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暗涌(中)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高雅的場所,自然不會有尤勇所喜歡的大碗肉大碗魚大碗酒,看著桌上那些擺出各種精致造型猶如藝術品的菜肴,還有那一點點的量,尤勇大皺眉頭,這樣的東西在他看來,過過眼癮倒是滿不錯的,真要吃,這一桌還不夠自己一個人掃蕩的.再看看面前那小小的酒杯,他真擔心自己喝酒的時候,一不小心便把酒杯也吞了進去.

    不過既然是自己愿意來這個地方,那即便是再不如意,也要咬著牙忍受下去.小心翼翼地用兩根手指頭拈起酒杯,與李安民連喝了三杯.

    酒的確不錯,只可惜尤勇卻覺得剛剛打濕了咽喉而已.

    不咸不淡地寒暄了幾句,尤勇便放下了酒杯,也不拿筷子,那些菜品,他覺得看著更好一些.李安民非要與他一起來坐一坐,當然不是為了與他聊什么攻打振武的問題.他雖是武將,可并不蠢.李安民也不是那種妄人,也了解自己的性格,想必現在,也該開口了.

    果然,他正襟危坐地看著李安民,對方也就一笑開口了.

    “沅兒很得嫂嫂的喜愛.”李安民緩緩地道:”自從李澈去后,嫂嫂完全崩潰了,身體垮得極是厲害,金源原本斷定嫂嫂很快便會油盡燈枯,但沒有想到,沅兒的到來,竟是讓嫂嫂重新煥發了生機,這倒是我沒有想到的.”

    尤勇點了點頭,這一點,他倒也并不否認,他是看著李澈長大的,現在的李沅的模樣,倒與小時候李澈很有幾分相似.不過讓蘇氏重新煥發生機嘛?倒不見得.他是李安國最親信的將領,自然知道蘇氏現在的精神已經不太正常了.這樣的狀況,也不知能維持多久.

    “尤將軍,明人不說暗話,現在有人建議讓大哥將沅兒過嗣,以便讓沅兒能夠名正言順地陪在嫂嫂身邊,讓嫂嫂的身體更快地好起來,你覺得如何?”李安民問道.

    尤勇看著李安民,道:”李沅是節度使的親侄兒,今年還不到八歲,即便不過嗣,難道就不能名正言順地陪在夫人的身邊嗎?”

    李安民臉色微變,呵呵一笑:”我是自然沒有問題,不過這終是解決不了問題是不是?金源提出了一個想法,就是讓李沅過繼過去后,直接改名為李澈,這樣才能讓嫂嫂有康復的可能.”

    尤勇呵呵地笑了笑,看著李安民,意味深長地道:”李刺史,節度使過嗣孩子,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啊!”

    李安民卻是故作糊涂:”我只是看著嫂嫂如此痛苦,心中不忍而已,作為兄弟,能為嫂嫂的康復盡一點心力,哪怕是舍棄親生骨肉,也是顧不得了.”一邊說著,他一邊搖頭嘆息,一副痛心疾首卻又不得不忍痛割愛的模樣:”沅兒是我最小的孩子,也是我最聰慧的孩子,我是真舍不得啊!”

    尤勇覺得剛剛喝下去的酒,現在又快要從肚子里涌到嘴邊了,或者還會夾帶上中午的一些飯食,這當然不是酒勁大,而是他被李安民的話給惡心到了.

    他拿起了筷子,伸向了面前的盤子,他決定吃點東西把這股子惡心壓一壓,這一次他毫不憐惜盤子里的那些精致的造型了,一筷子便將面前的一只活靈活現的公雞的腦袋給瓣到了嘴里,用力一嚼,居然用蘿卜雕刻的.

    除了刀工很精致之外,還是一股蘿卜味,也沒吃出啥花頭兒來.

    “這件事,不知尤將軍有什么看法?”李安民卻是不依不饒地追問道.

    尤勇將嘴里的蘿卜吞了下去,放下筷子,正準備說話的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安民,何必這么轉彎抹角?倒不如打開窗戶說亮話來得更直接.”

    尤勇轉身,有些傻眼,出現在門口的是他現在絕對不想見到的一個人,深州刺史,蘇寧.

    他回過頭,有些慍怒地看著李安民.

    這絕對是有預謀的將他騙到了這里.如果說與李安民到這里是為了商討進攻振武的事情,那出現了一個蘇寧算什么?

    尤勇甚至還能猜到,這件事情,不但會很快傳到節度使哪里,也會通過一些渠道出現在武邑李澤那里.

    他不擔心節度使懷疑自己什么,但卻不敢保證李澤不會懷疑他與蘇寧勾結.

    李安民干笑兩聲:”尤將軍,老蘇過來,我是真不知道.”

