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破鼓萬人捶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王明義惶然的態度,已經充分說明了事情的嚴重性。

    相比起胡十二傳遞回來的最初期的情報,快馬加鞭一路趕到武邑的王明義,帶來了更為詳盡的第一手資料。

    李澤料到成德這一次要失敗,但萬萬沒有想到,會敗得如此之慘。四千甲士,三萬府兵,竟然真的就這樣全軍覆滅了。

    眼前的王明義渾然沒有了以往舉止從容的貴公子作派,而是坐立不安,滿臉的驚慌。

    “姨父說,小公子你也是李氏子孫,值此成德存亡之際,小公子應當盡起兵馬,前往深州助戰,現在成德主力喪失大半,每一分力量都是寶貴的,這個時候,萬萬不能起了異心。”王明義眼巴巴地看著李澤道。“只要熬過了這一劫,以后不管是什么事情都是好商量的,姨父說,只要小公子出兵,以后,他一定會堅定地站在小公子這一邊。”

    李澤沉吟半晌,問道:“深州那邊?”

    王明義腦袋反應極快,馬上就明白了李澤話里頭的指向。

    “蘇寧敗退下來之后,便被節度使軟禁了起來,眼下深州都已經被節度使掌控,殘余的軍事力量全部被重新整編,蘇刺史,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完全的空頭刺史了。”

    聽到這個消息,李澤倒是精神一振。蘇寧可以說是現在他最大的仇人了,這家伙弄死自己的心思,只怕比李澈還要強烈,如果這家伙手里還掌著權,有著兵,李澤是怎么也不想跑到深州那地界兒去的。

    但是老頭子就值得自己信任,值得自己以性命相托嗎?

    李澤一點把握也沒有。

    “你們看呢?”他將目光轉向屠立春與楊開等人。

    “當然要去,當然要去。”好不容易等來了說話的機會,楊開興奮地一躍而起,臉上那本來不太顯眼的幾個小麻子點,此刻似乎都在熠熠發光。“小公子,大公子兵敗,生死未卜,此時小公子帶援軍入局,只要能扭轉乾坤,保住了成德,那什么問題都解決了。”

    別看楊開早前一直跳得很歡,為了李澤的事情可謂是拼了老命,但實則上午夜夢回之際,又何嘗不是愁腸百結呢?因為怎么看,自己的小命兒還是懸于一線啊。

    但現在,事情就完全不一樣了。

    小公子將會閃亮登場,而自己,也必然會從一條羊腸小道之上一下子便跳到寬闊無比的官道之上,作為小公子最早的一批跟隨者,擁護者,輝煌的前程那還用說嗎?

    當然,前提是首先要保住成德。

    所以他此刻希望李澤出兵的心思,比任何人都要迫切。

    這是他扭轉命運的時刻,這是有可能讓他光宗耀祖的時刻,這可以讓他成為后世子孫稱頌的時刻啊,他怎么能不興奮。

    李澤不置可否地掃了一眼楊開,將目光落在屠立春身上。

    “公子,末將認為該出兵。”屠立春看著李澤道。“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連成德都沒有了,那還又有什么可爭的呢?”

    李澤很清楚自己這一文一武兩個屬下必然是會贊同出兵的,雖然他們的出發點并不一樣。他看向王明義,輕聲問道:“王兄,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道理我自然也是懂得,現在我只想問一句,我以什么名義出兵呢?”

    王明義啊了一聲,聽懂了李澤話里的意思,卻更加的茫然無措,這個問題很大,里頭包含的東西太多,顯然已經不是他能回答得了,解決得了的問題。

    只怕便連他的姨父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吧。

    “我難道還扛著楊縣令的旗幟?”李澤呵呵一笑,“抑或打上一面旗子,上面寫著武邑義勇軍?”

    李澤話說得很幽默,但場間卻沒有人發笑。

    因為這里頭牽涉到了很嚴重的政治問題了。

    李澤如果以他的名義出兵,那就是要向成德,向天下正式宣告自己的身份了。而這個,恰恰是以前成德最諱莫如深的問題,也是將成德內部之爭正式擺上了臺面。

    兵馬很容易拉出去,但接下來的問題可就不好解決了。

    李安國怎么向屬下交待?公開承認李澤的身份?

    要知道,這些年來,成德屬下,都已經是認可了李澈的繼承人身份,也不知有多少人向李澈輸誠,而王氏與蘇氏之間的恩怨情仇夾雜其間更是讓事情大大的復雜起來。

    李澤如果就這樣堂而皇之的出兵,只怕人到了深州之后,成德內部之間反而先要出大問題。大敵當前,內部先內訌了起來,那豈不是自掘墳墓?

