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暗涌(下)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北地徹底亂套了.

    張仲武與高駢在代州展開了激戰,看起來雙方勢均力敵,但實則上,是張仲武在攻,高駢在守,而且形容不容樂觀.而與此同時,成德對于振武的報復戰爭也終于拉開了序幕,趁著張仲武無法在此要緊的關頭分心,成德兩路大軍,一路由李安民率領自趙州出發攻打定州,一路由鎮州出發,由尤勇率領攻擊易州.而在橫海,柳成林的突然自立,也引發了形式的劇變.

    李澤利用結親的方式,成功地策反了柳成林的消息,終于傳到了鎮州.

    書房之內,李安國臉色潮紅,不停地咳嗽著,但滿眼的喜色,那是怎么也掩飾不住,公孫長明一副了然于胸,似乎事情本來就該是這樣的模樣一般云淡風輕.袁周,王思禮好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嘴巴一直微微張著,眼神有些呆滯,好像還沒有從這個消息帶來的震憾之中清醒過來,屋內,也只有蘇寧臉色陰沉,一副郁悶之極的模樣.

    “柳成林果然不愧北地名將.”翻來覆去地看著曹信快馬送來的信件,李安國由衷地贊嘆道:”對于朱壽這一戰,此人戰術變化,當真是到了極致,連番調動之下,便連朱壽這樣的老狐貍也著了他的招兒,一戰而將主力損失泰半,哈哈哈!朱壽賊子當初背叛我們的時候,可曾想到有今日?”

    快活的大笑的李安國身體簌簌地抖動著,樂不可支.

    公孫長明卻從這一系列的運動作戰之中看到了李澤那依稀的身影,說起來,這樣的作戰風格與柳成林以往的作戰風格完全不同,倒是更符合李澤那種飄忽的難以琢磨的作風.

    “李公,可別忘了,柳成林這一戰功成,最主要的依仗,可是來自小公子派出的那一支二千人的騎兵隊伍,沒有這一奇兵,柳成林便是再悍勇,也是沒有法子可以倒轉乾坤,反敗為勝,以弱勝強的.”公孫長明特意地提醒著李安國.

    “這個小崽子,婚姻大事,自然需要是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他居然就自作主張了,虧得他還知道讓曹信去牽這根紅線,不然我的顏面何存?”李安國撫著長須,笑吟吟地道.

    “曹信出馬,格局自然上去了,世人也必定以為是李公的謀劃,從這一點,倒是看出小公子思慮得是極周全的.”袁昌也終于反應過來了,拱手恭喜李安國道:”恭喜節帥了,柳成林歸我成德,已是毫無疑問,朱壽再次損失折將,接下來只怕再也沒有力量對我們構成威脅了,我猜秋收之后,小公子必然會向橫海發起大規模進攻,與柳成林兩面夾擊,如此一來,橫海歸我成德之日不遠矣.”

    李安國連連點頭:”是這個道理,曹信也是這么說的.不過現在我還是有些擔心,那個小崽子將德州一把火燒成了白地,秋收之后,他要橫跨這幾百里去攻擊滄州,棣州的話,這幾百里,便也成了天塹了呢!”

    “李公勿需擔心.”公孫長明不以為然地道:”看小公子在策反柳成林,并且能在柳成林反了朱壽之后,能迅速地派出一支騎兵前去支援,就說明小公子在德州必然有所布置.這一戰,小公子必勝無疑.”

    “節帥,既然形式一片大好,那么我們是不是要給翼州一定的支援?”王思禮問道:”單以翼州之力,必竟是單薄了一些.”

    “那是自然!”李安國連連點頭.”橫海四地,其實都是好地方啊,也只有朱壽那個獨夫才會暴殄天物,將好好的膏腴之地,弄得民不聊生,這四地要是歸了我們成德,那我們李氏,必將如同虎生雙翼啊.”

    王思禮興奮地道:”既然節帥也有此意,那我下去之后,馬上動員一部分兵馬進入翼州,以為聲援.”

    李安國擺手道:”不必,不必.我準備讓閔柔過去.”

    屋里幾人,除了公孫長明,其他幾人,尤其是蘇寧,都是勃然變色.

    尤勇走后,成德狼騎便由閔柔統帶.雖然這只是一支不過百人的騎兵,但卻是成德的象征,成德狼騎,一向便由成德節度使親自指揮統帶,而從來沒有交予過他人.李安國此舉,無異于是向屋內幾人宣布他最終的決定了.

    王思禮與袁周沉默不語,公孫長明是一副本該如此的神色,蘇寧卻是臉色慘白,低著頭,緊緊地握著拳頭,身子微微顫抖.

