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原因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耶律奇竭力不讓自己去看面前李澤那張年輕的面孔,努力地在心里營造對方是一個即將手握重兵,掌控偌大勢力的大唐大人物.好一會子,才算完成了這一項心理建設.

    “第一件事,你需要說服我相信你.”耶律奇道:”不要說什么封官許愿的話,也不必有些虛頭巴腦地東西,我需要一個讓我認為很不錯的理由,這樣我才能相信你是真的想要招降我,而不會用過了就甩.”

    李澤點了點頭,笑道:”這是一個很正當的理由.官兒,當然會封你的,不過那是以后的事情.我之所以要招降你,是希望你能幫我拿下瀛州.現在我的主力都在章武圍攻石毅,以石毅的本事,想在短時間內將他拿下,并不太現實.盧龍軍還是很擅戰的.而我,現在只有兩千騎兵,根本不具備拿下瀛州的實力.”

    “為什么必須要拿下瀛州呢?你已經拿下了橫海,我還聽說你即將執掌成德,八州之地,比起盧龍來也不差了.雖然地盤比起來還是小了一些,但盧龍地廣人稀,論富庶程度更是遠遠不能與你的地盤相比.”

    “這可不是什么地盤不地盤的問題.”李澤搖頭,隨手在地上撿了一個小石籽,在地上勾勒了幾筆,耶律奇低頭一瞧,這分明便是深州,瀛州,已及景州的地域圖.

    “看到了嗎?瀛州就像一只鍥子,鍥頭正好插在深州與景州之間.我要是不能迅速拿下瀛州,張仲武必然會馬上派來援軍,以后也肯定會在這里駐扎重兵.這樣一來,以后張仲武倒是可以隨意攻擊深州和景州,這就迫使我也不得不在這兩地駐扎重兵.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能讓心口上扎著一根刺.”李澤道.”就算他不在這里駐扎重兵,就只駐扎一支你們契丹騎兵,以你們的尿性,今日竄東,明日竄西,打了搶了上馬便跑,難不成我還追著你們打不成?只有千日當賊,沒有千里防賊的道理.”

    抬頭看了一眼耶律奇,李澤笑著接著道:”拿下了瀛州,就變成我在盧龍有一個橋頭堡了,這態勢可就反轉過來了.所以,瀛州我是必然要拿下的.”

    耶律奇看著地上的草圖,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一個道理,不過就算你招降了我,張帥麾下,像我這樣的人還多得很,招納幾千上萬騎兵過來,問題也不是太大.”

    李澤哈哈一笑,看著耶律奇卻是笑而不語.

    耶律奇一怔,卻是馬上也反應了過來:”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投奔了你,張帥必然也無法再相信其它的契丹騎兵,更不可能讓他們獨自成軍在外了,是也不是?”

    李澤點頭道:”因為張仲武從來也沒有相信過你們,再出了你這樣的事,這種不信任,就會加劇了.所以,哪怕是因為這一點,我也不會把你用過就甩,因為我還想用你做一個榜樣,招納更多的契丹騎兵呢!就算他們不投奔我,在口外鬧起來,那也夠張仲武喝一壺的不是嗎?”

    耶律奇重重地點了點頭:”你已經說服我一半了.”

    “一半?你還有什么疑問?”李澤問道.

    “鐵勒說,你會拿費仲,石毅等人去換回我的部族家眷,我不信.”耶律奇搖頭道:”我們是爛命一條,費仲,石毅等人的命多金貴啊,他們于你的作用,可不是我們這些人能比的.”

    “你太小看你自己了.”李澤搖頭道:”你是這樣看費仲,石毅的,但我可不是這么看的,在我眼中,你比他們有用多了.”

    耶律奇大笑起來:”李公子,你這話可言不由衷,雖然我聽了很高興,但我知道,這不是真的,費仲是什么人?那是公孫長明走后,張帥麾下第一謀士,你們扣住了他,就等于斬斷了張仲武一臂,用他去換我的那些部族,這句空頭話,實在是讓我難以信服.李公子,這個問題,可比第一個問題還要重要,因為不解決這個問題,就算我想投降你,我的軍隊也絕不會跟從我的.”

    “這話,說起來就有些長了.我們長話短說吧!”李澤道:”接下來,北方將會停戰,迎來一段和平時期,你相信嗎?”

    “冬天馬上就要到了,冰天雪地,本來就不適合作戰,當然會停戰.”耶律奇道.

    “我說的不是這個冬天,這個停戰期,或者會有一年甚至更長的時間.”李澤搖頭糾正道.

