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辛苦公子了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楊開很開心.

    小公子出馬,果然無往而不利,他在家里白白地擔心了好幾天,當一騎快馬飛奔到武邑縣衙,告訴他流竄到武邑境內的來自橫海的反賊已經盡數覆滅的消息之后,他快活的幾乎要跳起來.整個武邑,壓根兒就沒有受到任何驚憂,連消息都沒有聽到一點兒,這件事情便煙消云散了.

    他馬上備上了禮物,親自到莊子上去向小公子祝賀.這樣好的拍馬屁機會,自然不能放過.

    接下來,他就憂愁了.

    因為流匪是全部被剿滅了,但是那上千人卻需要他來安置.

    李澤不是在要求他,而是在命令他,而且他也根本就沒有膽子拒絕,問題是,這千把人,是那么好安置的嗎?

    “楊縣令,這一次剿匪,我是打著你的旗號去的,所以,你盡可以向翼州報功,就說你盡起武邑府兵,將流竄而來的匪徒一網打盡了.”李澤笑咪咪地道.”想來曹刺史絕對會不吝賞賜的.”

    請功當然是好事,但受了這功勞,后面的事情,可就跑不掉了.

    “這是公子的功勞,下官怎么敢貪天之功?”他囁嚅著道.

    “我的事情,是萬萬不能泄露出去的,這件功勞,還真只有你來領.”李澤臉沉了下來,”楊縣令有什么困難的嗎?”

    “不不不,沒有困難!”楊開一看李澤變了臉,立即大聲應承.”可是公子,這千把多人,這么多的老弱婦孺,怎么安置啊?”

    “這有什么為難的?這些人暫時也沒有什么別的要求,不過是求個活命而已.”李澤輕松地道:”我記得大青山一側,不是還有不少荒地嗎?那是縣里的公田吧?”

    “是縣里的公田.”

    “把這些公田分給這些人不就得了,這個冬天是啥都干不了啦,但到了明春,便讓這些人去開荒,去種田.”李澤道:”楊縣令,眼光要放長遠一些,這武邑,現在不過兩千戶,一個中縣而已,現在多了這千把人,能多出好幾百戶來,到時候讓王二給你跑動跑動,便能成為一個上縣了,這對于你的仕途,也是有幫助的是不是?這幾百戶,到時候不還是要給你繳賦稅的嗎?這千把人中,可有三四百青壯呢,編練出來,你又多出三四百府兵出來是不是?不管到了什么時候,縣里戶口增多了,人丁增多了,對于武邑,對于翼州,甚至對成德,都是一件好事情不是嗎?”

    楊開賠笑著道:”公子,道理我是都懂的,可是關鍵是這個冬天他們怎么過啊?”

    “縣里不會連這一點糧食都拿不出來吧?”李澤問道.

    “要是放在往年,倒也不是太大的問題,可是今年,就成了大問題啊!”楊開愁眉苦臉地道:”成德節度府加了一次稅,曹刺史又加了一次稅,還加征了不少的糧食,縣里的余糧,都已經被一掃而空了,常平倉里倒還有糧,可公子,這個糧食,我吃了豹子膽也不敢動啊!那是戰備糧.動了這個糧食,曹刺史真會要我的腦袋的.”

    看著楊開一臉的痛苦樣,李澤知道他說得是實話,說來說去,還是盧龍那邊的事情啊,要在往年,挪一挪常平倉里的糧食,倒也不是什么特別為難的事情,可現在,誰知道戰爭什么時候打起來,萬一明年等不到秋后收獲便干起來了呢?那時候一旦調糧,糧食拿不出來,楊開肯定脫不了爪爪,他被揪了出來,自己還藏得住嗎?他定然是要將自己招供出來的頂缸以求脫罪的,那自己可就要大白于天下了.

    “這么說來,還是只能在縣里的富戶身上打主意啊!”李澤摸著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楊開看著李澤,心道這武邑最大的財主就是您啊!

    但這話,他也就敢想想,可不敢真說出來.

    瞅著他的眼神,李澤便知道他在想什么:”我自然是會拿出錢糧來的,你不用這么看著我,這些人既然是我捉回來的,我自然也不會看著他們活活的餓死.”

