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那里不一樣

馬月猴年 / 著投票加入書簽

69中文網 www.bsulatenight.com,最快更新詭三國最新章節!

    就像是所有熊孩子一樣,曹丕也不認為自己有什么問題,有問題的都是別的人。

    忽然一下子要自己做出一個什么作戰方略,這要怎么做?

    有沒有誰給一個模板先?

    在線等著呢……

    曹丕瞄了一眼曹操,然后又瞄了瞄曹仁、夏侯淵二人,發現三個人都在瞪著眼看著他,不由得有些心里發慌。

    “看我們做什么?!”

    曹操眉頭緊鎖,嗓門都不由得大了一些。我們三個人的臉上有答案么?你看臉能看出什么結果來?現在你不是應該動一動腦瓜子,想一想怎么解決問題么?拿個眼珠子瞪著我們三個,你個兔崽子是幾個意思啊?

    曹丕心中一涼。壞了,老爹這是真生氣了!完了!這下子恐怕是要挨揍了!天啊!早知道這樣我死活都不來!倒霉,這里也沒有人可以救我!娘不在這里,也不知道真要是棍棒下來,子孝叔叔能不能替我擋兩下,說句好話什么的……

    曹昂當年,是曹操在酸棗的時候就帶著的,跟著曹操一路勝敗走來,多少是有些經歷的,而曹丕則是壓根救沒有多少經歷,就自然沒有什么戰陣的經驗,于是乎這一時半會的也說不出什么策略和想法。

    于是乎曹丕低下頭,像個木頭似的呆呆站著,似乎是不敢動,也不懂要怎么說。

    曹丕真的是腦袋發木,什么都沒有想么?

    并不是。

    根據曹丕的經驗判斷,做錯事情了就要被罵被打,那么在現在這樣的局面下,不做什么事,自然就會減少被打罵的幾率,同時當曹操沒有耐心的時候,自然就會大吼一聲,你還不去做什么什么,然后他自然就知道下一步應該怎么做了,這樣才更有效率,不至于白費功夫。

    曹操看著木然的曹丕,越發的生氣。曹操他知道要讓曹丕現在就拿出一個什么驚艷的計劃顯然不可能,但是不管如何,總歸是要有第一步罷,這連第一步都不肯走出去,怎么知道是對是錯?

    “滾!”曹操最終忍不住,沒辦法和曹丕耗下去,“回去做一份方略來!明日呈于某!”

    曹丕松了一口氣,連忙拱手退下。

    “真是比子脩差多了……”夏侯淵很沒有眼力勁的嘟囔道,“就這樣,真是……”

    曹仁連忙用胳膊肘撞了夏侯淵一下,才讓夏侯淵反應過來,連忙對著曹操說道:“主公,我這個……那個……我不是那個意思……”

    大帳之內,氣氛忽然有些尷尬。

    曹操擺擺手。夏侯淵有時候會犯些渾,但是忠心還是沒有問題的。

    曹仁沉吟了一下,說道:“主公,某曾聞宋人有苗……”

    “揠苗助長?”曹操看了曹仁一眼,然后點了點頭,說道,“某亦知揠苗助長不可取,然……算了,不說那個逆子了……來,說說你們怎么想的……

    曹操之前也覺得可以有一些時間等待曹丕的自然成長,但是之前的頭風,忽然讓曹操迫切的感覺到了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當中衰老了……

    年輕的時候這點痛楚算得了什么?

    連續修仙都沒有問題!吃一頓飽飯,然后好好睡一覺,便又是生龍活虎一般。

    可是現在……

    自己還能再活幾年?

    這個頭風頑癥還能不能治好?

    曹操心中沒有數。

    于是乎,如何能在最短時間之內,將自己的經驗傳授給下一代,讓曹丕少走一些彎路,就自然成為了曹操當下忽然提升了好幾個緊急等級的事情。

    在曹操自己起步的那個時候,還可以慢慢積攢經驗,因為那個時候周邊的諸侯還很分散,有強大的,也有弱小的,而現在……

    能存活到現在的各地諸侯,都是一方人杰!

    如果自家的兒子再不迅速成長,將來那一天自己頭風發作挺不過去,自家的這個倒霉孩子要怎么和別人去拼?恐怕是被吞得連骨頭都沒有!