    “這怎么可能?”耶律奇反駁道:”我在張帥帳下,雖然不能參與核心機密,但也知道張帥為了這一次的戰爭,作了多少的準備,怎么可能像現在這樣草草收場?”

    “大勢所趨,他不得不為.”李澤冷笑道:”他與河東高駢之爭,看似連接擊敗了高駢兩支軍隊,而且占據了代州,奪得了雁門關這等險要之地,但在成德這方面,他完全地失敗了.他已經丟掉了易州,定州,使得我成德腹心之地鎮州與趙州有了充足的戰略回旋空間,他將要丟掉瀛州,使得我成德軍隊,隨時可以對他進行襲擾,所以,現在,他不得重新調配兵力布署以應對這一變化.正如你所言,他為這場戰爭已經準備了好幾年,但也正因為如此,現在他想要調整戰略方向,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事.我說最短一年的原因,就在這里.耶律頭人,大唐軍隊打仗,可不像你們鍥丹人,帳蓬一卷,打馬就走,走到哪,搶到哪.張仲武敢這樣做的話,那就是在尋死.”

    “即便是你們要停戰,可跟我的部族有什么關系?”耶律奇不解地問道.

    “怎么會沒有關系?”李澤解釋道:”現在我們手里,便有兩千盧龍降兵,在鎮州,他們被我們包圍投降了,而在章武,想來會有更多的盧龍俘虜,這些人,難道都砍了嗎?殺俘不祥,這樣的事情,能不做,還是不要做的好,如果能拿他們換回你的部族,豈不是物有所值?”

    耶律奇一下子挺直了身子,”這么說來,還真是有操作的余地.如果加上費仲石毅的話,那就絕無問題,可是你們會放費仲石毅嗎?”

    李澤聳聳肩:”當然得放.費氏,可是幽州望族啊,勢力龐大,此人又是張仲武最得力的人,我可不想把費氏往死里得罪,也不想以后張仲武重新調配了兵力布署之后,因為我殺了費仲石毅,便盯著我死打,這可不好,他應當盯著高駢死嗑才對.和我們嘛,該有商有量才好.”

    耶律奇死死地瞅著李澤,這個時候,李澤那張很年輕的面孔在他的眼中卻大不一樣了,那一雙眼睛里,閃爍著的是無經狡滑的光芒.

    “原來你與高駢,也不算是真正的盟友?”他搖頭道.

    “哈哈哈!”李澤仰頭大笑起來:”我們當然是盟友,瞧瞧,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高駢出兵纏住了張仲武的主力,在他最困難的時候,我們在定州,易州,瀛州發起了大規模反攻,迫使高駢在拿下了代州之后不得不停下腳步.”

    “你們只是各取所需而已.”耶律奇嘆道:”難怪我們契丹人打不過你們.你們這些人,一個個都長了一副七竅玲瓏心,你小小年紀,便有如此謀算,實在讓人可怖.”

    “我們大唐有句俗話,叫有志不在年高嘛!”李澤微笑著道:”話又說回來了,費仲在你們看來,腦袋瓜子很聰明,很狡滑,在我看來,也不過如此,在我們成德,栽了一個又一個的跟頭.放他回去又怎么樣?我照樣讓他以后再栽跟頭.至于石毅,哈,廉頗老矣!”

    “什么意思?”耶律奇不解.

    “耶律頭人,以后你跟了我,該多讀讀書,看看史.”李澤笑道:”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石毅老了,不中用了,我這里比他強的統兵武將一抓一大把.我會在乎他?拿他去換你的部族,這是剩余價值利用,榨干他最后一點用處.”

    “什么叫剩余價值?”耶律奇又問道.

    “呃!”李澤覺得自己今天有些興奮過頭了,或者是因為面對耶律奇這樣一個家伙,所以有些放松了,不用再掩藏自己的緣故.”這個說起來有些麻煩,以后你慢慢了解吧.總之,我說過會換回你的族人,就會換回你的族人.這于我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難事.我不但要換他們回來,我還要張仲武一路將他們護送到我這里來,少了一個人,我這里便也少歸還他一人.”

    耶律奇沉默了.

    “怎么樣?耶律頭人,我這么跟你解釋,你可信我了?”李澤問道.

    “信了!”耶律奇點頭道.

    “這么說來,我們就算是達成協議了?”李澤喜滋滋兒地道.

    “還有最后一件事,公子如果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那以后,我耶律奇便跟著你干了!”

    李澤身后的閔柔大怒,心道這蠻子當真是給臉不要臉,要求一個接著一個,但看著李澤很是耐心,便也只能強按著心中的怒火,只是那眼中的火苗幾乎就要噴出來了.

    “頭人請說!”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