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閃電戰(中)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數天之后,朱壽主力進入了肅寧.過了肅寧,便進入到了景州境內了,但現在的肅寧,看起來卻凄涼得很,原本準備在這里獲取一部分糧草來補充軍隊的希望也落了空.柳成林沒有帶走的,全部一把火燒成了灰燼.

    “節帥,柳成林的目的,就是要讓我們后勤不繼,讓這場仗打不下去.”節度使府幕僚夏勝看著一片殘坦斷壁的肅寧糧庫,”此人在我橫海久矣,深知我橫海內情,所以這一仗,我們必須速勝.”

    朱壽點了點頭:”我自然明白這個道理.肅寧這里的糧草沒有了,便讓河間,任丘等地迅速籌集三萬大軍一月所需,保障后勤供應,一個月之內,我們必須完成對景州的戰事.”

    夏勝點了點頭,一個月之后,秋收便正式開始了,到時候便是想打,這仗也打不下去了,數萬府兵,那是必須要回去秋收的,不然明年一年吃什么?

    可是柳成林在肅寧打了一仗之后,便銷聲匿跡,現在,他又在哪里呢?逃回景州去了嗎?可派往景州的探馬斥候,至今還沒有柳成林的消息傳回來.只打探得知,景州完全放棄了條縣安陵等地的防守,將所有兵力都聚集到了景州城,由孫志統率,現在正抓緊一切時間在準備防御作戰呢!

    柳成林在哪里?

    朱壽一點也不擔心孫志,但柳成林,他卻不得不防,這曾經是他最為倚重的一員大將,其作戰的兇悍當世少見.如果他在景州城內那還好說,猛獸被困進方寸之地,再兇猛施展的余地也有限,但如果抓不住這頭猛虎的蹤跡,天知道他什么時候又會從那個陰暗的角落里跳出來給自己兇狠一擊.

    從殘破的肅寧城回到城外的大營,朱壽也終于知道了柳成林的去向了.

    “任丘!”朱壽目瞪口呆地看著前來報信的侄兒朱軍,一邊的夏勝的額頭也是皺成了深深的川字.

    打下肅寧之后,柳成林揮師任丘,兩場戰事差相仿佛,柳成林都沒有費多大勁兒便攻克了城市,肅寧陷落之后,柳成林在肅寧搜集了大量的騾馬,讓自己的士兵們都有了代步的牲畜,日夜兼程趕往代丘,可憐任丘還沒有收到肅寧陷落的消息,首先便看到了柳成林的兵馬大舉來襲.

    故伎重施.

    攻破任丘之后,柳成林又一把燒掉了多余的糧食,然后用重金又籠絡了一批青壯之后,再次消失得無影無蹤.

    轟隆一聲,朱壽掀翻了帳內的大案,滿帳將佐無不驚恐難安.

    眼前這位節度使,可一向不是一位溫善的主兒,暴怒殺人泄憤之事,那可是常常有之.

    “柳成林作戰勇悍我早就知道,可什么時候變得如此狡詐難測了?”朱壽環顧四周,看著眾將的神色,拂然問道.

    眾將垂頭不語.

    “節帥,現在柳成林的作戰方略已經很清楚了,就是打著我們糧草的主意,數萬大軍,人吃馬嚼,每日消耗,極為恐怖.現在肅寧,任丘兩地已經指望不上了,他下一步會往哪里去?”夏勝看著朱壽,問道.

    “你覺得他會去哪里?”

    “我最怕他去河間!”夏勝憂慮地道:”來自任丘的情報已經很清楚了,柳成林只不過帶了千余名甲士的心腹部隊,兩仗打下來,隊伍也不過澎漲了兩千人而已,如果他想裹脅這兩地的青壯,便是一兩萬人也是能收攏起來,但他卻只選了其中的青壯,就說明了他仍然想接著用這種長途奔襲的戰法來攻擊我們的薄弱之地.現在我們大軍馬上就要進入景州,身后空虛,要是讓他找準空子插到我們身后,再像打任丘一樣打下河間,那我們麻煩就大了.”

    “肅寧,任丘皆是因為猝不及防,河間有我留守部隊,現在更是早就知道了消息嚴防死守,他這么一點人手能濟事?”朱壽道.

    夏勝向前一步,壓低聲音道:”節帥,現在此人連下兩城,雖然我們只損失了一些糧草軍械,但造成的影響卻是極壞的,河間更是不同于這兩地,要是此人打到了河間,就算攻不下河間,但只怕難免謠言四起……”

    朱壽頓時明白了過來.

    橫海治下,本來就不太穩當,一直靠著軍隊鎮壓,像河間這樣的地方,更是他橫海治下的根本,要是這里生起了亂子,只怕便有根基傾覆之禍.

    想打景州,就必須要先拿下柳成林,至少也必須把他逼回景州.