    再看到袁紹的三個兒子當下的情況,簡直就是劈頭蓋臉的三個警鐘,在曹操的腦袋上空轟鳴,袁紹袁本初多大一份家業,說敗壞就敗壞了,而曹操自己呢?又有多少家業可已給自己孩子揮霍敗壞?曹丕再不成長起來,萬一就像是袁紹袁本初的三個倒霉孩子一樣,那么曹操現在這么拼老命又有什么意義?

    所以曹操這一次前往冀州,也要帶著曹丕,一方面曹操希望多讓曹丕學習一些軍旅之事,另外一方面也希望曹丕能從袁本初的三個孩子身上,領悟一些道理。

    結果今天一看,曹操不免有些失望,他的這個孩子,觀顏察色似乎不錯,但是只會觀顏察色又有什么用處?

    真是糟心啊!

    ……(╯#-皿-)╯~~╧═╧……

    同樣糟心的,還有辛評。

    辛評看著袁譚,心中不由得感慨莫名。

    因為常年在外征戰,加上吃食什么的,袁氏自然是不怎么缺乏,所以袁譚的外形看起來還是不錯的,身材雖然不能說多么彪悍,但是也滿魁梧的,坐在戰馬之上,身披戰甲,倒是蠻像是那么回事。

    可是辛評知道,袁譚和袁紹,多少還是有些差別的啊……

    別的不說,辛評就覺得,如果是袁紹現在處于袁譚的位置,想必怎么都不會去同意找什么曹操的。

    袁譚決定要找曹操借兵的舉動,讓辛評非常的不理解,也不支持。辛評認為這就是一個腦殘一般的決定,甚至都懷疑當時的袁譚是不是換了一個人什么的……

    可關鍵的問題是,辛評是謀士,他只是一個謀士。

    做主的,依舊是袁譚,縱然這個決定混賬無比。

    黎陽城南八十里。

    袁譚領著人馬,在這里迎接曹操。

    對于曹操,袁譚心中也是有著很復雜的情緒。當年曹操狼狽不堪的模樣,似乎就是在昨天。之前曹操酸棗兵敗,然后再揚州招募兵卒又一夜之間跑了個精光,要不是袁紹當時救濟一下,也自然沒有曹操后來的什么事情……

    可就是這樣當年落魄得只剩下大貓小貓三兩只的曹操,現在卻成為了袁譚唯一的希望。

    這天道,竟然如此變幻莫測!

    對于普通的袁軍兵卒來說,更是有些不知道對于曹軍,應該是仇恨好,還是歡迎好。這些袁氏兵卒,比袁譚更加直觀的感受到了曹操手下人馬的戰斗力,畢竟雙方之前可是狠狠打過一場的,都掂量過對方身上的幾兩肉,知道對方的長短和尺寸……

    結果到了現在,冀州四分五裂了,雖然也有袁氏三兄弟的原因,但是眼看著之前的對手轉眼之間變成了友軍,確實是也讓一部分袁軍兵卒適應不了,看著天邊緩緩而來的曹軍旗幟,甚至有人還忍不住掐一下自己的,或者別人的大腿,看看是不是在做夢。

    袁譚咳嗽了一聲,給了身邊護衛一個眼色,護衛會意,退到了后面,壓著嗓門提點著袁氏兵卒,“都打起精神來!說你呢!抬起頭來!腰挺直了!”

    雖然在黎陽,袁譚多少補充了一些人馬軍資什么的,但是畢竟新兵和老兵,還是有些差別的,其他的不說,單是那種戰場之上廝殺出來的血腥味道,就不是新兵所能擁有的。就像是訓練了一個月的大學生拼命在操場之上嘶吼著打軍體拳,在經離過鐵血的老兵眼中,恐怕就和小貓小狗伸著爪子亂揮差不多……

    縱然如此,該擺的場面還是需要擺一下,至少面子上要過得去。

    辛評看了看遠處緩緩而來,一身風塵的曹軍兵卒,然后又看了看因為曹軍到來,略有些躁動的自家士卒,縱然是盔甲明亮,隊列齊整,但是似乎……

    辛評閉上了眼,低下了頭,似乎默默的想著一些什么。

    袁紹袁本初身亡,袁氏三兄弟反目成仇,這幾乎已經注定了袁氏衰敗不可逆轉,而曹操,會是一個好的選擇么?將來的大漢朝堂,是不是真的會成為曹操手中的利器,挾持而指使天下?

    如果袁氏真的不可挽回,那么擺在面前的就是很現實的問題,接下來,要如何才能保全辛氏,如何才能讓辛氏在這樣風云動蕩的變化之中,收取到最大的好處!

