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無法改正的錯誤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李澤登高望遠,在他所站的位置之上,可以清楚地看到下方柳成林一行人的身影,而由于角度,光線的原因,下面的人即便眼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到他.

    而這,已經是心月狐小組發現柳成林一行人的行蹤的第二天了.在他們前進的道路之上,秘營人馬,已經布置下了一個個的陷阱,只等著他們一頭撞上來.

    “這是一支毫無訓練的農夫隊伍?”李澤指著下面分成三組,前后銜接緊密的隊伍,”而且你看他們的一舉一動,分明就是經驗豐富的老卒啊.”

    李澤左右的屠立春和石壯兩人也是皺著眉頭,李澤能看出來的東西,他們當然也發現了.

    “只怕我們被兩個混帳給騙了.”李澤突然恨恨地道,”心月狐的小子們還是太年輕沒有經驗了.我想,我知道這些人是誰了.”

    “公子,這些人不是石邑暴民的話,又是那里來的神仙?”屠立春問道.

    “是追捕他們的人,是石邑哪邊的官兵!”李澤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猛然回過頭道:”給我把兩個混蛋提過來.”

    陳長安和陳長貴兩人被從后面押了過來.

    李澤冷冷地瞅著他們兩個,”好手段,好心眼兒,被我們逮著這么短的時間內,便捏造出了這么多的虛假信息,等著我們雙方自相殘殺,你們好漁翁得利是吧?”

    陳長安伸長脖子看了一眼下方,又盯著眼前這個明顯貴氣逼人的少年,開心的大笑了起來:”狗崽子,就是這樣,怎么樣,來咬我啊,哈哈哈!”

    啪的一聲悶響,屠立春抬手一巴掌便扇了過去,屠立春的手勁兒可比狐一不知大到那里去了,雖然收了力,這一巴掌也立時便把陳長安半邊臉給扇腫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胖了起來,然后由紅變紫,紫中帶黑.

    “狗腿子!”雖然話都已經說不清楚了,陳長安的眼中仍然帶著瘋狂的神色看著瞅著屠立春,眼中滿是得意的神色.

    “能不能制止他們?”李澤看著屠立春.

    屠立春搖了搖頭:”我們隔他們太遠了.而且這個時候,李浩他們已經蓄勢待發,而對方既然也是好手,一旦遇襲,也不會留手……”剛說到這里,屠立春的聲音驟然高了起來:”他們動手了.”

    李澤霍然轉首看向下方.

    李浩他們制定的策略,是先襲擊對手的前后兩部,然后集中全力攻擊對方的中間主力,李浩,李瀚,李泌三人帶著青龍,白虎,朱雀三個小組中的一百人在下面設伏,本來在李澤看來,這已經是一個獅子搏兔的態度了,但現在看起來,只怕不能穩操勝卷,因為敵人分成了三部,相應的,李澤們埋伏的人手也分成了三個部分.

    李澤不想他的部下在這樣的戰斗這中有所損傷,就算死傷一個,也夠他心疼傷心的,這些人可是他好幾年的心血呢.

    “公子,我馬上下去接應一下.”看到李澤點了點頭,屠立春立即轉身,身后一名秘營士兵立即將火云給牽了過來,翻身上馬,反手一掌拍在火云的屁股之上,火云一聲輕嘶,便向著山下疾奔而去.

    “對方領頭的人是誰?”李澤此時的心情已經稍微平復了一下,他努力讓自己的聲調聽起來更平穩.

    “柳成林,聽說過嗎?”一邊的陳長貴嘿嘿的笑著,他邊上的陳長安,此時已經完全說出來話來了.

    李澤的臉色當即便變了.

    他雖然蝸居鄉間,但通過義興堂的耳目,對于這天下并不陌生,義興堂的主要活動地盤便在橫海軍治下,像柳成林這樣的人物,他怎么會不知道.

    “石壯,你去幫忙.”他立即吩咐道.

    “知道了公子!”石壯也不廢話,轉身上了另一匹馬,也是向著山下疾奔而去.

    “狗咬狗,一嘴毛,哈哈哈!”陳長貴瘋狂地大笑,一邊的陳長安看起來凄慘無比,但此刻眼梢眉角,也盡是笑意.

    昨天他們從第一眼看到李澤一行人,便認定了這些人都是官兵,是武邑這邊的官兵,因為這些人有鐵甲,有弓箭,有制式的武器.而且看起來也不弱,挑動著他們雙方打起來,不管誰死了,對于陳長平他們來說,都是利好消息.

    至于他們自己,根本就沒有存再活下來的心思.

    李澤眼帶寒霜,冷冷地看著他們,直到看得二人的笑聲越來越小,李澤才拍了拍手,隨著他的掌聲,樹林之中,沉默地走出了一隊隊身著皮甲,腰胯橫刀,手持長槍的士卒,在李澤的面前整齊的排列成行.

    “就算我們兩家打上一場,可是不管雙方勝負如何,我仍然有充足的余力,將你們這幫人剿滅干凈.”李澤一字一頓地道:”你們聽清楚了,今天我如果損失了多少,我都會加倍地從你們身上討回來.你們兩個,成功地激怒了我,也成功地把你們的兄弟往閻羅王哪里又多推了一步.”

    陳長安臉色蒼白.

    他們是與軍隊交過手的.一支經過訓練的,有組織的軍隊的戰斗力,絕對不是他們這些烏合之眾能夠抵擋的,別看他們暴動的時候,勢如破竹,可實際之上他們對付的,不過是一些衙役捕快而已,當橫海軍的正規部隊到來之后,在那些正規軍面前,他們被一觸即潰,從此便開始了逃命,從最開始的上萬人,到最后,只剩下了千余人.而且其中更多的都是老弱婦孺,那些青壯,都在抵抗軍隊的過程之中,成批成批在倒在了對方冷血的殺戮之下.

    “狗腿子,鷹犬,都是你們逼的,都是你們逼得我們活不下去,左右都是一個死,能看到你們也死一些,我就很快活了.”陳長貴嘶吼起來.

    李澤冷笑了一聲,”陳長平,陳長安,陳長富,陳長貴,如果說那些普通的農戶人家被當地官府逼得活不下去我是相信的,但你們,卻絕對不是這樣,是不是?”

    “我兄弟是英雄好漢,見不得官府欺負人,路不平有人鏟!我們就是那把鏟子.”陳長貴怒吼道.

    “說得真是大義凜然.”李澤不屑地道:”你們難道就沒有存著借著這個勢頭為自己謀一番前程的意思?王候將相,寧有種乎?你們兄弟策劃暴動的時候,大概也是這么想的吧?”

    陳長貴啞口無言,當初他們兄弟幾個起事的時候,的確是有這個想法的.天下大亂,才是英雄輩出的時候啊.他們自詡英雄,可是卻苦于沒有向上的通道,那些世家,權貴牢牢地占據著每一個向上的位置,讓他們完全看不到出路.

    “因為你們,多死了多少人啊!”李澤嘆了一口氣,”一朝英雄拔劍起,又是蒼生十年劫,這句話,說得入骨三分,可是這天下,想當英雄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啊!”

    他轉過身了,看向下方.

    那里,他的秘營,已經發起了攻擊.現在他只希望對手弱一些,希望那柳成林沒有傳說中的那些厲害,而是徒有其名,虛有其表.

    但他的這個想法,馬上就被入眼的一幕給擊打的粉碎.

    因為他看到李泌被柳成林一矛桿給直接抽飛了出去.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