    “眾將聽令!”朱壽想清楚了這個關節,接下來要做什么,也就明白不過了.

    任丘,連著的勝利,讓柳成林的麾下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的興奮,每打下一地,柳成林總會有金銀打賞下來,這些時日的收入,可抵得上他們過往數年間的所獲了.便是那些后加入的青壯,也一個個的興奮不已,所有人都在盼望著在柳成林帶著他們再去打下另一個目標.

    太陽越來越火熱了,躲在林中的三千部眾,也同樣的心火辣火辣的.

    橫海第一名將,的確是名不虛傳啊.

    “公子,接下來怎么辦?”柳長風一邊替柳成林扇著風,一邊低聲問道.這一次的戰斗,跟以前全不相同,以往打仗的時候,打哪里,怎么打,在事先都分派得明明白白,而這一次,卻只有柳成林一個人心里有數,便是他,也是不明所以.

    柳成林露齒一笑.

    “長風,接下來有一個重要的任務與你.”

    “公子只管吩咐!”柳長風道.

    “斥候已經打探清楚了,朱壽的主力,已經開始向任丘而來,攏共三千甲士,二萬府兵,他們的目的,是封住我往河間的道路,他怕我去打河間.”柳成林道.

    “既然知道了他們的動幾,那咱們當然就不去河間了,這一次收獲頗豐,咱們就此轉回景州與他們決一死戰.”柳長風道.

    “不,當然還要去河間.”柳成林看著有些驚訝的柳長道:”不過不是我去,而是你去.你帶著后面的兩千新招來的府兵往河間府而去,在士兵們之中嘛,就宣揚我已經秘密潛伏在另一個地方準備給敵人致命一擊,你們,只不過是誘敵之策而已.”

    柳長風點了點頭.

    “記住了,你的任務不是與敵人作戰,而是發現了敵人之后,就跑.帶著他們到處跑.”柳成林道:”如果最后跑不掉了,就拋棄掉這些人,你一個人跑掉就好了.”柳成林輕輕地道.

    柳長風悚然而驚.

    “公子,這是為什么?”

    “朱壽親自來堵我了.”柳成林嘿嘿笑著:”別人來他不放心,怕被我找到破綻給吃掉了.但我的目的可不是他這主力,我會回肅寧去.吃掉他哪里的留守部隊.”

    “公子,即便是在肅寧的留守部隊,也還有兩千甲士,一萬府兵啊,您就帶著千把人,怎么可能吃提掉他們?”柳長風難以置信地問道.

    “當然不止我!”柳成林慨然嘆了一口氣:”你就不覺得這一次作戰完全不像我的作戰風格嗎?”

    柳長風莫名其妙,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整個作戰計劃,都是武邑的李澤制定的.”柳成林攤了攤手,”而我,只不過是一個執行者而已.”

    “怎么是這樣?”柳長風驚訝之極.”這么說來,公子再回頭打肅寧的時候,武邑那邊有大軍過來?”

    柳成林點了點頭,豎起了兩根手指頭:”整整兩千騎兵,穿過德州無人區,正在向肅寧方向運動.哈,李澤當真算無遺策,連時間都掐算得八九不離十.我一千甲士,再加上武邑哪邊的兩千騎兵,已經足夠打這一仗了.只要擊敗了肅寧的這支軍隊,朱壽這一次的進攻景州之役,便要無疾而終,他就得給我灰溜溜地滾回去.”

    至此,柳長風總算是明白了這一次整個的作戰計劃,打肅寧也好,打任丘也好,還是佯作打河間也好,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掩飾最后對對肅寧這支朱壽的留守大軍的致命一擊,至于這兩千臨時拉起來的青壯,即便損失殆盡,也不會讓人心疼不是嗎?

    “你這一次的任務至關重要.拖得時間越長,對我們便越有利,要是我們還沒有發動對肅寧敵軍的最終打擊,你就已經失敗了,那朱壽立時便會反應過來我們的真正目的,那我們就要功敗垂成了.”柳成林道.

    “公子放心,不就是跑嗎?拖著他們捉迷藏而已.”柳長風笑嘻嘻地道.

    “記住,別人我不管,你一定要給我活著回來.”柳成林叮囑道.

    “放心吧公子,我是屬貓的,九條命呢!”

    是夜,這支三千人的大軍一分為二,柳成林率一千甲士悄然離去,而天明之后,柳長風率領著另外兩千人向著河間方向運動.沒有誰懷疑柳成林的作戰目的,因為前面的兩次勝仗,已經讓這些青壯對柳成林奉若神明了.他們只當這又是一次突然襲擊的開始.

    在柳成林兵分兩路的時候,屠立春帶領著的騎兵大隊,已經在平口鎮集結完畢,兩千人的騎兵,是李澤這一次所能拿得出來的所有騎兵了,便連李泌,這一回也被派了出來.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