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請君入翁

槍手1號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尋唐最新章節!

    “田兄,田兄!”出得門來,沈從興急行幾步,趕上了前面的田波.

    田波回過頭來,看著沈從興,笑道:”沈兄準備助我一臂之力嗎?”

    “田兄不會嫌我多事吧?”沈從心拱手道.

    “哪里!你瞧我這腿腳,廝殺起來,遠遠比不得從前了.也只能做一些輔助性的事務,幫著公子練練兵而已.”田波道:”沈兄能來幫忙,那是再好不過了.來人是誰?公子既然沒有跟我說明,想來是料到沈兄要主動請櫻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嘛.”

    “如今田兄竟也是出口成章了.”沈從興羨慕地道:”是因為公子授予了你兵法了嗎?”

    田波哈哈一笑:”倒也是不錯,公子的確授予了我練兵之法.”

    沈從興張了張嘴,滿臉艷羨之色,卻沒有再多說什么.

    “你想看?”田波斜睨了他一眼.

    沈從興身子微微一震,卻又訥訥地道:”這是公子授予你的,公子沒有發話,你不敢給,我也不敢要啊.”

    這時代,學問還是極高貴,極珍希的一種東西,普通人既沒有這個財力,也沒有這個時間和精力.沈從興雖說是識字,但也僅限于識字而已,而像兵法這類東西,更是各家之秘傳,等閑那里學得到真正的東西,孫子兵法倒是可以買得到,但想要從那樣的形而上的兵書之上學到真東西,就須得有些天分了.而像練兵之法這樣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可以用在實踐之中的.

    “以前的確不會給你看,但現在嘛,那就不一樣了,既然是自己兄弟了,以后你又要在這里幫忙,這些東西,你是必須要掌握的,等到做完了今天這一樁事,回頭我就拿給你.”田波拍了拍沈從興的肩膀.

    “多謝田兄.”沈從興這一次可是發自真心地感激了.”沈兄什么時候學會認字了?”

    “不但是我認字,秘營里所有人,都識字.”田波道:”公子下的死命令,每人每天都要識五個字,像我這樣的,每天要識得十個字.識不得,寫不來,便要挨鞭子,來這里的頭三個月,我每天都挨鞭子.”

    “為什么要每個人都識字?有這功夫,讓他們都打熬打熬力氣不是更好嗎?”沈從興不解.

    “你問我,我怎么知道?”田波一攤手:”不但要學認字,還要學制圖.如今這大青山啊,不管那個犄角旮旯,我們都是清清楚楚地能在地圖之上標識出來.好了,不說這些了,你把那個今天晚上要來的家伙跟我詳細說說,咱們兩個再計較計較怎么拿他.敢來咱們這兒窺探的,想來不簡單,我可不想手下兒郎們有什么折損,這些人,公子寶貝著呢!花了這么多錢養起來的,可不敢隨意就折了.”

    “那個人,叫梁晗!”沈從興強自按捺下心中的好奇,那個平日里天天都能見著的小公子,此刻在他心中的形象反而有些模糊起來,一種云山霧罩的感覺使得他顯得更加神秘了起來.他第一次來到秘營,便發現這里有太多的東西,讓他根本看不懂,這讓他對以后自己在這里的生涯更加的期盼起來.

    沈從興與屠立春是完全不同的,屠立春樂天知命,甚至有些安于現狀,覺得現在這樣的生活也很不錯,但沈從興卻是極不甘心的,他還不到三十歲,絕不希望自己這一生只能在這個偏僻的鄉村里終老,如果自己現在護衛的這個小公子是個普通人也就罷了,但現在看起來,當真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節度使的兒子,即便是被困在這里,也不同凡響.

    他很是期盼著李澤嘴中所說的那個動亂時代的到來.或者只有在那樣的時代之中,他沈從興才能有出頭之日.

    就在秘營之中緊密鑼鼓地開始準備捕捉梁晗的時候,在進入大青山的入口處,石壯吹滅了油燈,合衣躺在了床上,那把殺豬刀,被他插在了枕頭底下.

    月光透過窗紙,隱隱約約地照在床上,屋外風吹樹動,斑駁的影子亦在屋中晃來晃去,一道人影鬼魅一般地出現在小院之外.遲疑了良久,來人翻過了院子,貼著墻角摸到了窗戶底下.

    荒涼的大山之中突然出現了這樣一幢看起來頗不錯的房子,更重要的是,院子里那幾匹戰馬,更加突顯了這里的與眾不同.

    屋里的石壯半閉的眼睛猛然睜開,瞟了一眼窗外,手已經摸上了枕頭之下的殺豬刀,想了想,卻又松開了刀把子,重新閉上了眼睛,氣息悠長.

    窗下的梁晗靜靜地聽了片刻,屋里的人明顯已經睡著了,偶爾翻一個身,咂巴幾下嘴巴,片刻之后,又傳來了被子落在地上的聲音.

    梁晗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緩緩地站了起來,將手指在嘴里沾了一些唾沫,將窗紙捅了一個小窟窿,湊上前去往里看去.

    一個大漢躺在床上,大半個被子掉落在地上,大漢側身躺在床上,月光隱約落在他的臉上,嘴角竟然有一些哈拉子流出來.

    梁晗緩緩地向后退去,悄無聲息地翻出了院墻,向著房屋后面的大青山內里急奔而去.

    直到梁晗離去良久,床上的石壯這才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緩緩地從床上翻身坐起來,握著殺豬刀,走到了窗口,推開了窗戶向外看去.

    來人無疑是一個很小心,很謹慎的人,而且身手極是不錯.想來就是公子所說的那個梁晗了.不過不管此人身手如何,此去必然是有去無回,想想秘營里那些如狼似虎的小崽子,他的臉就不禁抽搐了一下.因為他也曾去過一次,那是他與屠立春打的一個賭,要是石壯能悄無聲息地潛入秘營之中,屠立春便輸他十斤好酒.

    雖然是席間半開玩笑的一個賭注,也有著屠立春的自夸,但石壯卻是不太服氣,當夜便直奔秘營,而那個時候,屠立春已經離開了他這里返回了莊子.

    結果很不好.他剛剛看到秘營的寨子,便發現自己陷入到了重重的包圍之中.使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擺脫了那些小崽子逃了出來.

    后來屠立春再來的時候,石壯便使出渾身的本事,弄了滿滿一桌的大餐,請屠立春美美地吃了一頓,席間石壯不說為什么,屠立春也不問他,雙方心照不宣.

    那還是一年前的事情,如今又過去了一年,那些小家伙們又長大了一歲,本事又練了一年,去年自己去的時候,秘營還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之下便差點捕獲了自己,這一次梁晗在秘營已經張開了大網的情況之下一頭撞過去,是個什么下場,石壯不用想就知道.

    他無聲地笑了一下,重新躺回到床上,這一次是真正的呼呼大睡過去.
VG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