    從這個角度上看,讓李澤出兵還不如就讓他老老實實地呆在武邑。

    李澤當然明白這是一個好機會。

    他將題目拋了出來,拋給了他的老頭子讓他來選擇。

    他當然愿意出兵,但出兵肯定是有一個先決條件的,那就是成德節度使李安國正式地征召。這個征召是對他身份的承認,也是對他政治地位的一種宣告。讓他能夠正式地堂堂正正地出現在這個政治舞臺之上。

    想要他黑不提白不提地就這樣糊里糊涂地出兵,那自然是不行的。

    要是就這樣到了深州,老頭子一把將自己軟禁起來,自己能有什么辦法?屠立春,沈從興這些將領們在自己的老頭子面前有多少反抗精神,這是一個嚴重值得懷疑的問題。

    那自己才叫是送貨上門呢!

    王明義顯然也明白了這里頭的關竅,立即站了起來道:“小公子的意思我明白了,我馬上回去向姨父稟報這一件事。不過還是要請小公子做好一切出兵的準備,要是一切順利,那么請小公子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出兵深州救援。”

    李澤點頭:“當然。如果能有正式的征召令,那我李澤自然馬上就出兵救援深州。”

    “不能出兵!”李澤話音未落,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隨即一個人滿頭大汗地出現在了屋內眾人的面前。

    “屠虎?”李澤看著對方,驚訝地叫出了聲,“你不是在橫海嗎?怎么又回來了?”

    屠虎站在眾人面前,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大聲道:“小公子,現在絕不能出兵深州。”

    “這是什么道理?”屋里王明義,楊開,屠立春異口同聲的反問道。

    “橫海已經倒向盧龍了。”屠虎一字一頓地道。“柳成林所部已經從瀛州撤了回來,占領的章武也原封不動地還給了盧龍,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橫海德州刺史朱斌,已經集結了一千甲士,一萬府兵,準備入侵翼州了。”

    李澤臉上變色,楊開臉色煞白。王明義更是卟嗵一聲跌坐在椅子上。屋子里陷入到了死一般的沉寂當中。

    橫海這一次趁火打劫,選的時機當真是妙到毫巔啊!深州危急,翼州刺史曹信集結了他所有的兵力前往深州救援,卻不想后院卻在這個時候失火了。

    還不是一般的小火,是可以毀天滅地的大火。

    好半晌,李澤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自失地一笑,搖頭道:“這他娘的才真是應了一句老話,破鼓萬人捶啊。”

    眾人咽了一口唾沫,終于明白了屠虎為什么說絕不能出兵了。曹信帶著大部隊走了,現在翼州就是一個空殼子,唯一的一支兵馬,就是李澤手里的這點人手了,不到三千人的一支隊伍。

    李澤霍地站了起來,深州他可以不去救援,但橫海人打翼州的主意,要動他武邑這塊地盤,這就是要撬他的老底啊!就是拼了老命,這一次也要將他們懟回去。橫海軍想痛打成德這支落水狗,也要先問自己一聲同不同意!

    回答當然是斬釘截鐵!

    不愿意!

    你敢來,我就打斷你的爪子。

    “王兄,你回去告訴曹公,讓他放心地去援助深州,橫海入侵之事,自有我李澤一力擔之,保管不會讓曹公的翼州有分毫的損傷。”李澤一拳擂在桌子上。

    王明義早已經方寸大亂,聽了李澤的話,如同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連連點頭:“我馬上就走,小公子,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派人到翼州來,只要是翼州有的,王某人一定都給你弄來。”

    送走了王明義,李澤看著屠立春,楊開道:“現在沒有什么好爭的,也沒有什么可猶豫的了。不先將橫海軍打跑,我們連底褲都會輸掉。立春,楊開,集結所有能集結的力量,雖然我們不去深州,但這一戰如果我們能將橫海軍打敗,那么我們照樣也能名震天下。這一戰,我要讓天下都知道,在成德,還有我李澤這么一號人物。”

    “遵命!”屠立春與楊開都被李澤的昂然情緒所感染,肅穆地抱拳行禮,轉身大步離去。

    李澤站在屋子里,緊緊地握起了拳頭。

    亂世,終于是不可逆轉的來臨了。大唐各地節度使之間的互毆,正式拉開了序幕,朝廷的最后一塊遮羞布也被扯下來了。

    此時的他,最希望的就是石壯,陳長平,李浩,李瀚迅速地歸來,大戰在即,他異常需要這幾員大將來幫助自己。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