    蘇寧冷哼一聲,絲毫不顧李安民的臉面,直接坐到了尤勇的左側,道:”這是我與安民商量好的,想要與你好好談一談,早前你一直對我避而不見,公開場合之下,也不好說這些事,所以只好借著這個機會來找你了.”

    尤勇苦笑:”蘇刺史倒是快人快語.”

    “我一直就是這么一個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蘇寧道:”尤將軍,我不說什么大白話,推動節度使過嗣李沅便是我.至于原因,你也很清楚,我是絕不容忍李澤登堂入室的.李澤成為了成德節度使,你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倒也未必吧!”尤勇有些無奈地道:”再說了蘇刺史,這過嗣與否,是節度使的家事,你也好,李刺史也好,都是節度使的親人,自然有充足的理由介入,而我,終究是一介外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無法置喙.”

    蘇寧冷笑:”尤將軍,你這么敷衍我,可就不講義氣了,別忘了,我們可是多年戰友,那李澤,算老幾?他是我的仇人,難不成就不是你的仇人嗎?”

    尤勇低頭,拿著筷子亂戳著面前那只被他扳了腦袋的大公雞雕刻,心中著實有些煩亂.

    “還記得當年兩支成德狼騎在鎮州城下決戰之時的場景嗎?”蘇寧瞇起了眼睛,”一直是你帶著的,另一支是王操那個老賊的次子王敏帶著的.最后,你成了勝利者,王敏被你陣斬于鎮州城下,正是因為你的勝利,我們才打開了決戰的勝利之門.那王敏,可是李澤的親二舅.”

    當的一聲,尤勇的筷子重重地戳在盤子上.

    “老尤,我說不什么繞彎子的話,只能直來直去.就算李澤說一點兒也不計較,你信不?”蘇寧呵呵笑道:”退一萬步說,就算他真不計較,他的母親呢?她會忘了這些血海深仇?如果你真支持了他,等到他站穩了腳跟,到時候到底是你親,還是他娘更親?到了那個時候如果他想收拾你,你覺得你有機會活嗎?”

    李安民連連點頭,在一邊幫腔道:”老尤啊,看李澤那小子在德州時的心狠手辣,便可見此人行事之風格啊.真真正正的絕戶計,反正我是膽寒的.過嗣沅兒,也是為了我們以后考慮啊!”

    尤勇啪地一聲將手中的筷子拍在了桌子上,看著二人,寒聲道:”這件事情,我想節度使自有主意,過嗣與否,也絕不是我尤勇所能夠左右的,所以,我只會旁觀,絕不會干涉,一旦節帥作出了決定,我尤勇只會支持而不會反對,我想,我的意思,二位明白了吧?”

    蘇寧寒聲道:”尤將軍,老尤,你可想清楚了,這件事情上,蘇某人毫無退路,要么生,要么死,你要與我作對的話,那咱們可就是仇人了.”

    尤勇還沒有作聲,一邊的李安民卻是伸手按住了蘇寧,打了一個哈哈道:”好了,好了,老尤的意思我明白了,咱們不說這件事情了,蘇兄在鎮州還要呆一段日子,我們兩個人卻要赴戰場了,等到我們回來,他又回深州了,還不知下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呢,喝酒,喝酒.”

    尤勇沉著臉,與二人喝了一杯酒,站起了身,拱手道:”軍務繁忙,恕不奉陪了.”

    蘇寧看著大步離去的尤勇,一張臉變得鐵青,冷聲道:”給臉不要臉,當真以為我就要求著他嗎?”

    李安民卻笑了起來:”老蘇,稍安勿燥吧.老尤其實已經表明態度了,只不過你沒有看出來而已.”

    “他表明什么態度了?”蘇寧氣啉啉地提起酒壺,往嘴里大灌了幾口,將酒壺頓在桌上,這才反問道.

    “兩不相助,靜觀其變.”李安民道.

    “這算什么態度?”蘇寧不滿地道.

    李安民搖搖頭:”老蘇,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站在我們這一邊.尤勇是大哥最親信的將領,大哥對他,可比對你和我都好多了,尤勇只會聽大哥一個人的,便是大哥讓他去死,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現在他能做出兩不相助的承諾,已經到了底線了,如果再相逼,反而會適得其反.更重要的是,我們只需要讓別人相信尤勇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也就夠了.”

    “尤勇現在手握重兵,而且承德狼騎,姐夫的親衛營,他都有著絕對的影響力!”蘇寧有些不甘.

    “正因為他太重要了,所以他的兩不相助,于我們而言,其實已經是幫助了,接下來我必須要離開了,你在鎮州呆著的這一段時間,一定要想法將另外一個人拉過來,如果再加上他,我們的事情,便十拿九穩了.”

    “誰?”

    “王思禮!”李安民道.”只要此人倒向我們,那可以說便是大哥,也不得不順應大勢,因為我們的實力,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大哥不答應我們,那就要承擔成德分裂的風險了.成德沒有了趙州,沒有了深州,那還是成德嗎?”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