    “可是公子,縣里的那些富戶,誰沒有一點背景關系啊,我這小身板扛不住啊!”楊開巴巴地看著李澤.

    “不用瞅我,自己想辦法,別人有關系,你就沒有嗎?王二公子哪么大一座靠山,這個時候自然是要用一用的嗎?有王別駕給你背書,你還怕整不出錢來?”李澤冷笑道.

    “我,我就是怕王別駕嫌我給他添麻煩.”楊開擔心地道.

    “糊涂!”李澤點了點楊開的腦門:”你是他推薦來擔任這個武邑縣令的,現在你給他長了臉,平滅了盜賊,還給翼州增添了這么多丁戶,這說明王別駕慧眼識珠,是極有面子的事情,他怎么會嫌麻煩?難道你不問不管,讓這千把人都活生生地餓死在你境內,他就有臉了,真出了這樣的事情,他才有麻煩吧!”

    楊開若有所思地道:”是這個道理啊!”

    “回去便給王別駕寫信報功,記著,信啊,要直接給王別駕,別走正常程序.”李澤指點道,”然后剩下的事情,王別駕自然會給你想辦法的,當然,也不能盡指著王別駕了,主要還是要靠你自己,縣里的富戶商戶都是樂捐,這是善事,好事,誰不做,不妨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誰敢齜牙到州里去,王別駕就給你收拾了.”

    “明白了明白了!”楊開佩服地看著眼前的少年,這為官之道,眼前的李公子可比他要老辣多了,果然是將門出虎子啊.

    “縣里富戶商戶樂捐,如果州里再補貼一部分,那就足夠熬過這個冬天了,等明天一開春,那日子就會好過起來,萬物復蘇,便是去打野菜,也能弄出來不少吃的.下官這就會去辦.公子這里,就不必出了.”

    “我是這樣的人嗎?”李澤不耐煩地敲著桌子,”放心,你訂出章程來,該我出來的,一分不少你.”

    “公子高義啊.”楊開感激地連連拱手,有這位武邑最大的財主出手,自己辦這件事怕難度,可就又小了不少.

    “不過啊,這件事我有些不放心你的那些手下,那些人,一個個都是鐵板過手都要刮下一層鐵屑來的,這么多的錢糧過他們的手,我擔心最后有多少能落到這些流民手中,還真是值得思量.”李澤敲著桌子,盯著楊開道.

    楊開正準備賭罵發誓說自己一定會死死地盯著這些人不讓他們有一絲一毫的機會揩油,但一瞅李澤那幽幽的目光,突然福至心靈,猛然明白過來.

    “公子說得極是啊,那都是些貪婪的,這么多東西過他們的手,我還真不放心.公子啊,這些流民左右都是您辛辛苦苦地搭救回來的,干脆就一事不煩二主,到時候這些錢糧一到,我馬上就全數交給公子,由公子來安置這些人,就是不知公子會不會太辛苦了一些?”

    楊開很上道,李澤很滿意.當下站了起來,滿意地拍了拍楊開的肩膀:”辛苦是辛苦了一些,不過呢,這些人既然是我弄回來的,我總是要負一些責任的是不是,再說了,誰讓我姓李呢,是不是?哈哈哈!”

    楊開心里一顆石頭頓時落了地,看來這一次馬屁是拍對了.雖然這樣一來,自己也少了一些發財的機會,不過跟著李澤李公子,以后還怕沒有財發嗎?光是今年公子賞給自己的程維的那大宅子,光靠自己,那是一輩子也買不起的.

    只要是跟對了人,前途就是光明的,眼前的小小損失算得了什么?

    “那就要辛苦公子了.”楊開眉開眼笑地道.

    “嗯嗯嗯,辛苦就辛苦一些吧,不過苦得其所,楊縣令啊,今兒個留下來吃一頓飯,哈哈,你來我這里不少趟呢,我還沒有招待你一次呢,今兒個一定要吃一頓飯.”李澤笑咪咪地道.

    莊子里的飯菜自然是讓楊開胃口大開,喝得半醉,這才滿心歡喜地往回走,至于當初李澤從他那里借出來的甲胃,弓箭,盾牌,槍矛,他已經選擇性的忘記了.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