    曹軍行進的速度并不快,看著視線之中的曹軍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漸漸的占據了眼眶之后,袁譚多少也有些不自在起來,他下意識的轉頭看了看辛評,想要如同往常一樣,從辛評那邊得到一些建議,卻發現辛評只是低著頭,似乎已經神游天外,不由得皺了皺眉。

    說起來,曹操出現的時候,還是略有些滑稽。

    因為曹操身高不怎么樣,所以坐在高大戰馬后面的時候,就在馬脖子上露出了一個腦袋來,粗粗一看,就像是戰馬多長了一個頭一樣……

    雖然形象上面雖然沒有俊秀挺拔的身姿,可是走在曹氏大纛之下,在他甚后幾十名的騎兵高舉的旌旗,在黃塵和殘陽的襯托之下,也走出了一種蒼涼殺伐的味道。

    離得近了,曹操在馬背上將手抬了起來。

    嘩啦。

    喀拉拉……

    曹氏兵卒在一陣細碎的聲響之中,在距離袁譚兵卒不遠處停下了腳步。雖然人馬停了下來,塵土卻依舊在縈繞著,就像游走在這些遠道而來的曹氏兵馬身周。

    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在這一刻匯集了起來,匯集在曹操和袁譚身上。

    兩個人,一時之間,誰都沒有動。

    曹操笑容滿面,五短身材,可是眉目之中猶如刀戟。經過多次大戰之后,又身兼朝堂重職,曹操身上自然也有了不少鐵血的味道,目光所到之處,袁氏兵卒皆不敢與其對視,忍不住都低下了頭。

    袁譚臉色鐵青,身形高大,若說外形么,自然強了曹操不少,可偏偏眼底閃過了幾分遲疑,見曹操不近前,也心知肚明是因為什么原因,咬了咬牙,最終輕輕一磕戰馬,向前行進了一小段距離,然后下馬拱手說道:“可是曹叔當面?”

    曹操仰天哈哈一笑,也是打馬上前了兩步,卻沒有下馬,徑直在馬背上回復道:“一別經年,賢侄別來無恙乎?”

    ……( ̄^ ̄) m(__)m……

    夜已深沉。

    辛評坐在孤燈之側,默然不語。不知道窗外的那一條石縫之中有兩三只的蟈蟈,正在有一聲沒有一聲的鳴叫著。

    “兄長……召我前來,不知何事?”細碎的腳步聲傳了出來,辛毗提著一盞燈,從回廊之中走來,向辛評見禮道。

    “坐。”辛評指了指,然后又是一陣沉默。

    或許是被方才辛毗前來驚動了一下,窗外的蟈蟈停了片刻,但是沒有過多久,鳴叫的聲音又在窗外斷斷續續,有氣無力的響了起來。

    “寒冬將至……”辛評緩緩的說道,“其鳴不久矣……”

    辛毗目光微動。辛評自然不可能是閑得蛋疼特意叫他來聽蟈蟈叫喚的,所以壓低了嗓門說道:“兄長之意,可是不看好……”

    辛評伸出一只手,制止了辛毗繼續下去的話語,兩人又是一陣的沉默。

    “大兄,這將來……”辛毗沉默良久,還是忍不住問道。

    辛評看著搖曳的燈火,半響之后才說道:“過兩日,某便假言族中長者病重……屆時汝自可回返潁川……”

    “回返潁川?”辛毗皺眉說道:“兄長之意是……”

    “到了潁川之后,汝可自尋機會……”辛評繼續低聲說道,“沿武關入長安……這天下,恐怕是……唉……”

    辛評之所以對于袁譚的決斷不贊同,但是并沒有做出什么死諫啊之類的激烈抗爭舉動,最為主要的原因就是即便是袁譚失敗了,辛評依舊有機會轉投到曹操之下,畢竟曹操之下也還有像是荀彧這樣的潁川士族,多少也能混碗飯吃,當然,降一級或者是降三級,要熬過一段時間,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可是,現在的天下,并非除了袁紹,便只有曹操一個選擇。

    “大兄,不若你我……”辛毗往前湊了湊,低聲說道。

    辛評搖了搖頭,閉上了眼,說道:“某陷已深,如衣染靛,豈易改之……若得有緣,當有再見之時……去罷!此去漫漫,汝自珍重……”
VG棋牌