    “你們不知道,屠立春在武邑也弄了一支騎兵隊伍,就是模仿的成德狼騎,不過嘛,曹信說,現在那支騎兵倒似是畫虎不成反類犬了,讓閔柔帶著成德狼騎過去,讓他們看看,成德狼騎可不是他們想弄就弄得出來的.哈哈哈!”

    “節帥,成德狼騎不過百人,在戰場之上的作用也特殊,是不是單薄了一些?”王思禮建議道:”以屬下看來,咱們還是要有所準備的,哪怕是作為后備力量.”

    李安國思忖片刻,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是,不過現在我們正在對振武用兵,振武有盧龍大力支持,這塊骨頭要更硬一些,而且秋收在即,這是頭等大事,所以除了成德狼騎先過去以外,其它的事情,都等秋收過后再說吧,等到翼州正式向橫海用兵的時候,我們再看情況是否需要我們給予軍事上的支援.”

    “明白了,屬下會做好一切準備的.”王思禮拱手道.

    李安國的目光轉向一邊的蘇寧:”這一次深州便做得不錯,瀛州石毅在柳成林與朱壽鏖戰之時,本來提大軍進了章武,意圖攻擊柳成林,但深州軍隊立即便全軍出動壓向了邊境,迫使石毅不得不在章武停了下來不敢妄動,阿寧,你深明大義,我很欣慰啊!”

    蘇寧抬頭,臉上勉力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道:”成德之事,自然是需要排在第一位優先考慮的.”

    “好,有阿寧你這樣一個態度,那我成德何愁不能一飛沖天.”李安國仰天大笑.

    蘇寧低頭不語.這樣下去,成德可能會更好,但李澤也會更好,而李澤好了,他蘇寧卻只會更慘.腦子中想起深州之事,心中更是恨得咬牙,黃尚,杜騰,自己是如此的相信他們,他們居然敢趁著自己不在的時候,在背心里捅自己一刀.等自己辦完事情回去的時候,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李澤在經略橫海之上的成功,自然會深刻地影響到整個成德接下來的戰略,一旦李澤拿下橫海,這邊打下了振武,則成德的勢力立時便會得到一個飛躍的提升,而成德也必然會成為北地一顆耀眼的明珠,比起河東高駢,盧龍張仲武也不遑多讓.

    袁周王思禮二個告辭而去,這兩人一文一武,在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日子里,都會因為這一變故而忙得不可開交.蘇寧也以去看望姐姐離開書房去了后院,書房里便只剩下了李安國與公孫長明兩人.

    李安國臉上的喜色,漸漸地消逝,看著公孫長明,嘆息道:”長明,你說我的心是不是太狠了一點?”

    公孫長明看著對方,道:”這是無奈之舉.李公,為了長遠之局面,你必須這么做.不清除內患,那早晚是要出大事的.這樣的安排,雖然從情理之上來說的確無情,但放到整個成德的存亡大勢之下,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安國又是猛烈地咳嗽起來,趕緊從袖子里扯住一塊絲帕捂住了嘴,咳嗽停下后,他攤開絲帕,看著那上面一片觸目的殷紅,輕聲道:”如果是我的身體還允許的話,我或者還想去彌補他們之間的裂痕,但現在,不成了,我必須趁我還活著的時候,替他把不穩定因素全都剔除了,這樣,他接手成德的時候,就是一個干干凈凈的,上下一心的成德了.心狠手辣,六親不認的這個名聲,便讓我承擔了吧!”

    公孫長明看著李安國手里的那塊染血的錦帕,也是沉默無語.

    “我好像是五年還是幾年沒有見過他了?”李安國仰起頭,努力地想要算清楚自己多久沒有去過武邑,沒有看過這個小兒子了,想了一會兒,終于還是放棄了:”還記得最后一次見他的時候,他應當只到我的胸脯這里高.”

    看到李安國拿手在自己的胸前比劃了一下,公孫長明道:”現在他差不多已經與李公你差不多高了,很強壯的一個小子.”

    “我記得他小時候身子很弱.”李安國道.

    “小公子是我見過的最為自律的一個人.”公孫長明道:”自律得讓人感到恐懼,在武邑幾月,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少年人放縱過自己一次.或者正是因為小時候身體弱,所以他想要讓自己更強吧.”

    李安國點了點頭:”長明,通過你的渠道,讓他秘密來鎮州一次,我要見見他.”

    公孫長明也是表示贊同:”李公你的確要見見他,這樣大的一盤棋,不但是你,他也要做到心中有數才行啊.更何況,小公子最擅長的倒正是這種陰謀算計提前布局的事情,有他參詳,或者能做到更好更平穩地將權力過渡.”

    “他能與你比?”李安國翻了一個白眼.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勝舊人!”雖然不甘,但公孫長明還是不得不服氣.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