大,接受新事物的欲望便愈低,而年輕人,則更容易上手一些。可即便是如此,負責人員培訓的孫雷也是叫苦不迭。

    “司長,時間實在是太緊了,想要讓那些人完全上手,最起碼也還要兩個月的功夫。”孫雷垂頭喪氣地道:“我們當初學這些,用了足足一年的時間才熟練,想要這些人在三個月內上手,實在是完成不了啊。”

    坐在大案之后的夏荷完全坐男子打扮,正提著筆在公文之上奮筆疾書,聽到孫雷的叫苦聲,她抬起頭來,兩個眼窩深陷的她看起來很是有些憔悴。

    “只有一個月。”她冷冷地道:“還有一個月秋收便要開始了,秋收一開始,秋賦便要征收,那個時候,整個度支司內,都要忙起來。我沒有要他們完全掌握,只不過是分門別類,掌握自己負責的那一塊就行了,綜合署已經給他們各自負責的事務設計了對應的地專用的各類表格,照貓畫虎就行。你如果覺得一個月他們還掌握不了,那就夜以繼日地給我練習,熟能生巧,哪怕是給我囫圇吞下去,也必須完成。”

    不等孫雷張嘴,夏荷又接著道:“你也知道,節帥的財政一盤棋,在下面其實是有不少非議的,這一次的秋收,便是對我們度支司的一次大考,一旦考試不及格,后果你也知道。所以,這一次我們要交出漂漂亮亮的一份答卷,九月開始秋收并收取賦稅,十一月底,我要看到所有的明細帳目。所以九月中,所有人員必須上崗。去吧,別跟我講什么條件,自己去想辦法。我只想看到結果,而不是聽你在我這里叫苦連天。有這功夫,你還可以多交那些人一些東西。”

    孫雷哭喪著臉,垂頭喪氣地下樓而去。

    接下來的一個月,自己只怕都不用睡覺了。那些從各州抽調而來的人,倒也的確聰明能干,但問題是,他們以前,都沒有接觸過度支司內的這一套全新的財會記帳方法,現在就算是照貓畫虎,但沒有一點基本功,當真是很為難啊。

    罷罷罷,了不起自己也卷了鋪蓋卷睡在度支司內,當然,和自己一起充當教員的那些老財務,一個也別想走脫。

    其實孫雷自己也很清楚,在度支司內前途遠大,現在這么苦,也僅僅是因為才剛剛展開而已,各州依然是老一套,各州報上來的東西,需要他們先轉換,然后再核算,這工作量不諦是增加了一倍。但往后去,各州必然也要以度支司內的新式記帳法,財會法來進行財務的管理,到時候,像他這樣的人,那就是不可或缺的了。想來那些被抽調上來的人員,只要夠聰明,也能夠看到這一點。

    別看他們現在在度支司內只是一個小小的吏員,但說不準過不上幾年,他們搖身一變,回到州里,便會成為一州的財務大員了。

    如果能想通這一點的話,哪怕是讓他們不睡覺,他們也大概會甘之若飴吧。

    干這一行的,大都是讀書不成不得不轉行的,當然,也有世傳的那種錢糧師爺出身的,在過去,干這一行的想成為正兒八經的官員,那難度不諦于上青天,但現在在武威新政之下,掌握了這一門技術,可就是為他們以后成為官員,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屠虎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笑道:“孫雷那小子這一次的確是領了一件麻煩的任務,回頭我也去幫幫他。”

    “有勞二爺了。”夏荷放下筆,抬起頭來:“這陣子讓屠二爺您也跟著受累,夏荷心里實在是過意不去。”

    “夫人說哪里去了!”屠虎笑道:“屠虎還兼領著度支司的副司長呢,這本來也是我該要做的事情。雖然我常年都在外頭,但既然回來了,自然是責無旁貸。”

    夏荷笑了笑,對于屠虎這樣的老人兒,她自然不用再多說些什么:“各地錢莊,票號的那些老板們都來了嗎?”

    “一個不差,都來了,這一次都關系著他們的飯碗,怎么敢不來?”屠虎笑道:“都是掌盤子的親自過來的。”

    “都不是普通人啊!”夏荷嘆道。

    “普通人也干不了這個!”屠虎點頭道。

    “那好,二爺你便去先與他們聊著,我手頭還有幾份軍隊的緊急公文需要簽批,一會兒節帥也要過來,您先跟他們談一談,看看他們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想法。”夏荷道。“先讓他們提出條件。”

    “行。”屠虎轉身離去。

    這一次度支司要將武威治下所有的錢莊,票號統一起來成立一家大型的錢莊,對于原本的那些錢莊來說,不諦于是滅頂之災,而這些人的身后,不是一方大員,便是地方豪強,如果不處理妥當,的確容易引起混亂,也由不得夏荷屠虎他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了。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